不可辜负的美食——登封双芝麻盖烧饼

  

  人生在世,有很多美好的事情不可错过;但是我认为有两点最不可错过——美好的爱情和美食。古人曾非常精辟地说过“食色,性也”,早就把人们对美色和美食的向往进行了精准到位的概括。

  真爱可遇不可求,全凭自己的修为与造化,往往令无数世人艳羡叹息而不可得。

  美食倒是可遇也可求,人人得而享用之。

  可自己动手,亦可直接享用。

  世上美食多了去了,适合自己,习惯享用的才是真正的美食,“我的美食”!

  余一鄙陋小儒,井底之蛙,视野狭窄,虽也大江南北跑了些地方,但对所到之地的美食,除了桂林米粉、西安羊肉泡馍和潮州牛肉印象较深以外,其余大都淡忘了。很多别地的美食名气虽大,但很多未必适合外地人的口味。这样大多的美食,实际上真正能领略到其佳处的,还是本地人。

  就说我们本地的美食吧,确也不少,且不说闻名遐迩的合记烩面、萧记烩面,单说我们新密的美食就有马永信牛肉、大隗荷叶饼、老城酥肉、老城兔肉、老城炒面、老城丸子。老城四大名吃,名气最大要数“桑青丸子(老城丸子)”,尤为我喜欢,闲暇方便时,我常常去老城享受食用桑青丸子的痛快劲儿,口舌生津,齿颊留芳,鼻额冒汗。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不止满足于吃饱,还想着法子寻觅美食,还要吃美吃好。

  这几年邻县登封的美食也吸引了吃文化发达好吃的新密人。

  人们往往不惜跑几十里到登封的卢店去,吃那里的名吃——冯记卤面、冯记烩羊肉,去了一次又一次,乐吃不疲。

  这几年因为两县毗邻,登封又是旅游城市,新密人去登封游玩,又发现了登封的另一个名吃——双芝麻盖烧饼。

  我自从吃上一次以后,就禁不住每次到登封游玩,都要买些捎回来慢慢享用。

  但是毕竟有数十里之遥的距离,不是经常都能够享受到双芝麻盖烧饼的美味的。

  有一年,居然见到新密市长庆东街有一家正宗的登封双芝麻盖烧饼店,我喜出望外。不用再车马劳顿长途跋涉去购买了,在家门口即可享受到自己喜爱的美食了。

  我和妻经常光顾那个烧饼店。

  后来有一段时间没有去,再去,那家烧饼店居然销声匿迹了,不知搬到哪里了。

  是倒闭了,还是搬到新密别处了,还是回登封了?不得而知!

  于是顿生悔意,怎么就没留个电话呢?

  

  今年暑假,一般情况下,我下午去傲健身俱乐部游泳,竟多次在长宁街遇到流动摊贩专卖——登封双芝麻盖烧饼!每次遇到我都要至少买三个,以防路遇熟人,送人烧饼;至少保证回到家里还剩两个,我和妻一人一个。

  今天,我正在床上睡午觉,朦胧之间听到楼下吆喝:“登封芝麻盖烧饼!~~”

  叫卖声不绝于耳,还居然声声入耳!

  我也竟然没有因这吆喝声扰了我的酣梦,而心生不快,居然不由自主地下楼去买饼。饼买回来之后,才发现下楼忘记带钥匙了,家里又没人,进不去家了!我就挂在了门把手上,悻悻下楼。

  因为买了几次这流动饼摊的烧饼,自然与摊主熟络了些。这不,他就开始汩汩涛涛地给我介绍起他的双芝麻盖烧饼的优越他人之处。

  “我敢说我这烧饼,你在别处买不到这么好的。你要在登封,一个饼要两块五,我的只要两块。”

  其实,我在登封,多次买饼都是两元一个。我对他的狡黠忽悠莞尔一笑,并不揭破他,继续听他说。

  “我这烧饼用的面粉,是上好的面,没人能比得上。”

  面粉具体比别人的好到哪里,他没有说。

  我继续往下听。

  “咱这烧饼,我可不是吹的,你在别处买不到这么好吃,又这么实惠的”

