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车上的成人礼

  

  图片发自简书App

  去年暑假带悠悠乘坐了飞机后,小丫头便心心念念,说还没坐过动车呢。习惯蜗居的我们,想趁着暑假,帮她把这个心愿完成了。

  两星期前的厦门之行,是坐小叔子的小车去的。回漳州后,她小叔第二天在漳州有一个会议要开,得多住一天。而悠悠一直念叨着,周一要赶回来忙自己的事情。于是,她爸爸用手机在网上订购了当天从漳州返回诏安的最后一班动车,也借此机会了却悠悠坐动车的心愿。

  为了让小朋友体验一下坐动车的完整流程,我们特地赶着时间排队取票。没想到,要丫头的动车票怎么都取不出来。眼看着检票口已经开始排队检票了,慌忙之中只能先取了夫妻俩的票,火急火燎地奔赴检票口。心里盘算着到了检票口,小丫头就直接用身份证刷关卡,毕竟已经教会她取票的流程。

  没想到,检票时,我们的身份证都能顺利打开关卡,而悠悠的身份证一直显示“无效证件”。旁边没有工作人员可以咨询,后面又排着长长的队伍。急中生智,搞出了三明治一家——让悠悠夹在中间秒过。

  上了动车稳定下来后,夫妻俩开始探讨着悠悠的动车票问题,措手不及的各种状况,让良民夫妻忐忑起来。那感觉好像在光天化日之下,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可是,手机明明显示一家三口购票成功,钱也已经顺利支付了。

  小家伙居然在旁边用略带得瑟的口吻,吐槽自己的首次动车之行——第一次坐动车就遇到了晚点4分钟;买个票刷不出来;身份证成了无效证件。

  夫妻俩讨论后,觉得最有可能的是悠悠的身份证出现问题,也许是磁性没了。这种状况在生活中是挺常见的。为了安抚彼此那颗忐忑的心,俩人达成共识,决定稍后问一下动车上的列车员。

  探讨的话音刚落,与曹操一样神速的列车员立马出现在我们面前,一男一女,说是要检查一下我们仨的票。我们像遇见救星一般,用比窦娥还冤的语气,跟他们诉说了自己的遭遇与困惑。男列车员得知我们不是逃票的坏人,便走开忙别的去了。老公掏出手机,给女列车员看了购票的记录。美丽大方的列车员用温和的语气,为刘姥姥式的夫妻解开了谜团——小朋友没有学生证,不能购买学生票。

  忽然想起了购票前,老公问我悠悠属于儿童吗?对于身高162cm的小朋友,我很自觉地回了句“应该不算吧,个头超了!”虽然我心里一直把她当成孩子。“那就是学生了?”老家伙又追问了一句。“必须的啊!”我都有点怀疑枕边人的智商了。于是乎,在成人、儿童和学生三种身份中,他给女儿勾选了学生的选项。

  在支付了三张票的金额后,他嘴里还念叨了一句:“奇怪,学生也没有减免车票金额啊!”

的男人,这才看到手机不知何时冒出8块钱的返款记录。

  耐心的列车员再次跟我们解释了学生票的特殊性,并问了悠悠的身高,最后建议我们购买成人票。还说等以后孩子上大学了,有学生证,再把身份改回学生。

  为了方便,肯定是直接车上补了。问一下价格。学生票与成人票之间是8块钱的差额,加上补票两块钱的手续费,一共是10块钱。

  美丽的列车员走后,阿Q精神作祟的老家伙打趣道:“两块钱的价格,学到了一个生活常识,感觉还是蛮值的。”

  我则忍不住为大数据时代,科学技术的先进性点赞——动车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查票。

  感叹抒情完毕后,赶紧让老家伙再次掏出手机,把悠悠的购票信息给改了,方便以后的操作。当他重新编辑闺女的信息后,手机又跳出了温馨提示,建议用“儿童”的身份。

  这次,我们不再搭理这智能的系统。刚刚支付的10块钱,其实就是一个成人礼,硬生生地把14岁的小丫头整成了一个大人。内心无比向往着她做回“学生”的日子,因为只有大学生才是真学生呐!

