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西藏(二)措之秘境

?

  没去过西藏的人,大约也听过那边不少关于“措”的人名或地名。不知你们感觉如何,反正我第一次听到时,心目中那片辽远神秘的高原更加蒙上了一层玄妙的色彩。就该是这样,那是属于它的名字,

  “措”或“加措”的意思是大海。青藏高原本隆起于深海,当然人类并没有见过那里的海平面。学生时代西藏班的同学没有常洗澡的习惯,让我误以为他们生活在缺水的地方,其实西藏有大量的冰川和湖泊,水量之丰富颠覆了我以往认知。大大小小的湖泊像蔚蓝宝石一样点缀于高原深谷中,在藏族人民心中圣洁无比。

  我们熟悉的藏名“嘉措”,“嘉”是广阔的意思,“嘉措”寓意胸怀像大海一样宽广。除第一世外历世达赖都叫嘉措,大家最为熟知的六世达赖仓央嘉措,名字的意思是梵音海。

  先民们将浩渺的大湖称为“错”,而一般的小湖并不是想“错”就“错”的。“错”是音译,随着旅游业的发展,考虑到汉语的寓意,近年多用“措”,于是大家干脆将“错”就“措”,宁愿一“措”再“措”。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巴松措,是我们遇见的第一个“措”。它位于林芝地区,海拔3700多米,进藏初始不宜马上进入高海拔区域,这里很适合让身体逐步适应高原气候。林芝植被丰富号称塞外江南,三月的桃花迷倒众生,而巴松措意思是“绿色的水”,是不是立刻让你想到九寨沟呢?

  确实,这一汪高峡中的碧水,绿得清透,绿得莹翠,近山树木葱茏蓊郁,无不让人恍惚身在九寨。而远处亲吻白云朵朵的雪峰,强烈到让鲜艳红衣也黯淡的紫外线,和兴奋一点走快一点就气喘吁吁的缺氧症状,才让你不时意识到身在西藏,地处高原。

  如果说巴松措像一块碧绿宝石让人忍不住想要把玩,随着在藏地的深入,我才慢慢领略到,真正的“措”,蕴含着令人义无反顾的神秘力量,和让人不敢有一丝亵渎的圣洁无瑕。

  西藏有三大圣湖,名曰:羊卓雍措、玛旁雍措、纳木措。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羊卓雍措,就是俗称的羊湖,喜马拉雅山北麓最大的内陆湖泊,湖光山色冠绝藏南。它的面积大约是杭州西湖的70倍,从山顶观,狭长形状像蝎子又像珊瑚,而下到谷底亲近它时,你才知这“大”名不虚传。这就是西藏的胸怀,从来不需要质疑。

  江南秀水,因了树的倒影常现深碧,羊湖湖面海拔4441米,山夹湖而列,厚土苍茫,不着草色,湖面就是一大片澄澈又浓郁的蓝。奔去的一路,它妖娆无比,始终像油画般诱惑着你;而临风照水,却变身清若无物一眼见底,你自然喜爱,俯下身去撩拨它,发现捧起的除了凉,还是凉。你瞬间清醒了,心无旁骛,它正用它的神秘感召着你。

  在水边,有我新垒的玛尼堆,七层,玲珑小巧,起自水?中的干净片石,日日被圣洁的湖水冲刷着。

  我痴痴地望着它。

  都说它能祈福,福之所至也是因为虔诚。信仰真好,心中有敬畏,灵魂有寄托,坦然不怖于生死,此身终将回归自然。它仿佛就是宗教本真,连接着现下的我和远古的另一个我,我该对它说些什么?波平如镜,映出天近云低,风,不沾染一丝尘霾,欣喜充盈着我的心怀,最好无声吧!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而纳木措,值得用“天堂”去形容。

  它位于当雄,海拔4718米,是世界海拔最高的大湖,西藏第一大湖泊,也是中国第二大咸水湖,仅次于青海湖。每逢藏历羊年,这里有盛大的转湖节,朝圣者不远千里而来。

  我也是不远万里呢。它真的很远。厚厚白云像暄软的棉团,仿佛伸手就能扯下来当枕头,远处是连绵起伏的丘陵和群山,草原中劈开一条路指向天际,我们的车就像一叶扁舟漂在绿野。

