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义]宝匣惊梦(九)

  张瑛拿出了审讯时惯用的语气说:“表哥要是敢撒谎,小心脑袋不保啊!”

  李贵急得向张瑛作了个揖说:“真是冤枉,你们要是不信,我这就带你们去找那宫女。”

  张瑛问道:“那个宫女叫什么名字。”

  李贵回道:“乡下姑娘哪有什么名字,村里人叫她春丫。”

  张瑛拿出魏忠贤给他的名单细细一看,心中有些犯愁,名单里并没有这个人。但是张瑛一想到一个宫女能得到这么贵重的东西又说:“带我们去找她!”

  李贵领着张瑛一伙骑马穿过一片林子直奔向李紫家去,马蹄声搅扰了正在树上歇息的松龄道长,道长睁眼一看,骑马的人里竟还有两名东厂。若是从前,松龄道长与东厂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但不久前郑国泰的信中说东厂已经插手寻找宫女的事,所以道长此刻见到东厂便显得格外留意,他决定跟踪过去打算探个究竟。

  李贵一伙儿人到了李紫家,但此时她还在溪边浣洗衣服并不在家。张瑛踢开院门直冲屋里搜了起来,不过除了几两银子,他们没有搜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张瑛有点不耐烦了,冲到了院子里又翻了个便,依旧是一无所获。

  这时小武哥从后山挑了担柴火正要送往李紫家中,就在距离李紫家不远处,他看见了这一幕,撂下担子打算上前责问,但仔细一想,院子里站着两个官差,细想之后还是先找到李紫为妙,于是扭头便跑。不料张瑛看到有人影晃过,马上快步追了过去。

  小武哥很快就跑到溪边,气喘吁吁地对李紫说:“紫姑娘,你家里被几个官差弄得乱得很,我看他们不怀好意,你要不先到山上躲躲!”

  李紫一脸困惑,心想自己并没有犯法,但是她相信小武哥不会骗她,扔下手中的活儿,跟小武哥沿着溪边一边跑,一边寻找着上山的路。而张瑛身手敏捷,很快就追到了这对年轻人跟前拦住了去路。两人见状急着转身,想往回跑,但东厂的那个领班很快赶到,二人围住他们,并小心地挪着步子,缩小着包围圈。

  张瑛指着李紫说:“你之前是宫里的宫女!”

  李紫从他们穿着知道他们是手段毒辣的东厂,心生害怕,哆哆嗦嗦地说是:“是......”

  张瑛又问:“你叫什么名字?”

  官差这么问,李紫清楚这可不是让他报上小名,回答道:“姓李名紫.......”

  张瑛拿出名单,又过了一遍,李紫这个名字并未在列。但他并不善罢甘休,拿出那颗金珠子说:“这么珍贵的东西你是怎么得来的,是不是你偷的!”

  李紫连忙说:“不是......是万历爷赏赐的!”

  张瑛听得李紫如此一说,感觉与要找的人有几成吻合,他冷冷一笑说:“先帝怎么会给你这么贵重的东西!你跟我们回去一趟,待我们查出来真相,如果你是冤枉的,到时自然会放了你。”

  李紫怎能不知有多少人进了东厂都是有去无回,慌得缩在小武哥身后, 不敢与张瑛对上一言两语。张瑛见小武哥护着李紫,用眼神示意了他的手下, 二人同时亮出明晃晃的腰刀,步步向李紫和小武哥紧逼。眼看东厂就要得逞,突然“嗖!”的一声,有两块小石子如离弓的箭一样,飞向俩东厂差爷,东厂领班的手腕被石子击中,疼得手指一松,手中的腰刀直接掉到了地上,而张瑛武功不弱,身子一侧躲了过去,两人警觉到危险压低身子朝着小石子飞来的方向小心探视。

  张瑛石子飞来的方向吼了一声:“不敢现身相见,算什么英雄好汉!”

  被张瑛这么一激,有个人从林子里走了出来,这人便是锦衣卫王虎。锦衣卫和东厂都经常在宫里碰面,王虎又是皇帝的近身侍卫,张瑛自然认识,且官阶又在张瑛之上,所以见了面虽说不是同一个衙门当差,也得向王虎行礼。

  王虎指着李紫问张瑛:“你们来此作甚?这俩人犯了什么事?”

