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基层单位减负,需要层层落实

原标题:为了减轻基层单位的负担,有必要在各级落实“王赢”。10月22日,教育部教育监察局局长、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主任田祖印介绍,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已制定《2019年对省级人民政府履行教育职责的评价方案》。2019年,现场监管点将调整为五年一轮全覆盖,重点是每年对5-8个省级单位进行现场监管,比2018年减少至少75%。 新计划在保持一级指标不变的前提下,将评价指标体系的二级指标减少到15个,三级指标减少到25个,比2018年的92个三级指标减少73%。

教育部对省人民政府教育职责履行情况的一系列评价变化,不仅可以减轻省人民政府考试的负担,还可以引导各省集中精力解决一系列制约教育改革和发展的重点和难点问题,而不是每年对全国各省进行“大轰炸”,精简三级评价指标。

学区和小学的督导评估是县级教育督导部门的日常工作。 根据规定,基层单位每年至少要召开两次县级以上的监督评估会议。第一次一般安排在上半年,以满足省级和市级教育督导部门对县级人民政府履行教育职责情况的评估。评价方法是对不同级别的学校进行测试,以评价该县的水平。虽然这种方法不是“学校对学校”,但所有学校都必须做好准备,以防被监督小组吸引。 第二次通常安排在年底。县级教育督导部门将对乡镇人民政府履行教育职责的情况进行评估。这次将是“校对校”,评估结果将作为表彰先进教育单位和分配高中入学考试招生目标的依据。

除了这两项监督和评估之外,基层单位还应欢迎安全监督、教学监督等意想不到的检查。每次检查应包括写报告、整理档案、清理和美化现场等。检查的负担是可以想象的。 教育部简化省级教育监督,发出了减轻小学负担的积极信号。县教育督导应遵循这一做法,以减轻小学的负担。

首先,减少评估次数 县级教育督导部门每年对基层单位进行一次评估就足够了,可以安排在学年或学期结束时,学校基本上下课。现在是在不消耗老师太多精力的情况下整理和总结前期工作的时候了。 同时,将检验项目进行合并,并将各种评价方案中涉及的重复项目进行合并。 各省市对县级人民政府的监督评价也应借鉴教育部的实践。监督点可以调整为三年或五年一轮的全覆盖,而不是每年对所辖县市重复“大轰炸”,每年将对2-3个县市进行实地检查,以减轻基层负担。

第二,突出评估重点 监督和评估是一种政府行为。除了评估基层单位的教育责任外,还应强调“监督”和“指导”,注重发现问题,为基层单位提供建设性指导,以提高本区域的整体教育水平。 因此,监督评估计划的设计不应是全面的。应根据教育改革和发展的新政策和要求进行调整,重点放在重点和精简评价指标上。

在一些地方,监督和评估年复一年地进行。同样的问题年复一年地被提出,而这些问题并没有年复一年地得到解决。这种监督和评价只注重“评价”,而不发挥“指导”作用。 监督评价不是打分和发通知,而是要以问题为导向,重点落实上一年度的整改问题,并通知整改落实到位;没有整改的,降低评估水平,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 同时,监督评价应注重先进模式的发现和培养,先进经验的推广,从而提升整体教育水平。

再次淡化欢迎检查的材料,注重现场调查。 基层教师每次上岗前的主要任务是为上岗考试准备材料和归档,这需要教师投入大量精力。 有些工作是平时做的,但没有留下“痕迹”,需要加班补充材料。有些工作与教育和教学没有什么关系,平时不值得做,但这是对评估计划的奖励。有必要使用空制定计划和总结,并补充程序性材料。 这些档案的编制不仅增加了小学教师的负担,也助长了形式主义。难怪有些校长说,“做得比说得好,说得比材料好。” "

减轻基层迎检负担,让教师安心于教育教学工作,必须革除这种以材料为依据的评估方式,重实地考察,重真实数据收集。比如,对学生身体素质和健康水平的评估,从档案资料上看,也许都能得满分。如果现场让学生跑一跑、跳一跳,实地测一测,学校之间会有一定差距,通过对这些数据进行分析,不用看档案,孰优孰劣一目了然。这样做才能真正发现问题,保证评估结果的客观公正,发挥督导评估的作用,进而整体提高教育水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2019-10-30 17:19