  我尚不知道前方的纳木措有着怎样的绝世容颜,如果先知,大概不会流连路边迎风猎猎的经幡帷帐,不会悠闲地与萌态可掬的鼠兔捉迷藏,不会屡次偷偷走近羊群想混入其中来张合影。如果先知,我大概会像归乡的游子一样迫切,像小别的新人一样慌张,像朝圣的信徒一样执着,如箭离弦,只为早点抵达它,亲近它,膜拜它。

  远远的,它在那儿,湛蓝湛蓝的,是天空在照镜子,还是上苍别出心裁,剪下一片天空铺在了地上?

  走近它,就像走进了一个蓝色的梦。我屏住呼吸不敢惊叹,真怕这梦被吓跑,不要醒来,不要醒来,最好永远。

  天堂什么样?去过的人都舍不得回来,所以没有谁知道。那里一定很大,能无限地接纳而不拥挤;也一定极美,值得舍却一切牵绊永不回头。

  纳木错,它连着天呢!没有什么是它不能包容不能化解的,高峻的念青唐古拉山脉和冈底斯山脉在它的浩瀚面前也变得温和驯良。

  纳木错,它分明就是大海,可是哪里去找这么干净这么轻盈的海呢?海太沉重了,不可捉摸的愤怒让贪婪的人类害怕。而对于纳木错,人类如水鸟一般,是零星的、偶然的,附属于它依赖着它。广袤的草原怎会与羊群计较,宽博的汪洋怎会与贝螺计较,它才是这里的王,无法征服只能臣服的王。

  怎么能这么好看?真可惜带不走,无法言说的大美,那些不顾眼睛感受只一昧换着姿势拍照的女人们会后悔的。心有不甘的我傻傻地沿着湖一直走,恋恋那咕咕水鸟、雪白牦牛、一波接一波的细浪,和无垠的蓝,甩开爱人往回拽的手,不理会高原不宜流连太久的忠告,喘着气大声喊:“我不要走啊!”

  此行未去的“圣湖之王”玛旁雍措,位于阿里地区,传说就是古代神话中西王母的“瑶池”。留一个念想,下次再来。

  有的地方在镜头中会更绚烂,比如城市,而私以为“措”之神圣大气,是任何设备和技术都无法复制的。朋友们看了照片叹为天空之境,其实连一二分都没展现出来,即使如此,我还是贪婪地看着,不停地拍着。

  我说:“把它们印在脑海里,只希望将来看到照片能回忆起当前的美。”

  96

  步绾

  8cd8b6e0 8c83 4e5b 83ea a74fa1316dac

  6.9

  2019.07.27 16:34

  字数 2128

  没去过西藏的人,大约也听过那边不少关于“措”的人名或地名。不知你们感觉如何,反正我第一次听到时,心目中那片辽远神秘的高原更加蒙上了一层玄妙的色彩。就该是这样,那是属于它的名字,

  “措”或“加措”的意思是大海。青藏高原本隆起于深海,当然人类并没有见过那里的海平面。学生时代西藏班的同学没有常洗澡的习惯,让我误以为他们生活在缺水的地方,其实西藏有大量的冰川和湖泊,水量之丰富颠覆了我以往认知。大大小小的湖泊像蔚蓝宝石一样点缀于高原深谷中,在藏族人民心中圣洁无比。

  我们熟悉的藏名“嘉措”,“嘉”是广阔的意思,“嘉措”寓意胸怀像大海一样宽广。除第一世外历世达赖都叫嘉措,大家最为熟知的六世达赖仓央嘉措,名字的意思是梵音海。

  先民们将浩渺的大湖称为“错”,而一般的小湖并不是想“错”就“错”的。“错”是音译,随着旅游业的发展,考虑到汉语的寓意,近年多用“措”,于是大家干脆将“错”就“措”,宁愿一“措”再“措”。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巴松措,是我们遇见的第一个“措”。它位于林芝地区,海拔3700多米,进藏初始不宜马上进入高海拔区域,这里很适合让身体逐步适应高原气候。林芝植被丰富号称塞外江南,三月的桃花迷倒众生,而巴松措意思是“绿色的水”,是不是立刻让你想到九寨沟呢?