  张瑛恭敬弯了下腰说:“那女子手脚不干净,偷了皇宫里的东西,我们要带回去审问。”

  王虎说:“偷了东西?是什么东西?是哪位娘娘的,还是哪位皇子的?”

  张瑛搪塞道:“此案还未查明,恕卑职......不能如实奉告!”

  王虎说:“这女子你今天是带不走了。我也在找她,也是因为她偷了皇宫里的东西,既然是同一个案子,我来审理就好了。”

  张瑛说:“王大人这不是让卑职为难吗,不带回去,跟厂公没法交差,卑职可能还要被挨板子。”

  王虎并不理会,他说:“这个我就不管了,人我现在就带走,回去你们厂公若有问,就说是我带走了。”

  张瑛一个抖擞喝道:“王大人要是不想给属下一点薄面,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话音未落,张瑛已经执刀健步如飞地指向王虎而去,东厂领班也拾起腰刀准备迎战。能当皇帝贴身侍卫的王虎,肯定要大内数一数二的高手,三人战了十来个回合,王虎即便只用了拳脚也丝毫不落下风,还让东厂的差爷觉着十分吃力。这边大内高手混战得不可开交,小武哥见几个差爷扭打得不可开交,便拉着李紫趁机偷偷溜走。

  东厂领班发现之后喊了一声:“想跑!” 立刻冲了过去。王虎见状也要追过去,但是遇到张瑛横刀拦截,只不过张瑛不是王虎的对手,被王虎猛飞一腿,张瑛整个人摔到在地,那领班见张瑛如此狼狈,加上平日里东厂和锦衣卫向来势不两立,一怒之下又回过身来与王虎拼命。

  眼看李紫和小武哥跑进了树林,王虎对东厂的人喊道:“再打下去,人都跑没影了!”

  原本相互厮杀的三人,也停止了打斗,一起朝着树林追了过去。眼前这一幕都被松龄道长看在眼里,觉得这个女子竟有如此魔力,能让锦衣卫和东厂厮打抢人。但自知不是他们的对手,所以没敢靠近,只是躲在林子里观察。等到李紫和小武哥跑进了树林,他觉得是个机会,打算博上一搏。

  锦衣卫和东厂进了树林,只见地上布着十几个鹅卵石大小的黑球,所有人还未看清是何东西,这些小球迅速冒起了白烟,原本树林皆是苍天大树,现在烟雾缭绕,想在里面找人更是难上加难,王虎和张瑛只好分成两队各自凭着感觉寻人去了。

  小武哥带着李紫在林子里跑着,直到李紫累到脚软摔在地上,小武哥有些自责,赶紧扶她起来,小心翼翼地扶到一处水边,上山的路极其陡峭,除了上山只能过河了,但眼前并没有桥或者船可以过去,索性在沙石滩的一块大石头上先歇一歇。

  但两人刚坐下,就看到有人走了过来,两人又立刻紧张了起来。来者是松龄道长,他彬彬有礼地说道:“二位莫怕,我在林子里都看到了有人追杀你们便出手相助,现在他们困在了林子里,应该追不过来了。”

  二人心里松了口气,连忙向道长致谢。

  道长问道:“在下松龄道人,恕在下冒昧,官差为什么会追杀你们,而且好像还是锦衣卫和东厂?”

  小武哥说:“他们怀疑紫姑娘偷了东西,想抓回去审问......”

  道长又问道:“偷个东西不至于锦衣卫和东厂兴师动众吧?”

  小武哥一时口快说:“他们污蔑偷了皇宫里的东西。”李紫心想道长来历不明,少说为妙,便扯了一下小武哥的衣服。

  道长看出李紫用意,笑道:“姑娘要是不放心我,我不问便是......”

  小武哥解释道:“道长莫怪,紫姑娘受了惊吓,其实也没啥,紫姑娘之前是宫里的宫女,宫里有赏赐些贵重东西,刚才那些官差污蔑这些东西是她偷的,可我们再穷也不会干这偷鸡摸狗的事情........”

  李紫觉得道长也算是帮了他们脱险,也没有再拦住小武哥说下去。

  道长心中暗喜,觉着这个李紫很可能是自己苦寻近半个月那个人,他捋了几下白胡子,趁两人放松了警惕时,坐中惊起,喊道:“不好,有人来了!”

