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现代版“富春山居图”?乡村旅游敲开四川百姓致富门

原创名称:打造现代“富春山居图”乡村旅游敲四川人民致富门 今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将庆祝成立70周年。 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全国人民决心勇往直前,为提高自己而不懈努力。他们开拓前进,在建设方面取得了显著成绩。中国社会经历了巨大的变化。

在中国的每一寸土地上,70年都留下了感人的历史印记,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故事。 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人民网计划推出“跨越70年?《中国的故事》系列报道中,记者通过视频、图片、文字记录了过去70年的发展变化,以小见大,展示了这个国家欣欣向荣的幸福生活画面,在生动的历史变迁中感受到新中国强大的前进力量

”太阳出来了你好,快乐的响着;挑动杆子,叮当作响,叮当作响,叮当作响,上山大喊……”一首举世闻名的民歌歌颂了巴蜀人民的勤劳和快乐

33年前,“敢做世界第一”的四川人在成都郫县友谊镇农科村开了中国第一家农舍。 四川因此成为中国乡村旅游的发源地。

2018年9月2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举行了第八次农村振兴战略实施集体学习。 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主持这项研究时提出,“我们要科学把握乡村差异,适应乡村制度,准确运用政策,创建具有自身特色的现代版‘富春山居图’” "

素有“丰饶之地”美誉的四川,作为农业大省,农业资源独特而丰富,作为旅游大省,具有鲜明而突出的景观特色。 70年来,四川把两者结合起来,走出了扬长避短、因地制宜的新路子,成为最具代表性的乡村旅游强省,帮助人们通过各种渠道增收致富。 据统计,2018年四川农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比1954年增长2500多倍。

世外桃源塞隆村,藏区旅游的新模式

世外桃源塞隆村(姜宁拍摄)

从康定市出发,沿318国道向东行驶,到达古扎镇,驱车至211省道,约一小时后到达空雨镇。 然后,沿着蜿蜒的盘山公路,一直走,穿过“28路转弯处”,到达塞隆

这房子看起来像一片美丽的田野,一个美丽的池塘,桑树和竹子。 大楼里的交通,鸡和狗的气味.我们面前的石龙村似乎是陶渊明的桃园。

Selong,藏语意思是“藏在山里的村庄”。

“当路不通过时,市场就会去乡镇。下山至少需要三个小时,交通要靠人和马。 71岁的罗敏秀在谈到过去村子里的贫困时,感慨地说,那时贫困只是一种生存 “在20世纪50年代,我们家有20个人挣工作分,而整个家庭一年只有200元。 后来,对每个家庭实行了一笔总付制度,日子开始好转。 “

2014年,当地政府终于修建了通往外界的石龙隧道 以前,塞隆村村民的收入主要来自于将花椒和核桃运下山来销售和挖掘冬虫夏草。 交通状况改善后,该村在政策支持下建立了羊肚菌种植基地。人均纯收入三年增长2000多元,生活逐步改善。 村民陈建青说,令他惊讶的是,该村原始的自然环境吸引了许多外国游客

位于大渡河东岸的石龙村,是甘孜藏族自治州康定市首批农村复兴示范村之一。 自去年8月以来,根据“山上种树,路上种花,河湖化”的规划,色龙村采用了树、灌木、草相结合的立体布局,改变了居住建筑的风格和特色。计划让当地村民吃一碗生态旅游米饭。

令村民们惊讶的是,政府投资400万元,首先修建了生活污水处理系统。

“生活污水处理系统的建设已经改变了色龙。每家每户的吊脚楼厕所都已被改造成景观,厕所功能已被新建的卫生厕所所取代。 厨房垃圾由村里的专门人员收集,污水通过地下管网进入生活污水处理站。生猪等禽畜粪便集中在化粪池中进行有机肥处理,粪便水也进入污水处理站。 “碧水青山是金山银山 空雨乡党委书记何东认为,发展乡村旅游不仅要改善当地的生活条件,还要保护绿水青山。 只有环境良好,索龙的发展才能持续很长时间。

