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 Hunter (14)

  

  ? 黑白相间的粉末在空中混合在一起,朝着那张狰狞的脸撒去——这东西想必就是洒在普通人身上都不会有多好受。而对于眼前的报丧女妖而言,它毫无疑问是克星一样的存在。

  ? 在被击中的瞬间,它浑身上下猛地燃起了炙热的火焰,像是活着时一样痛苦地在透明的火球中间挣扎——少女看见火苗从它那空荡荡的眼窝中窜出,毫不留情地噬咬着枯骨与悬挂在上面的腐败皮肤。

  ? 那痛苦的尖啸回荡在整个村庄的上空,吓得还在大路上的人仓皇躲进房屋内——整个村的人都在家中瑟瑟发抖着聆听稻田方向传来的动静。

  ? 奥萨轻盈地上前迈出一步,狠狠地一拳打进了对方松脆的肋骨中。

  ? 报丧女妖的破败长裙伴随着它的尖啸声高高扬起,在火焰中宛如拥有生命般舞动着——它仿佛难以置信地低下头,用那只在烈火中逐渐变作焦黑的干瘪眼球望着奥萨那深陷进自己胸腔的焦黑臂甲。

  ? 奥萨没有停顿,将手臂更深地钻进了那脆弱的胸腔之内。紧接着旋转一百八十度,在其断裂的肋骨与腐败的内脏间爆开一朵绮丽的红莲——

  ? 报丧女妖在瞬间被爆发的火焰炸成了两截,像是被肢解的蚯蚓般不甘地在地上扭动着——艾比惊恐地看见它挣扎着朝自己伸出只剩骨骼的手臂,仿佛求救般地哀嚎着。

  ? 奥萨毫不犹豫地上前踏出一个箭步,仿佛手中还握着一把剑般旋身下斩,狠狠地将还冒着火的剥皮小刀深深地钉在了报丧女妖的头盖骨中央。

  ? 奄奄一息的怪物最后像是叹息般地长长哀嚎了一声,彻底的失去了形状,化作一摊腐败的散落白骨,随即如轻烟般消散在空中。

  ? 少女惊恐地捂着嘴,看着那张狰狞的脸带着悲哀的色彩化作空无。

  ? 奥萨嘶嘶作响的左臂还冒着青烟和火苗,从手掌开始的一大段臂甲都像是被高温灼烧过一般变成炙红到发白的颜色——他本人毫不介意地在空中甩了两下,随后将?拱肼裨诘乩锏穆悄昧似鹄础?

  ? “回去交差吧。”他平静地从口袋中取出那张本贴在报告栏的告示,细细地打量了一遍后说道:“布告上说报酬为两百银币。”

  ? 村长并不难找,因为当两人回村时他便已经自觉地站到村口等待着了——他满脸堆笑地伸出手,接过了奥萨手中的告示,然后仔细地打量了一番其手中拎着的的颅骨。

  ? “太谢谢了。”他点头哈腰地说道,同时示意旁边的一个村民把这颗脑袋拿走:“这只报丧女妖已经在我们村子里杀了两个人了——之前我们甚至连打理稻田都不敢。”

  ? 被示意的村民露出了很厌恶的表情,但还是皱着眉头接过了头颅。

  ? “两位真的是为我们解决了一件困扰我们多时的苦恼。”村长谄媚的笑着,一边搓着手一边继续说道:“如果不介意,我们希望为两位准备一次宴席。”

  ? “这就免了。”奥萨冷冷地说道:“布告上说的两百银币给我们就可以了。”

  ? 村长的笑容凝固住了,就像是一块变质的馅饼般缓缓松弛了下来。

  ? “实不相瞒。”他冷淡地说道:“现在毕竟是战争期间,我们要交给军队的税收实在是太重了。”

  ? 奥萨将双手交叠在胸前,瞥了一眼村长胸口上明显价值不菲的项链,什么都没说。

  ? “我们最多只能凑出二十个银币。”他从腰间取下一个小布袋递上前去:“实在抱歉……”

  ? 艾比看了一眼那个小到无需掂量便足以让人皱起眉头的布袋,心中逐渐开始恼怒起来。

  ? “你们在布告上说的是两百银币。”奥萨用那只金红色的独眼冷冷地盯着村长,用毫无感情的口吻说道:“这只有十分之一。”