  确实,这一汪高峡中的碧水,绿得清透,绿得莹翠,近山树木葱茏蓊郁,无不让人恍惚身在九寨。而远处亲吻白云朵朵的雪峰,强烈到让鲜艳红衣也黯淡的紫外线,和兴奋一点走快一点就气喘吁吁的缺氧症状,才让你不时意识到身在西藏,地处高原。

  如果说巴松措像一块碧绿宝石让人忍不住想要把玩,随着在藏地的深入,我才慢慢领略到,真正的“措”,蕴含着令人义无反顾的神秘力量,和让人不敢有一丝亵渎的圣洁无瑕。

  西藏有三大圣湖,名曰:羊卓雍措、玛旁雍措、纳木措。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羊卓雍措,就是俗称的羊湖,喜马拉雅山北麓最大的内陆湖泊,湖光山色冠绝藏南。它的面积大约是杭州西湖的70倍,从山顶观,狭长形状像蝎子又像珊瑚,而下到谷底亲近它时,你才知这“大”名不虚传。这就是西藏的胸怀,从来不需要质疑。

  江南秀水,因了树的倒影常现深碧,羊湖湖面海拔4441米,山夹湖而列,厚土苍茫,不着草色,湖面就是一大片澄澈又浓郁的蓝。奔去的一路,它妖娆无比,始终像油画般诱惑着你;而临风照水,却变身清若无物一眼见底,你自然喜爱,俯下身去撩拨它,发现捧起的除了凉,还是凉。你瞬间清醒了,心无旁骛,它正用它的神秘感召着你。

  在水边,有我新垒的玛尼堆,七层,玲珑小巧,起自水?中的干净片石,日日被圣洁的湖水冲刷着。

  我痴痴地望着它。

  都说它能祈福,福之所至也是因为虔诚。信仰真好,心中有敬畏,灵魂有寄托,坦然不怖于生死,此身终将回归自然。它仿佛就是宗教本真,连接着现下的我和远古的另一个我,我该对它说些什么?波平如镜,映出天近云低,风,不沾染一丝尘霾,欣喜充盈着我的心怀,最好无声吧!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而纳木措,值得用“天堂”去形容。

  它位于当雄,海拔4718米,是世界海拔最高的大湖,西藏第一大湖泊,也是中国第二大咸水湖,仅次于青海湖。每逢藏历羊年,这里有盛大的转湖节,朝圣者不远千里而来。

  我也是不远万里呢。它真的很远。厚厚白云像暄软的棉团,仿佛伸手就能扯下来当枕头,远处是连绵起伏的丘陵和群山,草原中劈开一条路指向天际,我们的车就像一叶扁舟漂在绿野。

  我尚不知道前方的纳木措有着怎样的绝世容颜,如果先知,大概不会流连路边迎风猎猎的经幡帷帐,不会悠闲地与萌态可掬的鼠兔捉迷藏,不会屡次偷偷走近羊群想混入其中来张合影。如果先知,我大概会像归乡的游子一样迫切,像小别的新人一样慌张,像朝圣的信徒一样执着,如箭离弦,只为早点抵达它,亲近它,膜拜它。

  远远的,它在那儿,湛蓝湛蓝的,是天空在照镜子,还是上苍别出心裁,剪下一片天空铺在了地上?