  96

  老草

  22d8d123 271c 4d80 9c59 6990844a9e37

  2.6

  2019.07.21 21:01

  字数 1512

  

  图片发自简书App

  去年暑假带悠悠乘坐了飞机后,小丫头便心心念念,说还没坐过动车呢。习惯蜗居的我们,想趁着暑假,帮她把这个心愿完成了。

  两星期前的厦门之行,是坐小叔子的小车去的。回漳州后,她小叔第二天在漳州有一个会议要开,得多住一天。而悠悠一直念叨着,周一要赶回来忙自己的事情。于是,她爸爸用手机在网上订购了当天从漳州返回诏安的最后一班动车,也借此机会了却悠悠坐动车的心愿。

  为了让小朋友体验一下坐动车的完整流程,我们特地赶着时间排队取票。没想到,要丫头的动车票怎么都取不出来。眼看着检票口已经开始排队检票了,慌忙之中只能先取了夫妻俩的票,火急火燎地奔赴检票口。心里盘算着到了检票口,小丫头就直接用身份证刷关卡,毕竟已经教会她取票的流程。

  没想到,检票时,我们的身份证都能顺利打开关卡,而悠悠的身份证一直显示“无效证件”。旁边没有工作人员可以咨询,后面又排着长长的队伍。急中生智,搞出了三明治一家——让悠悠夹在中间秒过。

  上了动车稳定下来后,夫妻俩开始探讨着悠悠的动车票问题,措手不及的各种状况,让良民夫妻忐忑起来。那感觉好像在光天化日之下,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可是,手机明明显示一家三口购票成功,钱也已经顺利支付了。

  小家伙居然在旁边用略带得瑟的口吻,吐槽自己的首次动车之行——第一次坐动车就遇到了晚点4分钟;买个票刷不出来;身份证成了无效证件。

  夫妻俩讨论后,觉得最有可能的是悠悠的身份证出现问题,也许是磁性没了。这种状况在生活中是挺常见的。为了安抚彼此那颗忐忑的心,俩人达成共识,决定稍后问一下动车上的列车员。

  探讨的话音刚落,与曹操一样神速的列车员立马出现在我们面前,一男一女,说是要检查一下我们仨的票。我们像遇见救星一般,用比窦娥还冤的语气,跟他们诉说了自己的遭遇与困惑。男列车员得知我们不是逃票的坏人,便走开忙别的去了。老公掏出手机,给女列车员看了购票的记录。美丽大方的列车员用温和的语气,为刘姥姥式的夫妻解开了谜团——小朋友没有学生证,不能购买学生票。

  忽然想起了购票前,老公问我悠悠属于儿童吗?对于身高162cm的小朋友,我很自觉地回了句“应该不算吧,个头超了!”虽然我心里一直把她当成孩子。“那就是学生了?”老家伙又追问了一句。“必须的啊!”我都有点怀疑枕边人的智商了。于是乎,在成人、儿童和学生三种身份中,他给女儿勾选了学生的选项。

  在支付了三张票的金额后,他嘴里还念叨了一句:“奇怪,学生也没有减免车票金额啊!”

的男人,这才看到手机不知何时冒出8块钱的返款记录。

  耐心的列车员再次跟我们解释了学生票的特殊性,并问了悠悠的身高,最后建议我们购买成人票。还说等以后孩子上大学了,有学生证,再把身份改回学生。

  为了方便,肯定是直接车上补了。问一下价格。学生票与成人票之间是8块钱的差额,加上补票两块钱的手续费,一共是10块钱。

  美丽的列车员走后,阿Q精神作祟的老家伙打趣道:“两块钱的价格,学到了一个生活常识,感觉还是蛮值的。”

  我则忍不住为大数据时代,科学技术的先进性点赞——动车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查票。

  感叹抒情完毕后,赶紧让老家伙再次掏出手机,把悠悠的购票信息给改了,方便以后的操作。当他重新编辑闺女的信息后,手机又跳出了温馨提示,建议用“儿童”的身份。

  这次,我们不再搭理这智能的系统。刚刚支付的10块钱,其实就是一个成人礼,硬生生地把14岁的小丫头整成了一个大人。内心无比向往着她做回“学生”的日子,因为只有大学生才是真学生呐!