  ? “非常对不起。”村长这么说道——尽管他的语气中毫无歉意可言:“但我们确实只能攒到这么多。”

  ? 少女从恼怒中逐渐冷静下来——她感觉到了一丝诡异的气氛在村庄中逐渐升起,满怀恶意地将他们两人包裹其中。

  ? 她警惕地四处看了看,却发现路上连一个人都没有——而在一分钟前,还有许多人在街道边干活或是警惕地看着他们——整个村庄都像是死去了一般宁静,令人不寒而栗。

  ? 奥萨像是不经意般地转动眼睛看向一边——艾比顺着他的目光望去,看见几个人躲在房屋后面,手中拿着干草叉和锋利的镰刀,面无表情地望向这边。

  ? “如果您实在不满意,那么我就去带您拿我私藏起来没被军队搜刮走的钱吧。”村长微微低下头,好像很无奈地样子说道:“就在那边。”

  ? 他指的方向正是那几个拿着武器的村民躲藏着的区域。

  ? 奥萨看了一眼躲在墙壁和稻草堆后杀气腾腾的村民们,深深地叹了口气。

  ? “那就算了。”他拿过村长手中的小钱袋道:“就这样吧。”

  ? 少女有些不甘心地咬住嘴唇,但最后还是跟着奥萨一同离开了——她走前狠狠地瞪了那个村长一眼,而后者则选择性地忽视了她,带着一种欠揍的恶心笑容向他们挥手告别。

  ? “你们真是好人!”他像是在嘲笑两人般说道:“有空常来!”

  ? “死亡时间约两个月。”奥萨突然停下了脚步:“女性,身材中等,身穿长裙。”

  ? 村长慢慢地放下了空中挥舞的手臂,满脸莫名其妙地看着他的背影,一副搞不懂他在说什么的样子。

  ? “年龄在二十岁到二十三岁之间。”艾比冷冷地转过头接着说道:“这样的一个人被杀死了,然后被埋在了你们的田地里,最终化为报丧女妖并危害人间——现在,她被我们暂时的驱除了,但我们将她的一块脊椎骨埋到了离村庄更近的地方。”

  ? “你什么意思?”村长脸色大变:“你干了什么!”

  ? “我所说的就是我们所做的事情。”艾比重新扭过头:“至于是什么意思,你们自己理解。”

  ? 他们的背影消失在村口,与巨大的日轮一同沉入地平线之下。而村长和听到了他们说的话的村民们面色发白地站在原地,表情就像是天地崩塌了一般。

  ? “我们配合的真好。”艾比幸灾乐祸地对奥萨做了个鬼脸:“没想到你也会有这方面的幽默感。”

  ? “我要是有就好了。”他有些凄凉地说道:“但这只是我从前向师父学到的而已。”

  ? “你的师父……他是一个怎样的人?”少女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的脸——尽管因为面罩的关系,她并看不到奥萨的表情:“她以前也在做着你现在所做的事情吗?”

  ? “她是一个强大的女性。”奥萨沉默半晌道:“我只能这么形容……同时,她也是一个优秀的'厄兆'。”

  96

  六道众生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16.5

  2019.07.21 07:46*

  字数 2278

  

  ? 黑白相间的粉末在空中混合在一起,朝着那张狰狞的脸撒去——这东西想必就是洒在普通人身上都不会有多好受。而对于眼前的报丧女妖而言,它毫无疑问是克星一样的存在。

  ? 在被击中的瞬间,它浑身上下猛地燃起了炙热的火焰,像是活着时一样痛苦地在透明的火球中间挣扎——少女看见火苗从它那空荡荡的眼窝中窜出,毫不留情地噬咬着枯骨与悬挂在上面的腐败皮肤。

  ? 那痛苦的尖啸回荡在整个村庄的上空,吓得还在大路上的人仓皇躲进房屋内——整个村的人都在家中瑟瑟发抖着聆听稻田方向传来的动静。

  ? 奥萨轻盈地上前迈出一步,狠狠地一拳打进了对方松脆的肋骨中。

  ? 报丧女妖的破败长裙伴随着它的尖啸声高高扬起,在火焰中宛如拥有生命般舞动着——它仿佛难以置信地低下头,用那只在烈火中逐渐变作焦黑的干瘪眼球望着奥萨那深陷进自己胸腔的焦黑臂甲。