  小武哥猛然站了起来,朝着道长望着的方向看去,不料此时,道长手用力一挥,劈在了小武哥的脖子上,小武哥就这样晕到在大石头面上。

  

  芝麻超人

  7.2

  2019.08.19 14:56*

  字数 2802

  张瑛拿出了审讯时惯用的语气说:“表哥要是敢撒谎,小心脑袋不保啊!”

  李贵急得向张瑛作了个揖说:“真是冤枉,你们要是不信,我这就带你们去找那宫女。”

  张瑛问道:“那个宫女叫什么名字。”

  李贵回道:“乡下姑娘哪有什么名字,村里人叫她春丫。”

  张瑛拿出魏忠贤给他的名单细细一看,心中有些犯愁,名单里并没有这个人。但是张瑛一想到一个宫女能得到这么贵重的东西又说:“带我们去找她!”

  李贵领着张瑛一伙骑马穿过一片林子直奔向李紫家去,马蹄声搅扰了正在树上歇息的松龄道长,道长睁眼一看,骑马的人里竟还有两名东厂。若是从前,松龄道长与东厂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但不久前郑国泰的信中说东厂已经插手寻找宫女的事,所以道长此刻见到东厂便显得格外留意,他决定跟踪过去打算探个究竟。

  李贵一伙儿人到了李紫家,但此时她还在溪边浣洗衣服并不在家。张瑛踢开院门直冲屋里搜了起来,不过除了几两银子,他们没有搜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张瑛有点不耐烦了,冲到了院子里又翻了个便,依旧是一无所获。

  这时小武哥从后山挑了担柴火正要送往李紫家中,就在距离李紫家不远处,他看见了这一幕,撂下担子打算上前责问,但仔细一想,院子里站着两个官差,细想之后还是先找到李紫为妙,于是扭头便跑。不料张瑛看到有人影晃过,马上快步追了过去。

  小武哥很快就跑到溪边,气喘吁吁地对李紫说:“紫姑娘,你家里被几个官差弄得乱得很,我看他们不怀好意,你要不先到山上躲躲!”

  李紫一脸困惑,心想自己并没有犯法,但是她相信小武哥不会骗她,扔下手中的活儿,跟小武哥沿着溪边一边跑,一边寻找着上山的路。而张瑛身手敏捷,很快就追到了这对年轻人跟前拦住了去路。两人见状急着转身,想往回跑,但东厂的那个领班很快赶到,二人围住他们,并小心地挪着步子,缩小着包围圈。

  张瑛指着李紫说:“你之前是宫里的宫女!”

  李紫从他们穿着知道他们是手段毒辣的东厂,心生害怕,哆哆嗦嗦地说是:“是......”

  张瑛又问:“你叫什么名字?”

  官差这么问,李紫清楚这可不是让他报上小名,回答道:“姓李名紫.......”

  张瑛拿出名单,又过了一遍,李紫这个名字并未在列。但他并不善罢甘休,拿出那颗金珠子说:“这么珍贵的东西你是怎么得来的,是不是你偷的!”

  李紫连忙说:“不是......是万历爷赏赐的!”

  张瑛听得李紫如此一说,感觉与要找的人有几成吻合,他冷冷一笑说:“先帝怎么会给你这么贵重的东西!你跟我们回去一趟,待我们查出来真相,如果你是冤枉的,到时自然会放了你。”

  李紫怎能不知有多少人进了东厂都是有去无回,慌得缩在小武哥身后, 不敢与张瑛对上一言两语。张瑛见小武哥护着李紫,用眼神示意了他的手下, 二人同时亮出明晃晃的腰刀,步步向李紫和小武哥紧逼。眼看东厂就要得逞,突然“嗖!”的一声,有两块小石子如离弓的箭一样,飞向俩东厂差爷,东厂领班的手腕被石子击中,疼得手指一松,手中的腰刀直接掉到了地上,而张瑛武功不弱,身子一侧躲了过去,两人警觉到危险压低身子朝着小石子飞来的方向小心探视。

  张瑛石子飞来的方向吼了一声:“不敢现身相见,算什么英雄好汉!”

  被张瑛这么一激,有个人从林子里走了出来,这人便是锦衣卫王虎。锦衣卫和东厂都经常在宫里碰面,王虎又是皇帝的近身侍卫,张瑛自然认识,且官阶又在张瑛之上,所以见了面虽说不是同一个衙门当差,也得向王虎行礼。

  王虎指着李紫问张瑛:“你们来此作甚?这俩人犯了什么事?”