除了“厕所革命”,游客们更惊讶的是塞隆村没有电线杆。

“塞隆隧道有135个全息投影设备,村里安装了多米的发光二极管条和多达3200盏洗墙灯。 与此同时,村子“五行倒” 在全国范围内,这种“配置”在农村相对少见。 “塞隆村村庄振兴项目的规划设计师陈建青表示,他们将建设田园农业,实现传统文化与旅游的结合,计划建设海云酒店、温泉酒店和体验酒店,在努力保持塞隆村原有风貌的前提下,将许多住宅改造成高端住宅。 同时,网络将被全面覆盖,为建设智能小区奠定基础。

如今,石龙村风景如画、民风淳朴,已经成为城市居民向往的“天堂”。 “今年五一期间,接待了1200多名游客和110多名留宿游客,收入元,其中餐饮收入元,住宅收入元,为乡村旅游赢得了第一桶金。 村支部书记陈永强坦言,目前,塞隆村一期农村复兴规划建设工作已完成70%我们已经尝到了“旅行米饭”的好处。今后,我们将优先发展生态观光、保健度假和民俗体验,开发乡村旅游、生态旅游和农业体验旅游等特色产品,拓展农业产业链和价值链,拓宽农牧民增收渠道。 ”

梁山“花溪村”:农业和旅游业的融合,留下游客。

站在108国道上,俯瞰远处的村庄,有一片被水包围的果树、别墅和山脉的森林。

这个位于冕宁县建设村安宁河谷西岸的小山村,因其在2013年向村民支付了1300多万元现金分红而被称为凉山彝族自治州“花溪村”。 谁会想到20年前,这个村庄仍然是“前面是荒地,后面是荒山”。村子里五分之一的房子是茅草房。

“以前都靠天气吃饭,种食物填不饱肚子 新年期间我经常借米饭吃,我不能忍受用煤油灯。 “70岁的钱德勒伦曾是建设村妇联的主任,他说,在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步行到镇上总是听不到会议的开始和结束,因为那都是土路,走路非常困难。”早上6点出门已经开始了,会议必须在结束前赶回来,我到家时天已经黑了。 “

”有多穷?内衣和内裤都打了补丁。 目前,我们村的水果通过互联网销往全国。人们每年支付数万到数十万不等的股息。这是一个大家都羡慕的富裕村庄。 ”关于村庄建设的变化,枝形吊灯走过去说,“我不敢做梦,它已经实现了 “钱德勒的梦想由于2010年的改革而实现了 同年3月,建设村党委书记金宏远组织村委会讨论研究如何改变建设村面貌,广泛征求村民意见,为建设村的发展寻找出路。

新农村建设于2010年3月10日正式启动。在没有补偿年轻作物的情况下,一至三组山地在田地类型上进行了调整,由小变大。经过启动熟土、垫沙、返熟土、添加绿肥等一系列工序后,凹凸不平、不规则分散的贫瘠土地转化为肥沃高产的大块土地,道路、沟渠、涵洞、桥梁、电力等都得以提供,为今后产业升级发展奠定了基础。 同时,村委会抓住新农村建设试点村的发展机遇,决定改变建设村的命运:成立农网合作社,转让村内土地 加入合作社的农民签订合同,将承包土地交给合作社流转和安排,发展现代农业和设施农业。

2011年,在专业合作社的带动下,1800亩流转土地将用于发展特色优势农业,发展规模化种植、温室蔬菜和种植优良水果品种。总装机容量为2.9万千瓦的三座水电站的建设给农民带来了700万元的年息。到2014年,会员分红将达到1600多万元。 7年来,建设村完成了全村土地流转和村民入村。

“农网专业合作社在村庄建设中非常重要 合作社由种植、养殖、投资和开发公司组成,形成集生产、加工和销售为一体的工业服务体系。现已建成420亩蔬菜大棚、1400亩水果基地和一个拥有2000头生猪的集约化农场。 建设村村长朱小虎告诉记者,下一步是发展乡村旅游,使建设村成为攀西“宜居、旅游、保健”的圣地,“依靠樱桃、蓝莓、草莓带动乡村旅游和农产品销售” 依托阳光和山景的魅力,建设村通过拦截亚西高速公路沿线的游客,成为攀西旅游的第一站。 “