  我已吃过几次,确实好吃。但实惠我不但没有体会,反而觉得他的烧饼似乎比我以前在别处买的感觉小了点儿。

  今天我把他的烧饼拍照发在朋友圈,大家的第一反应“太厚”“太胖”,我这才注意到,他的饼确实比以前别处买的要厚些。

  可能正因为其厚,看起来反而小了些,其实未必就小。此时我才意识到摊主说的实惠,“不余欺也”。

  

  他似乎还有话说。

  “我这烧饼,你吃了一次,就还想吃第二次。很多像你们这样的坐机关的人,喜爱吃我的饼,经常买。”

  他看出我是“坐机关的人”,没看出我是执教鞭的人。(偷笑)

  “你再看看我这饼,看这颜色~焦黄!再尝尝味道,焦香!劲道!再看看咱这饼形,周正着呢~,大小均匀,不要模子,比模子磕出来的还要匀。”

  我也是醉了,这卖饼的口才也可以称得上是三寸不烂之舌了,完全不避王婆卖瓜之嫌。

  不过他所说的,基本属实,虽然也有夸张忽悠成分。

  说来这卖饼的,也真有点意思。

  他让我想起了《水浒传》里卖炊饼的武大郎。

  一是他放的吆喝的录音,声音的调子和音色,乍听上去,确实像《水浒传》电视剧里武大郎吆喝的声音。

  二他的个子确实不高,不超过一米六。

  不过,他的长相,倒很不赖,基本上可说还有点帅呢。

  他透露出来的精明倒是武大郎所不具备的,不过他的实干精神一点也不比武大郎差,他说他老婆他俩凌晨两点就起来开始做饼了。

  我问他有没有固定的店,他说有,但是店里没有饼,他的饼全部推出来串街卖。他说,这样可以卖得多,也可以让更多的人知道登封双芝麻盖烧饼!

  我不能不佩服他的独到的精明理念。

  登封双芝麻盖烧饼,确实是登封人民创造出来的独特的烧饼,蕴含了登封劳动人民的智慧。

  它的工艺比单盖烧饼要复杂,但是比两个单盖烧饼要节省原料,而赚取的利润也要高。

  口感味道,也比单盖烧饼要好得多。

  

  登封以外地方的烧饼,一般没有芝麻。是登封人民创造了芝麻盖烧饼,是登封人民在单芝麻盖烧饼的基础上,又研创出了双芝麻盖烧饼——这种具有特别口感的美食。

  一般的烧饼仅有面香,芝麻盖烧饼,兼有面香和芝麻香。

  双芝麻盖烧饼又比单盖多了一层芝麻香。若是一口咬下去,入口的是两面的焦香,而不像单盖或者锅盔只有一面的焦香。

  更独特的是,揭开双盖后,里面是一块又软又香又劲道的像油糕一样的饼心。(是面油酥做的)

  这双芝麻盖烧饼,是面香与芝麻香的绝妙结合和充分结合。它不但外面的双盖布满了芝麻,里面还用了芝麻盐1来增香,使整个烧饼的香气更加馥郁。

  不要小瞧这双芝麻盖烧饼美食,它着实蕴含了劳动人民的智慧和匠心。

  吃这种美食,最好单独食用,莫要佐菜食用,不要夹芥丝,更不要就着葱吃!

  倘若你那样不讲究吃法,那就大煞风景,芝麻盖烧饼的原香原味尽失矣!

  倘若不能现买现吃,还想享受刚出炉的热乎焦香的美味,我可以贡献出我的经验——可以在每次吃前,先在电饼铛上烤一烤,那刚出炉的新鲜烧饼味道就出来了!

  (顺便说一下,这可是洒家的私密经验,一般不外传。)

  最过瘾的吃法是,从嵩山极顶峻极峰上下来,驱车到登封卢店,卖上几个双芝麻盖烧饼,就着冯记老牌烩羊肉吃,更能吃出这双芝麻盖烧饼的妙处。如此这般,方可臻至这一名吃之吃的“”绝佳境界”!