  张瑛恭敬弯了下腰说:“那女子手脚不干净,偷了皇宫里的东西,我们要带回去审问。”

  王虎说:“偷了东西?是什么东西?是哪位娘娘的,还是哪位皇子的?”

  张瑛搪塞道:“此案还未查明,恕卑职......不能如实奉告!”

  王虎说:“这女子你今天是带不走了。我也在找她,也是因为她偷了皇宫里的东西,既然是同一个案子,我来审理就好了。”

  张瑛说:“王大人这不是让卑职为难吗,不带回去,跟厂公没法交差,卑职可能还要被挨板子。”

  王虎并不理会,他说:“这个我就不管了,人我现在就带走,回去你们厂公若有问,就说是我带走了。”

  张瑛一个抖擞喝道:“王大人要是不想给属下一点薄面,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话音未落,张瑛已经执刀健步如飞地指向王虎而去,东厂领班也拾起腰刀准备迎战。能当皇帝贴身侍卫的王虎,肯定要大内数一数二的高手,三人战了十来个回合,王虎即便只用了拳脚也丝毫不落下风,还让东厂的差爷觉着十分吃力。这边大内高手混战得不可开交,小武哥见几个差爷扭打得不可开交,便拉着李紫趁机偷偷溜走。

  东厂领班发现之后喊了一声:“想跑!” 立刻冲了过去。王虎见状也要追过去,但是遇到张瑛横刀拦截,只不过张瑛不是王虎的对手,被王虎猛飞一腿,张瑛整个人摔到在地,那领班见张瑛如此狼狈,加上平日里东厂和锦衣卫向来势不两立,一怒之下又回过身来与王虎拼命。

  眼看李紫和小武哥跑进了树林,王虎对东厂的人喊道:“再打下去,人都跑没影了!”

  原本相互厮杀的三人,也停止了打斗,一起朝着树林追了过去。眼前这一幕都被松龄道长看在眼里,觉得这个女子竟有如此魔力,能让锦衣卫和东厂厮打抢人。但自知不是他们的对手,所以没敢靠近,只是躲在林子里观察。等到李紫和小武哥跑进了树林,他觉得是个机会,打算博上一搏。

  锦衣卫和东厂进了树林,只见地上布着十几个鹅卵石大小的黑球,所有人还未看清是何东西,这些小球迅速冒起了白烟,原本树林皆是苍天大树,现在烟雾缭绕,想在里面找人更是难上加难,王虎和张瑛只好分成两队各自凭着感觉寻人去了。

  小武哥带着李紫在林子里跑着,直到李紫累到脚软摔在地上,小武哥有些自责,赶紧扶她起来,小心翼翼地扶到一处水边,上山的路极其陡峭,除了上山只能过河了,但眼前并没有桥或者船可以过去,索性在沙石滩的一块大石头上先歇一歇。

  但两人刚坐下,就看到有人走了过来,两人又立刻紧张了起来。来者是松龄道长,他彬彬有礼地说道:“二位莫怕,我在林子里都看到了有人追杀你们便出手相助,现在他们困在了林子里,应该追不过来了。”

  二人心里松了口气,连忙向道长致谢。

  道长问道:“在下松龄道人,恕在下冒昧,官差为什么会追杀你们,而且好像还是锦衣卫和东厂?”

  小武哥说:“他们怀疑紫姑娘偷了东西,想抓回去审问......”

  道长又问道:“偷个东西不至于锦衣卫和东厂兴师动众吧?”

  小武哥一时口快说:“他们污蔑偷了皇宫里的东西。”李紫心想道长来历不明,少说为妙,便扯了一下小武哥的衣服。

  道长看出李紫用意,笑道:“姑娘要是不放心我,我不问便是......”

  小武哥解释道:“道长莫怪,紫姑娘受了惊吓,其实也没啥,紫姑娘之前是宫里的宫女,宫里有赏赐些贵重东西,刚才那些官差污蔑这些东西是她偷的,可我们再穷也不会干这偷鸡摸狗的事情........”

  李紫觉得道长也算是帮了他们脱险,也没有再拦住小武哥说下去。

  道长心中暗喜,觉着这个李紫很可能是自己苦寻近半个月那个人,他捋了几下白胡子,趁两人放松了警惕时,坐中惊起,喊道:“不好,有人来了!”