  走近它,就像走进了一个蓝色的梦。我屏住呼吸不敢惊叹,真怕这梦被吓跑,不要醒来,不要醒来,最好永远。

  天堂什么样?去过的人都舍不得回来,所以没有谁知道。那里一定很大,能无限地接纳而不拥挤;也一定极美,值得舍却一切牵绊永不回头。

  纳木错,它连着天呢!没有什么是它不能包容不能化解的,高峻的念青唐古拉山脉和冈底斯山脉在它的浩瀚面前也变得温和驯良。

  纳木错,它分明就是大海,可是哪里去找这么干净这么轻盈的海呢?海太沉重了,不可捉摸的愤怒让贪婪的人类害怕。而对于纳木错,人类如水鸟一般,是零星的、偶然的,附属于它依赖着它。广袤的草原怎会与羊群计较,宽博的汪洋怎会与贝螺计较,它才是这里的王,无法征服只能臣服的王。

  怎么能这么好看?真可惜带不走,无法言说的大美,那些不顾眼睛感受只一昧换着姿势拍照的女人们会后悔的。心有不甘的我傻傻地沿着湖一直走,恋恋那咕咕水鸟、雪白牦牛、一波接一波的细浪,和无垠的蓝,甩开爱人往回拽的手,不理会高原不宜流连太久的忠告,喘着气大声喊:“我不要走啊!”

  此行未去的“圣湖之王”玛旁雍措,位于阿里地区,传说就是古代神话中西王母的“瑶池”。留一个念想,下次再来。

  有的地方在镜头中会更绚烂,比如城市,而私以为“措”之神圣大气,是任何设备和技术都无法复制的。朋友们看了照片叹为天空之境,其实连一二分都没展现出来,即使如此,我还是贪婪地看着,不停地拍着。

  我说:“把它们印在脑海里,只希望将来看到照片能回忆起当前的美。”

  没去过西藏的人,大约也听过那边不少关于“措”的人名或地名。不知你们感觉如何,反正我第一次听到时,心目中那片辽远神秘的高原更加蒙上了一层玄妙的色彩。就该是这样,那是属于它的名字,

  “措”或“加措”的意思是大海。青藏高原本隆起于深海,当然人类并没有见过那里的海平面。学生时代西藏班的同学没有常洗澡的习惯,让我误以为他们生活在缺水的地方,其实西藏有大量的冰川和湖泊,水量之丰富颠覆了我以往认知。大大小小的湖泊像蔚蓝宝石一样点缀于高原深谷中,在藏族人民心中圣洁无比。

  我们熟悉的藏名“嘉措”,“嘉”是广阔的意思,“嘉措”寓意胸怀像大海一样宽广。除第一世外历世达赖都叫嘉措,大家最为熟知的六世达赖仓央嘉措,名字的意思是梵音海。

  先民们将浩渺的大湖称为“错”,而一般的小湖并不是想“错”就“错”的。“错”是音译,随着旅游业的发展,考虑到汉语的寓意,近年多用“措”,于是大家干脆将“错”就“措”,宁愿一“措”再“措”。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巴松措,是我们遇见的第一个“措”。它位于林芝地区,海拔3700多米,进藏初始不宜马上进入高海拔区域,这里很适合让身体逐步适应高原气候。林芝植被丰富号称塞外江南,三月的桃花迷倒众生,而巴松措意思是“绿色的水”,是不是立刻让你想到九寨沟呢?

  确实,这一汪高峡中的碧水,绿得清透,绿得莹翠,近山树木葱茏蓊郁,无不让人恍惚身在九寨。而远处亲吻白云朵朵的雪峰,强烈到让鲜艳红衣也黯淡的紫外线,和兴奋一点走快一点就气喘吁吁的缺氧症状,才让你不时意识到身在西藏,地处高原。

  如果说巴松措像一块碧绿宝石让人忍不住想要把玩,随着在藏地的深入,我才慢慢领略到,真正的“措”,蕴含着令人义无反顾的神秘力量,和让人不敢有一丝亵渎的圣洁无瑕。

  西藏有三大圣湖,名曰:羊卓雍措、玛旁雍措、纳木措。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羊卓雍措,就是俗称的羊湖,喜马拉雅山北麓最大的内陆湖泊,湖光山色冠绝藏南。它的面积大约是杭州西湖的70倍,从山顶观,狭长形状像蝎子又像珊瑚,而下到谷底亲近它时,你才知这“大”名不虚传。这就是西藏的胸怀,从来不需要质疑。