  

  附注:

  1.芝麻盐:新密称法“麻搁盐”,就是先把芝麻炒熟,加适量食盐,放在蒜臼里用杵捣碎,用以佐菜或佐饭,味道颇佳。

  96

  清水一滴

  1.9

  2019.08.18 00:10*

  字数 2612

  

  人生在世,有很多美好的事情不可错过;但是我认为有两点最不可错过——美好的爱情和美食。古人曾非常精辟地说过“食色,性也”,早就把人们对美色和美食的向往进行了精准到位的概括。

  真爱可遇不可求,全凭自己的修为与造化,往往令无数世人艳羡叹息而不可得。

  美食倒是可遇也可求,人人得而享用之。

  可自己动手,亦可直接享用。

  世上美食多了去了,适合自己,习惯享用的才是真正的美食,“我的美食”!

  余一鄙陋小儒,井底之蛙,视野狭窄,虽也大江南北跑了些地方,但对所到之地的美食,除了桂林米粉、西安羊肉泡馍和潮州牛肉印象较深以外,其余大都淡忘了。很多别地的美食名气虽大,但很多未必适合外地人的口味。这样大多的美食,实际上真正能领略到其佳处的,还是本地人。

  就说我们本地的美食吧,确也不少,且不说闻名遐迩的合记烩面、萧记烩面,单说我们新密的美食就有马永信牛肉、大隗荷叶饼、老城酥肉、老城兔肉、老城炒面、老城丸子。老城四大名吃,名气最大要数“桑青丸子(老城丸子)”,尤为我喜欢,闲暇方便时,我常常去老城享受食用桑青丸子的痛快劲儿,口舌生津,齿颊留芳,鼻额冒汗。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不止满足于吃饱,还想着法子寻觅美食,还要吃美吃好。

  这几年邻县登封的美食也吸引了吃文化发达好吃的新密人。

  人们往往不惜跑几十里到登封的卢店去,吃那里的名吃——冯记卤面、冯记烩羊肉,去了一次又一次,乐吃不疲。

  这几年因为两县毗邻,登封又是旅游城市,新密人去登封游玩,又发现了登封的另一个名吃——双芝麻盖烧饼。

  我自从吃上一次以后,就禁不住每次到登封游玩,都要买些捎回来慢慢享用。

  但是毕竟有数十里之遥的距离,不是经常都能够享受到双芝麻盖烧饼的美味的。

  有一年,居然见到新密市长庆东街有一家正宗的登封双芝麻盖烧饼店,我喜出望外。不用再车马劳顿长途跋涉去购买了,在家门口即可享受到自己喜爱的美食了。

  我和妻经常光顾那个烧饼店。

  后来有一段时间没有去,再去,那家烧饼店居然销声匿迹了,不知搬到哪里了。

  是倒闭了,还是搬到新密别处了,还是回登封了?不得而知!

  于是顿生悔意,怎么就没留个电话呢?

  

  今年暑假,一般情况下,我下午去傲健身俱乐部游泳,竟多次在长宁街遇到流动摊贩专卖——登封双芝麻盖烧饼!每次遇到我都要至少买三个,以防路遇熟人,送人烧饼;至少保证回到家里还剩两个,我和妻一人一个。

  今天,我正在床上睡午觉,朦胧之间听到楼下吆喝:“登封芝麻盖烧饼!~~”

  叫卖声不绝于耳,还居然声声入耳!

  我也竟然没有因这吆喝声扰了我的酣梦,而心生不快,居然不由自主地下楼去买饼。饼买回来之后,才发现下楼忘记带钥匙了,家里又没人,进不去家了!我就挂在了门把手上,悻悻下楼。

  因为买了几次这流动饼摊的烧饼,自然与摊主熟络了些。这不,他就开始汩汩涛涛地给我介绍起他的双芝麻盖烧饼的优越他人之处。

  “我敢说我这烧饼,你在别处买不到这么好的。你要在登封,一个饼要两块五,我的只要两块。”

  其实,我在登封,多次买饼都是两元一个。我对他的狡黠忽悠莞尔一笑,并不揭破他,继续听他说。

  “我这烧饼用的面粉,是上好的面,没人能比得上。”

  面粉具体比别人的好到哪里,他没有说。

  我继续往下听。

  “咱这烧饼,我可不是吹的,你在别处买不到这么好吃,又这么实惠的”