  ? 奥萨没有停顿,将手臂更深地钻进了那脆弱的胸腔之内。紧接着旋转一百八十度,在其断裂的肋骨与腐败的内脏间爆开一朵绮丽的红莲——

  ? 报丧女妖在瞬间被爆发的火焰炸成了两截,像是被肢解的蚯蚓般不甘地在地上扭动着——艾比惊恐地看见它挣扎着朝自己伸出只剩骨骼的手臂,仿佛求救般地哀嚎着。

  ? 奥萨毫不犹豫地上前踏出一个箭步,仿佛手中还握着一把剑般旋身下斩,狠狠地将还冒着火的剥皮小刀深深地钉在了报丧女妖的头盖骨中央。

  ? 奄奄一息的怪物最后像是叹息般地长长哀嚎了一声,彻底的失去了形状,化作一摊腐败的散落白骨,随即如轻烟般消散在空中。

  ? 少女惊恐地捂着嘴,看着那张狰狞的脸带着悲哀的色彩化作空无。

  ? 奥萨嘶嘶作响的左臂还冒着青烟和火苗,从手掌开始的一大段臂甲都像是被高温灼烧过一般变成炙红到发白的颜色——他本人毫不介意地在空中甩了两下,随后将还半埋在地里的颅骨拿了起来。

  ? “回去交差吧。”他平静地从口袋中取出那张本贴在报告栏的告示,细细地打量了一遍后说道:“布告上说报酬为两百银币。”

  ? 村长并不难找,因为当两人回村时他便已经自觉地站到村口等待着了——他满脸堆笑地伸出手,接过了奥萨手中的告示,然后仔细地打量了一番其手中拎着的的颅骨。

  ? “太谢谢了。”他点头哈腰地说道,同时示意旁边的一个村民把这颗脑袋拿走:“这只报丧女妖已经在我们村子里杀了两个人了——之前我们甚至连打理稻田都不敢。”

  ? 被示意的村民露出了很厌恶的表情,但还是皱着眉头接过了头颅。

  ? “两位真的是为我们解决了一件困扰我们多时的苦恼。”村长谄媚的笑着,一边搓着手一边继续说道:“如果不介意,我们希望为两位准备一次宴席。”

  ? “这就免了。”奥萨冷冷地说道:“布告上说的两百银币给我们就可以了。”

  ? 村长的笑容凝固住了,就像是一块变质的馅饼般缓缓松弛了下来。

  ? “实不相瞒。”他冷淡地说道:“现在毕竟是战争期间,我们要交给军队的税收实在是太重了。”

  ? 奥萨将双手交叠在胸前,瞥了一眼村长胸口上明显价值不菲的项链,什么都没说。

  ? “我们最多只能凑出二十个银币。”他从腰间取下一个小布袋递上前去:“实在抱歉……”

  ? 艾比看了一眼那个小到无需掂量便足以让人皱起眉头的布袋,心中逐渐开始恼怒起来。

  ? “你们在布告上说的是两百银币。”奥萨用那只金红色的独眼冷冷地盯着村长,用毫无感情的口吻说道:“这只有十分之一。”

  ? “非常对不起。”村长这么说道——尽管他的语气中毫无歉意可言:“但我们确实只能攒到这么多。”

  ? 少女从恼怒中逐渐冷静下来——她感觉到了一丝诡异的气氛在村庄中逐渐升起,满怀恶意地将他们两人包裹其中。

  ? 她警惕地四处看了看,却发现路上连一个人都没有——而在一分钟前,还有许多人在街道边干活或是警惕地看着他们——整个村庄都像是死去了一般宁静,令人不寒而栗。

  ? 奥萨像是不经意般地转动眼睛看向一边——艾比顺着他的目光望去,看见几个人躲在房屋后面,手中拿着干草叉和锋利的镰刀,面无表情地望向这边。

  ? “如果您实在不满意,那么我就去带您拿我私藏起来没被军队搜刮走的钱吧。”村长微微低下头,好像很无奈地样子说道:“就在那边。”

  ? 他指的方向正是那几个拿着武器的村民躲藏着的区域。

  ? 奥萨看了一眼躲在墙壁和稻草堆后杀气腾腾的村民们,深深地叹了口气。

  ? “那就算了。”他拿过村长手中的小钱袋道:“就这样吧。”

  ? 少女有些不甘心地咬住嘴唇,但最后还是跟着奥萨一同离开了——她走前狠狠地瞪了那个村长一眼,而后者则选择性地忽视了她,带着一种欠揍的恶心笑容向他们挥手告别。

  ? “你们真是好人!”他像是在嘲笑两人般说道:“有空常来!”