  

  图片发自简书App

  去年暑假带悠悠乘坐了飞机后,小丫头便心心念念,说还没坐过动车呢。习惯蜗居的我们,想趁着暑假,帮她把这个心愿完成了。

  两星期前的厦门之行,是坐小叔子的小车去的。回漳州后,她小叔第二天在漳州有一个会议要开,得多住一天。而悠悠一直念叨着,周一要赶回来忙自己的事情。于是,她爸爸用手机在网上订购了当天从漳州返回诏安的最后一班动车,也借此机会了却悠悠坐动车的心愿。

  为了让小朋友体验一下坐动车的完整流程,我们特地赶着时间排队取票。没想到,要丫头的动车票怎么都取不出来。眼看着检票口已经开始排队检票了,慌忙之中只能先取了夫妻俩的票,火急火燎地奔赴检票口。心里盘算着到了检票口,小丫头就直接用身份证刷关卡,毕竟已经教会她取票的流程。

  没想到,检票时,我们的身份证都能顺利打开关卡,而悠悠的身份证一直显示“无效证件”。旁边没有工作人员可以咨询,后面又排着长长的队伍。急中生智,搞出了三明治一家——让悠悠夹在中间秒过。

  上了动车稳定下来后,夫妻俩开始探讨着悠悠的动车票问题,措手不及的各种状况,让良民夫妻忐忑起来。那感觉好像在光天化日之下,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可是,手机明明显示一家三口购票成功,钱也已经顺利支付了。

  小家伙居然在旁边用略带得瑟的口吻,吐槽自己的首次动车之行——第一次坐动车就遇到了晚点4分钟;买个票刷不出来;身份证成了无效证件。

  夫妻俩讨论后,觉得最有可能的是悠悠的身份证出现问题,也许是磁性没了。这种状况在生活中是挺常见的。为了安抚彼此那颗忐忑的心,俩人达成共识,决定稍后问一下动车上的列车员。

  探讨的话音刚落,与曹操一样神速的列车员立马出现在我们面前,一男一女,说是要检查一下我们仨的票。我们像遇见救星一般,用比窦娥还冤的语气,跟他们诉说了自己的遭遇与困惑。男列车员得知我们不是逃票的坏人,便走开忙别的去了。老公掏出手机,给女列车员看了购票的记录。美丽大方的列车员用温和的语气,为刘姥姥式的夫妻解开了谜团——小朋友没有学生证,不能购买学生票。

  忽然想起了购票前,老公问我悠悠属于儿童吗?对于身高162cm的小朋友,我很自觉地回了句“应该不算吧,个头超了!”虽然我心里一直把她当成孩子。“那就是学生了?”老家伙又追问了一句。“必须的啊!”我都有点怀疑枕边人的智商了。于是乎,在成人、儿童和学生三种身份中,他给女儿勾选了学生的选项。

  在支付了三张票的金额后,他嘴里还念叨了一句:“奇怪,学生也没有减免车票金额啊!”

的男人,这才看到手机不知何时冒出8块钱的返款记录。

  耐心的列车员再次跟我们解释了学生票的特殊性,并问了悠悠的身高,最后建议我们购买成人票。还说等以后孩子上大学了,有学生证,再把身份改回学生。

  为了方便,肯定是直接车上补了。问一下价格。学生票与成人票之间是8块钱的差额,加上补票两块钱的手续费,一共是10块钱。

  美丽的列车员走后,阿Q精神作祟的老家伙打趣道:“两块钱的价格,学到了一个生活常识,感觉还是蛮值的。”

  我则忍不住为大数据时代,科学技术的先进性点赞——动车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查票。

  感叹抒情完毕后,赶紧让老家伙再次掏出手机,把悠悠的购票信息给改了,方便以后的操作。当他重新编辑闺女的信息后,手机又跳出了温馨提示,建议用“儿童”的身份。

  这次,我们不再搭理这智能的系统。刚刚支付的10块钱,其实就是一个成人礼,硬生生地把14岁的小丫头整成了一个大人。内心无比向往着她做回“学生”的日子,因为只有大学生才是真学生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