  小武哥猛然站了起来,朝着道长望着的方向看去,不料此时,道长手用力一挥,劈在了小武哥的脖子上,小武哥就这样晕到在大石头面上。

  张瑛拿出了审讯时惯用的语气说:“表哥要是敢撒谎,小心脑袋不保啊!”

  李贵急得向张瑛作了个揖说:“真是冤枉,你们要是不信,我这就带你们去找那宫女。”

  张瑛问道:“那个宫女叫什么名字。”

  李贵回道:“乡下姑娘哪有什么名字,村里人叫她春丫。”

  张瑛拿出魏忠贤给他的名单细细一看,心中有些犯愁,名单里并没有这个人。但是张瑛一想到一个宫女能得到这么贵重的东西又说:“带我们去找她!”

  李贵领着张瑛一伙骑马穿过一片林子直奔向李紫家去,马蹄声搅扰了正在树上歇息的松龄道长,道长睁眼一看,骑马的人里竟还有两名东厂。若是从前,松龄道长与东厂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但不久前郑国泰的信中说东厂已经插手寻找宫女的事,所以道长此刻见到东厂便显得格外留意,他决定跟踪过去打算探个究竟。

  李贵一伙儿人到了李紫家,但此时她还在溪边浣洗衣服并不在家。张瑛踢开院门直冲屋里搜了起来,不过除了几两银子,他们没有搜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张瑛有点不耐烦了,冲到了院子里又翻了个便,依旧是一无所获。

  这时小武哥从后山挑了担柴火正要送往李紫家中,就在距离李紫家不远处,他看见了这一幕,撂下担子打算上前责问,但仔细一想,院子里站着两个官差,细想之后还是先找到李紫为妙,于是扭头便跑。不料张瑛看到有人影晃过,马上快步追了过去。

  小武哥很快就跑到溪边,气喘吁吁地对李紫说:“紫姑娘,你家里被几个官差弄得乱得很,我看他们不怀好意,你要不先到山上躲躲!”

  李紫一脸困惑,心想自己并没有犯法,但是她相信小武哥不会骗她,扔下手中的活儿,跟小武哥沿着溪边一边跑,一边寻找着上山的路。而张瑛身手敏捷,很快就追到了这对年轻人跟前拦住了去路。两人见状急着转身,想往回跑,但东厂的那个领班很快赶到,二人围住他们,并小心地挪着步子,缩小着包围圈。

  张瑛指着李紫说:“你之前是宫里的宫女!”

  李紫从他们穿着知道他们是手段毒辣的东厂,心生害怕,哆哆嗦嗦地说是:“是......”

  张瑛又问:“你叫什么名字?”

  官差这么问,李紫清楚这可不是让他报上小名,回答道:“姓李名紫.......”

  张瑛拿出名单,又过了一遍,李紫这个名字并未在列。但他并不善罢甘休,拿出那颗金珠子说:“这么珍贵的东西你是怎么得来的,是不是你偷的!”

  李紫连忙说:“不是......是万历爷赏赐的!”

  张瑛听得李紫如此一说,感觉与要找的人有几成吻合,他冷冷一笑说:“先帝怎么会给你这么贵重的东西!你跟我们回去一趟,待我们查出来真相,如果你是冤枉的,到时自然会放了你。”

  李紫怎能不知有多少人进了东厂都是有去无回,慌得缩在小武哥身后, 不敢与张瑛对上一言两语。张瑛见小武哥护着李紫,用眼神示意了他的手下, 二人同时亮出明晃晃的腰刀,步步向李紫和小武哥紧逼。眼看东厂就要得逞,突然“嗖!”的一声,有两块小石子如离弓的箭一样,飞向俩东厂差爷,东厂领班的手腕被石子击中,疼得手指一松,手中的腰刀直接掉到了地上,而张瑛武功不弱,身子一侧躲了过去,两人警觉到危险压低身子朝着小石子飞来的方向小心探视。

  张瑛石子飞来的方向吼了一声:“不敢现身相见,算什么英雄好汉!”

  被张瑛这么一激,有个人从林子里走了出来,这人便是锦衣卫王虎。锦衣卫和东厂都经常在宫里碰面,王虎又是皇帝的近身侍卫,张瑛自然认识,且官阶又在张瑛之上,所以见了面虽说不是同一个衙门当差,也得向王虎行礼。

  王虎指着李紫问张瑛:“你们来此作甚?这俩人犯了什么事?”