  我已吃过几次,确实好吃。但实惠我不但没有体会,反而觉得他的烧饼似乎比我以前在别处买的感觉小了点儿。

  今天我把他的烧饼拍照发在朋友圈,大家的第一反应“太厚”“太胖”,我这才注意到,他的饼确实比以前别处买的要厚些。

  可能正因为其厚,看起来反而小了些,其实未必就小。此时我才意识到摊主说的实惠,“不余欺也”。

  

  他似乎还有话说。

  “我这烧饼,你吃了一次,就还想吃第二次。很多像你们这样的坐机关的人,喜爱吃我的饼,经常买。”

  他看出我是“坐机关的人”,没看出我是执教鞭的人。(偷笑)

  “你再看看我这饼,看这颜色~焦黄!再尝尝味道,焦香!劲道!再看看咱这饼形,周正着呢~,大小均匀,不要模子,比模子磕出来的还要匀。”

  我也是醉了,这卖饼的口才也可以称得上是三寸不烂之舌了,完全不避王婆卖瓜之嫌。

  不过他所说的,基本属实,虽然也有夸张忽悠成分。

  说来这卖饼的,也真有点意思。

  他让我想起了《水浒传》里卖炊饼的武大郎。

  一是他放的吆喝的录音,声音的调子和音色,乍听上去,确实像《水浒传》电视剧里武大郎吆喝的声音。

  二他的个子确实不高,不超过一米六。

  不过,他的长相,倒很不赖,基本上可说还有点帅呢。

  他透露出来的精明倒是武大郎所不具备的,不过他的实干精神一点也不比武大郎差,他说他老婆他俩凌晨两点就起来开始做饼了。

  我问他有没有固定的店,他说有,但是店里没有饼,他的饼全部推出来串街卖。他说,这样可以卖得多,也可以让更多的人知道登封双芝麻盖烧饼!

  我不能不佩服他的独到的精明理念。

  登封双芝麻盖烧饼,确实是登封人民创造出来的独特的烧饼,蕴含了登封劳动人民的智慧。

  它的工艺比单盖烧饼要复杂,但是比两个单盖烧饼要节省原料,而赚取的利润也要高。

  口感味道,也比单盖烧饼要好得多。

  

  登封以外地方的烧饼,一般没有芝麻。是登封人民创造了芝麻盖烧饼,是登封人民在单芝麻盖烧饼的基础上,又研创出了双芝麻盖烧饼——这种具有特别口感的美食。

  一般的烧饼仅有面香,芝麻盖烧饼,兼有面香和芝麻香。

  双芝麻盖烧饼又比单盖多了一层芝麻香。若是一口咬下去,入口的是两面的焦香,而不像单盖或者锅盔只有一面的焦香。

  更独特的是,揭开双盖后,里面是一块又软又香又劲道的像油糕一样的饼心。(是面油酥做的)

  这双芝麻盖烧饼,是面香与芝麻香的绝妙结合和充分结合。它不但外面的双盖布满了芝麻,里面还用了芝麻盐1来增香,使整个烧饼的香气更加馥郁。

  不要小瞧这双芝麻盖烧饼美食,它着实蕴含了劳动人民的智慧和匠心。

  吃这种美食,最好单独食用,莫要佐菜食用,不要夹芥丝,更不要就着葱吃!

  倘若你那样不讲究吃法,那就大煞风景,芝麻盖烧饼的原香原味尽失矣!

  倘若不能现买现吃,还想享受刚出炉的热乎焦香的美味,我可以贡献出我的经验——可以在每次吃前,先在电饼铛上烤一烤,那刚出炉的新鲜烧饼味道就出来了!

  (顺便说一下,这可是洒家的私密经验,一般不外传。)

  最过瘾的吃法是,从嵩山极顶峻极峰上下来,驱车到登封卢店,卖上几个双芝麻盖烧饼,就着冯记老牌烩羊肉吃,更能吃出这双芝麻盖烧饼的妙处。如此这般,方可臻至这一名吃之吃的“”绝佳境界”!