据了解,近年来,建设村积极探索农业管理体制的改革与创新,采用了“现代农业+村办企业+乡村生态旅游”的发展模式。到2018年,农民人均纯收入已超过2.4万元。

建设村会议室挂着两幅画,一幅是建设村的旧貌,另一幅是规划中的建设村。 “建筑村的人们正在做老一辈人从未做过的事情。 ”朱小虎自信地说道

明月村:新老村民创业希望之地

明月村新村民正在培训原住民 (宁远提供照片)

7月16日,中国城乡改革发展中心和人居署发布国际可持续发展试点社区二期,成都市浦江县明月村入选。

国际公认的明月村有多吸引人?

明月村既没有修建古色古香的建筑,也没有修建古色古香的街道,而是吸引了北京、上海、台湾、成都等地的陶艺家、艺术家和作家来此定居。 在短短的两三年时间里,它已经发展成为传奇式的浪漫花园和文学艺术圣地,每年接待18万游客。

谁曾想到几十年前,这只是一个食物和衣服都不够的小村庄。农民主要种植水稻和玉米,每亩土地收入只有400到500元。

2005年,这三个村庄合并成了现在的岳明村,因为他们不得不从自己的村庄撤出,在城镇工作。 尽管如此,明月村仍然摆脱不了成都贫困村的“帽子” “直到村子从其他地方引进经济作物,如朱磊和茶叶,村民们才逐渐摆脱贫困。 “70多岁的罗国辉说,多亏了被遗忘的窑,这个村子的人均收入现在已经超过2万元

2014年,明月村通过一个“活琼窑”岳明窑,从丰饶之地的一个无名村庄变成了岳明国际陶瓷村,赢得了文化界和艺术界的赞誉,吸引了工作室和项目团队纷纷落户。 首批进驻新村的居民有国家工艺美术大师、著名陶艺家李庆、水立方首席设计师赵晓君、服装设计师、作家、著名主持人宁远、美国注册建筑设计师石郭萍。

明月村新老村民在远阳光房拍照 (宁远提供照片)

“新村民的到来影响了土著人的思维方式和生活。 姜伟,住在岳明村的第五组,是一个回家创业的大学生。2012年回家后,他父母的不解和村民的嘲笑一度让他迷失了方向 “我从事生态农业,不打农药,不施化肥,在父母和村民眼里是个疯子 姜伟说,感谢几位新村民的帮助,“现在农场已经渡过难关,农产品已经销往北京、上海等地,村民们开始向我请教生态养殖的经验。”。 “

在姜维看来,许多土著人认为明月村的变化是新老村民共同建设和分享的结果。 新村民带来了资金、思想、资源和新的生活方式,推动了明月村工业和文化的快速发展。 他们在工业、技术和文化方面培训土著居民,从而吸引大学生和村民回家创业。 在新村民的推动下,土著创业项目的数量不断增加,他们的生活越来越好。 2018年,明月村文庄和乡村旅游总收入超过1亿元,村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元。

明月村要求新村民工作室定期免费开放,并定期开展公益培训。 原村民以文庄院房东、文庄项目员工、旅游合作社成员和旅游从业人员的身份参与明月村乡村旅游的发展。 “明月村很和谐,因为新老村民在这里找到了自己的幸福生活 岳明乡村旅游合作社经理李爽说

“经过30多年的发展,乡村旅游已经发展成为四川著名的民族名片 “四川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四川农村振兴智库首席专家、中央农业局农村振兴专家委员会委员郭晓鸣认为,乡村旅游作为增加农民收入的有效渠道、农业发展的有力推动和促进农村建设的手段,已经成为四川实现扶贫目标、推进农业供给方面改革、如期深化城乡改革总体规划的重要起点。“村庄”承载着人们的乡愁,体现了人们远离市场、留在农村的渴望。 ”(朱宏)

(责任编辑:罗宏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