泔水桶、垃圾桶、小马桶——管好“三只桶”,上海大不同-地沟油 百子莲 微生物菌剂 生物柴油 上海石油-上海频道-东方网

来自上海虹口区广灵二号小区的志愿者正在参与“灵碳家园”的建设,以推广减少废物来源的知识(摄于7月4日) 新华社(吴一航照片)

泔水桶、垃圾桶和小厕所在许多人的印象中都很脏,但它们与人们的生活密切相关。

管理这“三桶”关系到城市的精细管理和人们对更美好生活的新期望。 从“三桶”的变化中,我们可以看到上海社会治理的新实践。

泔水“换”柴油:颓废而神奇

记得“废油”吗?从前,犯罪分子从厨房企业收集废油,加工成“地沟油”,严重影响食品安全,危害人民健康 为了消除地沟油,有必要从源头上把厨房企业的泔脚管起来。

中午11点,上海徐汇区唐宫海鲜酒家的后厨房很忙。厨师正在给鸽子油炸设备换新鲜的油。 “金鸽是油炸的,所以它每天都会产生大量的废油。 ”上海运营总经理唐红说道

这时,上海冰健环卫有限公司的餐厨废油收集员来到了唐宫。 推车上的蓝色密封集油桶是一个标准化的泔水桶,不再像以前那样开放、油腻、发臭。

放车、移动铲斗、舀油、密封铲斗、称重并记录指定监控区域内的所有机油收集过程。 “我们的石油很珍贵。我们以后可以生产生物柴油来让汽车行驶!”这正是上海近年来通过源头收集、分类处理和终端销售对泔水尤其是地沟油进行全过程闭环管理,生产环保生物柴油,实现资源再利用的做法。

从“地沟油”到生物柴油,最关键的环节在两端:来源端和用户端

在源头端,上海30,000家“产油”餐馆基本上可以收集100%的废油,石油收获量从2011年前的每天10吨以上增加到2018年的152吨,全年收集和运输55,500吨 在数量不断增加的背后,是18家具有法律资格的收集和运输企业在桶中收集废油的结果。

上海冰健环卫有限公司负责人说,他的集运公司有18辆集运车,“记录每天的行驶路线、行驶时间、进出油量数据,收集的油必须运到指定的处置企业。在此过程中,废油的每次转移和油量数据必须在系统中相互对应。” “

使用结束时,经过一系列生化反应,上海的餐厨废油与普通柴油以5∶95的比例混合,形成生物柴油

“你想试试生物柴油吗?汽车的动力不错,黑烟少,每升便宜30美分。 “在中石化上海民转加油站的泵岛上,工作人员向司机介绍了B5生物柴油

根据上海市市场监督局的数据,目前上海有2000多辆公交车使用生物柴油,每天有多辆汽车充满B5生物柴油。 未来,上海还将扩大生物柴油的使用。

垃圾分类:民间专家有“神器”

从今年7月1日起,《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将正式实施

在今天的上海,许多基层社区和居民发挥了无穷的创造力,独立开发了许多“垃圾分类器”

虹口区两城新村街广灵2号小区,居民称去“灵碳之家”很时尚。 “精神碳之家”,同音“零碳之家” 这曾经是一块废弃的空土地。今天,长春花玫瑰镇、黄金菊、百合和一串红花用特殊的温暖装饰着这个小花园。

从废弃的空土地到新鲜的花园,用于种植“灵碳家园”的有机肥是志愿者自制的。 “将两公斤餐厨垃圾倒入陶罐中,与活性生物制剂混合,搅拌均匀,盖上一层纱布。24小时后,湿废物消失,有机肥发酵生产 刘是居民区的志愿者,他在吴工作时介绍了利用微生物制剂作为“兼氧消化技术”降解垃圾的方法。 通过该技术,异味大、易滋生细菌的餐厨垃圾可降解为无毒无害、无二次污染的益生菌有机肥。

在垃圾分类的新潮流下,如何成为合格的“扒粪者”?“灵碳之家”专用蚯蚓堆肥塔解决了居民的困惑:只需拉开蚯蚓堆肥塔上的红线,扔进狗屎,蚯蚓“吞吐”后,粪便变成肥料

广灵二号小区党支部书记介绍说,“灵碳家园”是推广低碳生活理念的平台,旨在引导居民从源头上减少垃圾。

生活垃圾应定期定点运送。垃圾箱应拆除、合并,并设置集中投递点。 在上海推广垃圾分类之初,也有一些抱怨:“不方便”和“任重道远” 要解决群众的疑虑,不仅要做好思想工作,还要利用大数据和智能手段提高居民服务水平。

马桥镇闵行区夏多园社区共有3859户,174条走廊。过去有340个垃圾桶,但现在都被12个智能垃圾分类平台取代了。

社区工业委员会主任表示,由于社区的门禁卡是登记到每户人家的,所以可以与垃圾分类相结合。 这样,不仅可以准确统计每个住户的垃圾投放情况,还可以根据称重情况自动计算积分,提高居民参与垃圾分类的积极性。

在社区的小环境保护室内,居民可以随时在电脑上查看扔出的垃圾量和每个家庭的点数。 如今,在夏多园社区,谁扔的垃圾少,谁"干净",谁就会感到非常自豪。

永别了,小厕所:我们都是“梦想家”。

在高楼后面,上海还有一些带有旧式车道的老房子。由于房屋体积小,结构条件有限,居民手里仍拿着马桶等“旧物件”。

不久前,李彩英一家从静安区新汉兴小区常宝路731弄来到一个施工队,做了一个名为“一平方米厕所改造”的项目,让这里的居民告别了带厕所

目前,李彩英家门口最左边是一个白色瓷砖的条形厕所。虽然它比厕所窄,略宽,但仍有许多热水器、淋浴喷头、脸盆、架子等。

“我妈妈今年92岁了 她说既然她使用了厕所,她将活到100岁。”李彩英笑着说道

然而,起初,居民的意见并不统一。 有些人认为住房面积太小,没有合适的地方安装。有人担心管道铺设困难,结构安全性差。也有一些居民因为家庭冲突不太愿意改革.

居住区党总支书记说最重要的是做好居民的思想工作。 一方面,居民渴望过上更好的生活,但也有多年来使用手持厕所的“惰性”。 “居民区党组织是通过党员骨干广泛动员起来的,同时也是来协调和解决居民内部矛盾,指导居民的。

施工队是卫生间改造过程中的另一支力量 除了建筑,他们还发展了一方面做大量工作的能力。 当谈到为居民做思想工作时,常宝路731弄卫生间改造小组组长说:“事实上,没有什么诀窍,那就是科学设计,再加上心与心的交流。”

由于居民住宅的房间类型和结构条件不同,卫生间改造没有统一的“模式”,只有“一户一方案” 对于因空短缺而无法在室内翻修的不卫生房屋,他们将研究和利用社区现有的公共厕所或闲置房屋,将其改造成临时一次性厕所,或安装移动厕所,并在社区内修建厕所,供附近居民单独使用,并作为住宅的钥匙。

通过各方的共同努力,让越来越多的“老上海”告别小马桶。 今年年初,静安区有2000多个家庭没有卫生设施,除了旧的改革和征用的“十三五”计划。目前,大多数房屋已经翻新,计划在2020年底完工。 在上海的其他城市地区,类似的“清梦”项目也在进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