  

  附注:

  1.芝麻盐:新密称法“麻搁盐”,就是先把芝麻炒熟,加适量食盐,放在蒜臼里用杵捣碎,用以佐菜或佐饭,味道颇佳。

  

  人生在世,有很多美好的事情不可错过;但是我认为有两点最不可错过——美好的爱情和美食。古人曾非常精辟地说过“食色,性也”,早就把人们对美色和美食的向往进行了精准到位的概括。

  真爱可遇不可求,全凭自己的修为与造化,往往令无数世人艳羡叹息而不可得。

  美食倒是可遇也可求,人人得而享用之。

  可自己动手,亦可直接享用。

  世上美食多了去了,适合自己,习惯享用的才是真正的美食,“我的美食”!

  余一鄙陋小儒,井底之蛙,视野狭窄,虽也大江南北跑了些地方,但对所到之地的美食,除了桂林米粉、西安羊肉泡馍和潮州牛肉印象较深以外,其余大都淡忘了。很多别地的美食名气虽大,但很多未必适合外地人的口味。这样大多的美食,实际上真正能领略到其佳处的,还是本地人。

  就说我们本地的美食吧,确也不少,且不说闻名遐迩的合记烩面、萧记烩面,单说我们新密的美食就有马永信牛肉、大隗荷叶饼、老城酥肉、老城兔肉、老城炒面、老城丸子。老城四大名吃,名气最大要数“桑青丸子(老城丸子)”,尤为我喜欢,闲暇方便时,我常常去老城享受食用桑青丸子的痛快劲儿,口舌生津,齿颊留芳,鼻额冒汗。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不止满足于吃饱,还想着法子寻觅美食,还要吃美吃好。

  这几年邻县登封的美食也吸引了吃文化发达好吃的新密人。

  人们往往不惜跑几十里到登封的卢店去,吃那里的名吃——冯记卤面、冯记烩羊肉,去了一次又一次,乐吃不疲。

  这几年因为两县毗邻,登封又是旅游城市,新密人去登封游玩,又发现了登封的另一个名吃——双芝麻盖烧饼。

  我自从吃上一次以后,就禁不住每次到登封游玩,都要买些捎回来慢慢享用。

  但是毕竟有数十里之遥的距离,不是经常都能够享受到双芝麻盖烧饼的美味的。

  有一年,居然见到新密市长庆东街有一家正宗的登封双芝麻盖烧饼店,我喜出望外。不用再车马劳顿长途跋涉去购买了,在家门口即可享受到自己喜爱的美食了。

  我和妻经常光顾那个烧饼店。

  后来有一段时间没有去,再去,那家烧饼店居然销声匿迹了,不知搬到哪里了。

  是倒闭了,还是搬到新密别处了,还是回登封了?不得而知!

  于是顿生悔意,怎么就没留个电话呢?

  

  今年暑假,一般情况下,我下午去傲健身俱乐部游泳,竟多次在长宁街遇到流动摊贩专卖——登封双芝麻盖烧饼!每次遇到我都要至少买三个,以防路遇熟人,送人烧饼;至少保证回到家里还剩两个,我和妻一人一个。

  今天,我正在床上睡午觉,朦胧之间听到楼下吆喝:“登封芝麻盖烧饼!~~”

  叫卖声不绝于耳,还居然声声入耳!

  我也竟然没有因这吆喝声扰了我的酣梦,而心生不快,居然不由自主地下楼去买饼。饼买回来之后,才发现下楼忘记带钥匙了,家里又没人,进不去家了!我就挂在了门把手上,悻悻下楼。

  因为买了几次这流动饼摊的烧饼,自然与摊主熟络了些。这不,他就开始汩汩涛涛地给我介绍起他的双芝麻盖烧饼的优越他人之处。

  “我敢说我这烧饼,你在别处买不到这么好的。你要在登封,一个饼要两块五,我的只要两块。”

  其实,我在登封,多次买饼都是两元一个。我对他的狡黠忽悠莞尔一笑,并不揭破他,继续听他说。

  “我这烧饼用的面粉,是上好的面,没人能比得上。”

  面粉具体比别人的好到哪里,他没有说。

  我继续往下听。

  “咱这烧饼,我可不是吹的,你在别处买不到这么好吃,又这么实惠的”