  张瑛恭敬弯了下腰说:“那女子手脚不干净,偷了皇宫里的东西,我们要带回去审问。”

  王虎说:“偷了东西?是什么东西?是哪位娘娘的,还是哪位皇子的?”

  张瑛搪塞道:“此案还未查明,恕卑职......不能如实奉告!”

  王虎说:“这女子你今天是带不走了。我也在找她,也是因为她偷了皇宫里的东西,既然是同一个案子,我来审理就好了。”

  张瑛说:“王大人这不是让卑职为难吗,不带回去,跟厂公没法交差,卑职可能还要被挨板子。”

  王虎并不理会,他说:“这个我就不管了,人我现在就带走,回去你们厂公若有问,就说是我带走了。”

  张瑛一个抖擞喝道:“王大人要是不想给属下一点薄面,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话音未落,张瑛已经执刀健步如飞地指向王虎而去,东厂领班也拾起腰刀准备迎战。能当皇帝贴身侍卫的王虎,肯定要大内数一数二的高手,三人战了十来个回合,王虎即便只用了拳脚也丝毫不落下风,还让东厂的差爷觉着十分吃力。这边大内高手混战得不可开交,小武哥见几个差爷扭打得不可开交,便拉着李紫趁机偷偷溜走。

  东厂领班发现之后喊了一声:“想跑!” 立刻冲了过去。王虎见状也要追过去,但是遇到张瑛横刀拦截,只不过张瑛不是王虎的对手,被王虎猛飞一腿,张瑛整个人摔到在地,那领班见张瑛如此狼狈,加上平日里东厂和锦衣卫向来势不两立,一怒之下又回过身来与王虎拼命。

  眼看李紫和小武哥跑进了树林,王虎对东厂的人喊道:“再打下去,人都跑没影了!”

  原本相互厮杀的三人,也停止了打斗,一起朝着树林追了过去。眼前这一幕都被松龄道长看在眼里,觉得这个女子竟有如此魔力,能让锦衣卫和东厂厮打抢人。但自知不是他们的对手,所以没敢靠近,只是躲在林子里观察。等到李紫和小武哥跑进了树林,他觉得是个机会,打算博上一搏。

  锦衣卫和东厂进了树林,只见地上布着十几个鹅卵石大小的黑球,所有人还未看清是何东西,这些小球迅速冒起了白烟,原本树林皆是苍天大树,现在烟雾缭绕,想在里面找人更是难上加难,王虎和张瑛只好分成两队各自凭着感觉寻人去了。

  小武哥带着李紫在林子里跑着,直到李紫累到脚软摔在地上,小武哥有些自责,赶紧扶她起来,小心翼翼地扶到一处水边,上山的路极其陡峭,除了上山只能过河了,但眼前并没有桥或者船可以过去,索性在沙石滩的一块大石头上先歇一歇。

  但两人刚坐下,就看到有人走了过来,两人又立刻紧张了起来。来者是松龄道长,他彬彬有礼地说道:“二位莫怕,我在林子里都看到了有人追杀你们便出手相助,现在他们困在了林子里,应该追不过来了。”

  二人心里松了口气,连忙向道长致谢。

  道长问道:“在下松龄道人,恕在下冒昧,官差为什么会追杀你们,而且好像还是锦衣卫和东厂?”

  小武哥说:“他们怀疑紫姑娘偷了东西,想抓回去审问......”

  道长又问道:“偷个东西不至于锦衣卫和东厂兴师动众吧?”

  小武哥一时口快说:“他们污蔑偷了皇宫里的东西。”李紫心想道长来历不明,少说为妙,便扯了一下小武哥的衣服。

  道长看出李紫用意,笑道:“姑娘要是不放心我,我不问便是......”

  小武哥解释道:“道长莫怪,紫姑娘受了惊吓,其实也没啥,紫姑娘之前是宫里的宫女,宫里有赏赐些贵重东西,刚才那些官差污蔑这些东西是她偷的,可我们再穷也不会干这偷鸡摸狗的事情........”

  李紫觉得道长也算是帮了他们脱险,也没有再拦住小武哥说下去。

  道长心中暗喜,觉着这个李紫很可能是自己苦寻近半个月那个人,他捋了几下白胡子,趁两人放松了警惕时,坐中惊起,喊道:“不好,有人来了!”

  小武哥猛然站了起来,朝着道长望着的方向看去,不料此时,道长手用力一挥,劈在了小武哥的脖子上,小武哥就这样晕到在大石头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