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教授:“瑜”公需移三座大山

  2019 台海网

  

  台湾《中国时报》刊文说,高雄市长韩国瑜在获得国民党提名为2020候选人后,原来明显领先的态势发生显著变化,在党内极可能选举分裂、黑韩者常态化抹黑造谣等影响下,选情的确受到了影响。

  在遭到一连串伏击后,可看出目前韩营有几个主动出击的做法:一是由高雄市议会党团发动攻势,起底陈菊市长任内弊案,包括滥用气爆善款等;二是对任何抹黑造谣,由韩市长快速回应和提告来减少伤害;三是逐步举办大型造势,以声势不坠的人气唤回中性或游离选民;四是持续由张善政领军的“政策顾问团”提出前瞻政策,说服选民这个“草包”其实内馅满满、料好实在。

  然而,这些做法虽说不错,但要拉开双方或三方缠斗,仍有不足之处。这些不足处是韩市长在支持度上的弱点,成为挡在他门前的几座大山。是否能消除目前落后的“表象”,要看他和幕僚们能否学习“愚公”,辛苦地移去眼前几座大山。

  第一座大山最为高大,就是绿营对其“亲中卖台”的指控,已成年轻人对他的刻板印象。这种印象是逐渐累积的,和国民党长期以来对大陆的作为几乎都没有批评有关,韩市长也延续了这种“传统”。

  韩营和国民党当然有其苦衷,既然要两岸交流、获取和平“红利”,自然不宜对大陆有所批判。但这就提供良机,让民进党长期在年轻人的校内外社团、地下电台灌输国民党和“亲中”媒体“勾结大陆、出卖台湾民主自由”的形象,近来更变本加厉地操作“政府机器”。在国民党缺乏有效厘清和制衡之前,不可能自行消除。要让非蓝选民放心投韩,这需要韩市长自己努力,最好在个人直播中谨慎发表,而非发几个新闻稿了事,否则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众多年轻人疑虑将难以消除。

  其次,党内选举分裂似已成定局,但若能营造必赢气势,或许在最后关头可以令异心者紧急剎车,即使分裂,也可朝全面“弃保”努力。接下来几场大型造势相当重要,除要展现“大家呒离开”印象外,所有在地公职必须全力相挺,韩粉们也可发动“公职大点名”,让他们感受民意出面相挺,营造惊人气势。另外,可整合各县市所有公职轮番出面相挺,营造大团结印象,让游离者陆续归队、投机者见风转舵。

  其三,“政策顾问团”尚未发挥实效。虽然能源政策重要且有正面成效,但后续发表之重大政策稍嫌草率,应更加正式以获充分报道让外界重视。针对重大议题(如青年政策),应陆续发表令人眼睛一亮的做法。另外,韩市长做事心急且快人快语,虽反应一流但难免疏漏,提供对手见缝插针的机会,除非议题重大“非韩不可”,否则一般议题由发言人处理即可。许多民众经常纳闷,为何美丽的发言人经常处于无言可发的“待业”状态。

  上述三座大山,考验着韩市长和团队的智慧和修为,有待突破。

  (作者杜震华为中国文化大学兼任副教授)

  

  台湾《中国时报》刊文说,高雄市长韩国瑜在获得国民党提名为2020候选人后,原来明显领先的态势发生显著变化,在党内极可能选举分裂、黑韩者常态化抹黑造谣等影响下,选情的确受到了影响。

  在遭到一连串伏击后,可看出目前韩营有几个主动出击的做法:一是由高雄市议会党团发动攻势,起底陈菊市长任内弊案,包括滥用气爆善款等;二是对任何抹黑造谣,由韩市长快速回应和提告来减少伤害;三是逐步举办大型造势,以声势不坠的人气唤回中性或游离选民;四是持续由张善政领军的“政策顾问团”提出前瞻政策,说服选民这个“草包”其实内馅满满、料好实在。

  然而,这些做法虽说不错,但要拉开双方或三方缠斗,仍有不足之处。这些不足处是韩市长在支持度上的弱点,成为挡在他门前的几座大山。是否能消除目前落后的“表象”,要看他和幕僚们能否学习“愚公”,辛苦地移去眼前几座大山。

  第一座大山最为高大,就是绿营对其“亲中卖台”的指控,已成年轻人对他的刻板印象。这种印象是逐渐累积的,和国民党长期以来对大陆的作为几乎都没有批评有关,韩市长也延续了这种“传统”。

  韩营和国民党当然有其苦衷,既然要两岸交流、获取和平“红利”,自然不宜对大陆有所批判。但这就提供良机,让民进党长期在年轻人的校内外社团、地下电台灌输国民党和“亲中”媒体“勾结大陆、出卖台湾民主自由”的形象,近来更变本加厉地操作“政府机器”。在国民党缺乏有效厘清和制衡之前,不可能自行消除。要让非蓝选民放心投韩,这需要韩市长自己努力,最好在个人直播中谨慎发表,而非发几个新闻稿了事,否则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众多年轻人疑虑将难以消除。

  其次,党内选举分裂似已成定局,但若能营造必赢气势,或许在最后关头可以令异心者紧急剎车,即使分裂,也可朝全面“弃保”努力。接下来几场大型造势相当重要,除要展现“大家呒离开”印象外,所有在地公职必须全力相挺,韩粉们也可发动“公职大点名”,让他们感受民意出面相挺,营造惊人气势。另外,可整合各县市所有公职轮番出面相挺,营造大团结印象,让游离者陆续归队、投机者见风转舵。

  其三,“政策顾问团”尚未发挥实效。虽然能源政策重要且有正面成效,但后续发表之重大政策稍嫌草率,应更加正式以获充分报道让外界重视。针对重大议题(如青年政策),应陆续发表令人眼睛一亮的做法。另外,韩市长做事心急且快人快语,虽反应一流但难免疏漏,提供对手见缝插针的机会,除非议题重大“非韩不可”,否则一般议题由发言人处理即可。许多民众经常纳闷,为何美丽的发言人经常处于无言可发的“待业”状态。

  上述三座大山,考验着韩市长和团队的智慧和修为,有待突破。

  (作者杜震华为中国文化大学兼任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