  我已吃过几次,确实好吃。但实惠我不但没有体会,反而觉得他的烧饼似乎比我以前在别处买的感觉小了点儿。

  今天我把他的烧饼拍照发在朋友圈,大家的第一反应“太厚”“太胖”,我这才注意到,他的饼确实比以前别处买的要厚些。

  可能正因为其厚,看起来反而小了些,其实未必就小。此时我才意识到摊主说的实惠,“不余欺也”。

  

  他似乎还有话说。

  “我这烧饼,你吃了一次,就还想吃第二次。很多像你们这样的坐机关的人,喜爱吃我的饼,经常买。”

  他看出我是“坐机关的人”,没看出我是执教鞭的人。(偷笑)

  “你再看看我这饼,看这颜色~焦黄!再尝尝味道,焦香!劲道!再看看咱这饼形,周正着呢~,大小均匀,不要模子,比模子磕出来的还要匀。”

  我也是醉了,这卖饼的口才也可以称得上是三寸不烂之舌了,完全不避王婆卖瓜之嫌。

  不过他所说的,基本属实,虽然也有夸张忽悠成分。

  说来这卖饼的,也真有点意思。

  他让我想起了《水浒传》里卖炊饼的武大郎。

  一是他放的吆喝的录音,声音的调子和音色,乍听上去,确实像《水浒传》电视剧里武大郎吆喝的声音。

  二他的个子确实不高,不超过一米六。

  不过,他的长相,倒很不赖,基本上可说还有点帅呢。

  他透露出来的精明倒是武大郎所不具备的,不过他的实干精神一点也不比武大郎差,他说他老婆他俩凌晨两点就起来开始做饼了。

  我问他有没有固定的店,他说有,但是店里没有饼,他的饼全部推出来串街卖。他说,这样可以卖得多,也可以让更多的人知道登封双芝麻盖烧饼!

  我不能不佩服他的独到的精明理念。

  登封双芝麻盖烧饼,确实是登封人民创造出来的独特的烧饼,蕴含了登封劳动人民的智慧。

  它的工艺比单盖烧饼要复杂,但是比两个单盖烧饼要节省原料,而赚取的利润也要高。

  口感味道,也比单盖烧饼要好得多。

  

  登封以外地方的烧饼,一般没有芝麻。是登封人民创造了芝麻盖烧饼,是登封人民在单芝麻盖烧饼的基础上,又研创出了双芝麻盖烧饼——这种具有特别口感的美食。

  一般的烧饼仅有面香,芝麻盖烧饼,兼有面香和芝麻香。

  双芝麻盖烧饼又比单盖多了一层芝麻香。若是一口咬下去,入口的是两面的焦香,而不像单盖或者锅盔只有一面的焦香。

  更独特的是,揭开双盖后,里面是一块又软又香又劲道的像油糕一样的饼心。(是面油酥做的)

  这双芝麻盖烧饼,是面香与芝麻香的绝妙结合和充分结合。它不但外面的双盖布满了芝麻,里面还用了芝麻盐1来增香,使整个烧饼的香气更加馥郁。

  不要小瞧这双芝麻盖烧饼美食,它着实蕴含了劳动人民的智慧和匠心。

  吃这种美食,最好单独食用,莫要佐菜食用,不要夹芥丝,更不要就着葱吃!

  倘若你那样不讲究吃法,那就大煞风景,芝麻盖烧饼的原香原味尽失矣!

  倘若不能现买现吃,还想享受刚出炉的热乎焦香的美味,我可以贡献出我的经验——可以在每次吃前,先在电饼铛上烤一烤,那刚出炉的新鲜烧饼味道就出来了!

  (顺便说一下,这可是洒家的私密经验,一般不外传。)

  最过瘾的吃法是,从嵩山极顶峻极峰上下来,驱车到登封卢店,卖上几个双芝麻盖烧饼,就着冯记老牌烩羊肉吃,更能吃出这双芝麻盖烧饼的妙处。如此这般,方可臻至这一名吃之吃的“”绝佳境界”!

  

  附注:

  1.芝麻盐:新密称法“麻搁盐”,就是先把芝麻炒熟,加适量食盐,放在蒜臼里用杵捣碎,用以佐菜或佐饭,味道颇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