  江南秀水,因了树的倒影常现深碧,羊湖湖面海拔4441米,山夹湖而列,厚土苍茫,不着草色,湖面就是一大片澄澈又浓郁的蓝。奔去的一路,它妖娆无比,始终像油画般诱惑着你;而临风照水,却变身清若无物一眼见底,你自然喜爱,俯下身去撩拨它,发现捧起的除了凉,还是凉。你瞬间清醒了,心无旁骛,它正用它的神秘感召着你。

  在水边,有我新垒的玛尼堆,七层,玲珑小巧,起自水?中的干净片石,日日被圣洁的湖水冲刷着。

  我痴痴地望着它。

  都说它能祈福,福之所至也是因为虔诚。信仰真好,心中有敬畏,灵魂有寄托,坦然不怖于生死,此身终将回归自然。它仿佛就是宗教本真,连接着现下的我和远古的另一个我,我该对它说些什么?波平如镜,映出天近云低,风,不沾染一丝尘霾,欣喜充盈着我的心怀,最好无声吧!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而纳木措,值得用“天堂”去形容。

  它位于当雄,海拔4718米,是世界海拔最高的大湖,西藏第一大湖泊,也是中国第二大咸水湖,仅次于青海湖。每逢藏历羊年,这里有盛大的转湖节,朝圣者不远千里而来。

  我也是不远万里呢。它真的很远。厚厚白云像暄软的棉团,仿佛伸手就能扯下来当枕头,远处是连绵起伏的丘陵和群山,草原中劈开一条路指向天际,我们的车就像一叶扁舟漂在绿野。

  我尚不知道前方的纳木措有着怎样的绝世容颜,如果先知,大概不会流连路边迎风猎猎的经幡帷帐,不会悠闲地与萌态可掬的鼠兔捉迷藏,不会屡次偷偷走近羊群想混入其中来张合影。如果先知,我大概会像归乡的游子一样迫切,像小别的新人一样慌张,像朝圣的信徒一样执着,如箭离弦,只为早点抵达它,亲近它,膜拜它。

  远远的,它在那儿,湛蓝湛蓝的,是天空在照镜子,还是上苍别出心裁,剪下一片天空铺在了地上?

  走近它,就像走进了一个蓝色的梦。我屏住呼吸不敢惊叹,真怕这梦被吓跑,不要醒来,不要醒来,最好永远。

  天堂什么样?去过的人都舍不得回来,所以没有谁知道。那里一定很大,能无限地接纳而不拥挤;也一定极美,值得舍却一切牵绊永不回头。

  纳木错,它连着天呢!没有什么是它不能包容不能化解的,高峻的念青唐古拉山脉和冈底斯山脉在它的浩瀚面前也变得温和驯良。

  纳木错,它分明就是大海,可是哪里去找这么干净这么轻盈的海呢?海太沉重了,不可捉摸的愤怒让贪婪的人类害怕。而对于纳木错,人类如水鸟一般,是零星的、偶然的,附属于它依赖着它。广袤的草原怎会与羊群计较,宽博的汪洋怎会与贝螺计较,它才是这里的王,无法征服只能臣服的王。

  怎么能这么好看?真可惜带不走,无法言说的大美,那些不顾眼睛感受只一昧换着姿势拍照的女人们会后悔的。心有不甘的我傻傻地沿着湖一直走,恋恋那咕咕水鸟、雪白牦牛、一波接一波的细浪,和无垠的蓝,甩开爱人往回拽的手,不理会高原不宜流连太久的忠告,喘着气大声喊:“我不要走啊!”

  此行未去的“圣湖之王”玛旁雍措,位于阿里地区,传说就是古代神话中西王母的“瑶池”。留一个念想,下次再来。

  有的地方在镜头中会更绚烂,比如城市,而私以为“措”之神圣大气,是任何设备和技术都无法复制的。朋友们看了照片叹为天空之境,其实连一二分都没展现出来,即使如此,我还是贪婪地看着,不停地拍着。

  我说:“把它们印在脑海里,只希望将来看到照片能回忆起当前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