来源:中国教育之声

原标题:为基层单位减负,需要层层落实

王营

10月22日,在教育部通气会上,教育部教育督导局局长、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主任田祖荫介绍,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制定了 《2019年对省级人民政府履行教育职责的评价方案》 ,2019年实地督查点调整为5年一轮全覆盖,每年重点对5-8个省级单位进行实地督查,相对于2018年至少减少了75%。在保持一级指标不变的前提下,新方案将评价指标体系的二级指标精简为15个,三级指标精简为25个,相对于2018年的92个三级指标,精减73%。

不再每年对全国各省进行轮番“大轰炸”,精减三级评价指标,教育部对省级人民政府履行教育职责评估的这一系列变化,不仅能减轻省级人民政府的迎检负担,而且能通过督导,引导各省集中精力解决制约教育改革和发展的一系列重点、难点问题。

对学区和基层学校的督导评估是县级教育督导部门的常规工作。按照规定,基层单位每年至少要迎接两次县级以上督导评估,第一次一般安排在上半年,迎接省、市教育督导部门对县级人民政府履行教育职责的评估,评估方式是对不同层次的学校进行抽验,以此来评估全县水平,这种方式尽管不是“校校到”,但各校都要作准备,以防被督导组抽到。第二次一般安排在年终,由县级教育督导部门对乡镇人民政府履行教育职责的情况实施评估,这一次要“校校到”,评估结果作为表彰教育工作先进单位和分配中考招生指标的依据。

除了这两次督导评估外,基层单位还要迎接安全督查、教学视导以及其它种种不可预料的检查,每次检查都要写汇报、整理档案资料、打扫卫生、美化现场等,迎检负担可想而知。此次教育部对省级教育督导的简化,传递出为基层迎检减负的积极信号,县级教育督导也要仿效这一做法,减轻基层学校的迎检负担。

首先,要减少评估次数。县级教育督导部门对基层单位的评估每年举行一次足矣,可以安排在学年终或学期终,此时学校已基本结课,正是对前期工作进行梳理和总结的时候,不用耗费教师太多的精力。同时,要合并检查项目,将各类评估方案涉及的重复项目一并安排。省市对县级人民政府的督导评估,也要借鉴教育部的做法,不再每年对所辖县市区实施轮番“大轰炸”,可将督查点调整为3年或5年一轮全覆盖,每年对2-3个县市区进行实地督查,最大限度地减轻基层迎检负担。

其次,突出评估重点。督导评估是政府行为,除了对基层单位履行教育职责进行评估外,应把重点放在“督”和“导”上,重在发现问题,为基层单位提供富有建设性的指导意见,从而提高地区整体教育水平。因此,督导评估方案的设计不应面面俱到,要依据教育改革和发展的新政策、新要求,适时调整督导评估方案,突出重点,精减评估指标。

有些地方的督导评估年年都有,年年都提出同样的问题,年年问题都没有解决,这样的督导其实只是着眼于“评”,并没有发挥“导”的作用。督导评估不是打打分、发个通报了事,而是要以问题为导向,重点查看对上一年度问题的整改落实情况,整改落实到位的,要通报表彰;没有整改的,要降低评价等级,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同时,督导评估要注重发现和培植先进典型,推广先进经验,以此带动整体教育水平的提高。

再次,淡化迎检材料,重在实地考察。准备迎检材料、整理档案是每次迎检前基层单位教师的主要任务,这些工作要耗费教师大量精力。有些工作平时做了,但没有留下“痕迹”,需要加班补材料;有些工作与教育教学关系不大,平时不值得做,但却是评估方案的加分项,要凭空造计划和总结,补齐过程性材料。准备这些档案资料,不仅加重了基层学校教师的负担,还助长了形式主义之风,难怪有些校长说:“做的好不如说的好,说的好不如材料好。”

减轻基层迎检负担,让教师安心于教育教学工作,必须革除这种以材料为依据的评估方式,重实地考察,重真实数据收集。比如,对学生身体素质和健康水平的评估,从档案资料上看,也许都能得满分。如果现场让学生跑一跑、跳一跳,实地测一测,学校之间会有一定差距,通过对这些数据进行分析,不用看档案,孰优孰劣一目了然。这样做才能真正发现问题,保证评估结果的客观公正,发挥督导评估的作用,进而整体提高教育水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基层

教育

教育部

指标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