  ? “死亡时间约两个月。”奥萨突然停下了脚步:“女性,身材中等,身穿长裙。”

  ? 村长慢慢地放下了空中挥舞的手臂,满脸莫名其妙地看着他的背影,一副搞不懂他在说什么的样子。

  ? “年龄在二十岁到二十三岁之间。”艾比冷冷地转过头接着说道:“这样的一个人被杀死了,然后被埋在了你们的田地里,最终化为报丧女妖并危害人间——现在,她被我们暂时的驱除了,但我们将她的一块脊椎骨埋到了离村庄更近的地方。”

  ? “你什么意思?”村长脸色大变:“你干了什么!”

  ? “我所说的就是我们所做的事情。”艾比重新扭过头:“至于是什么意思,你们自己理解。”

  ? 他们的背影消失在村口,与巨大的日轮一同沉入地平线之下。而村长和听到了他们说的话的村民们面色发白地站在原地,表情就像是天地崩塌了一般。

  ? “我们配合的真好。”艾比幸灾乐祸地对奥萨做了个鬼脸:“没想到你也会有这方面的幽默感。”

  ? “我要是有就好了。”他有些凄凉地说道:“但这只是我从前向师父学到的而已。”

  ? “你的师父……他是一个怎样的人?”少女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的脸——尽管因为面罩的关系,她并看不到奥萨的表情:“她以前也在做着你现在所做的事情吗?”

  ? “她是一个强大的女性。”奥萨沉默半晌道:“我只能这么形容……同时,她也是一个优秀的'厄兆'。”

  

  ? 黑白相间的粉末在空中混合在一起,朝着那张狰狞的脸撒去——这东西想必就是洒在普通人身上都不会有多好受。而对于眼前的报丧女妖而言,它毫无疑问是克星一样的存在。

  ? 在被击中的瞬间,它浑身上下猛地燃起了炙热的火焰,像是活着时一样痛苦地在透明的火球中间挣扎——少女看见火苗从它那空荡荡的眼窝中窜出,毫不留情地噬咬着枯骨与悬挂在上面的腐败皮肤。

  ? 那痛苦的尖啸回荡在整个村庄的上空,吓得还在大路上的人仓皇躲进房屋内——整个村的人都在家中瑟瑟发抖着聆听稻田方向传来的动静。

  ? 奥萨轻盈地上前迈出一步,狠狠地一拳打进了对方松脆的肋骨中。

  ? 报丧女妖的破败长裙伴随着它的尖啸声高高扬起,在火焰中宛如拥有生命般舞动着——它仿佛难以置信地低下头,用那只在烈火中逐渐变作焦黑的干瘪眼球望着奥萨那深陷进自己胸腔的焦黑臂甲。

  ? 奥萨没有停顿,将手臂更深地钻进了那脆弱的胸腔之内。紧接着旋转一百八十度,在其断裂的肋骨与腐败的内脏间爆开一朵绮丽的红莲——

  ? 报丧女妖在瞬间被爆发的火焰炸成了两截,像是被肢解的蚯蚓般不甘地在地上扭动着——艾比惊恐地看见它挣扎着朝自己伸出只剩骨骼的手臂,仿佛求救般地哀嚎着。

  ? 奥萨毫不犹豫地上前踏出一个箭步,仿佛手中还握着一把剑般旋身下斩,狠狠地将还冒着火的剥皮小刀深深地钉在了报丧女妖的头盖骨中央。

  ? 奄奄一息的怪物最后像是叹息般地长长哀嚎了一声,彻底的失去了形状,化作一摊腐败的散落白骨,随即如轻烟般消散在空中。

  ? 少女惊恐地捂着嘴,看着那张狰狞的脸带着悲哀的色彩化作空无。

  ? 奥萨嘶嘶作响的左臂还冒着青烟和火苗,从手掌开始的一大段臂甲都像是被高温灼烧过一般变成炙红到发白的颜色——他本人毫不介意地在空中甩了两下,随后将还半埋在地里的颅骨拿了起来。

  ? “回去交差吧。”他平静地从口袋中取出那张本贴在报告栏的告示,细细地打量了一遍后说道:“布告上说报酬为两百银币。”

  ? 村长并不难找,因为当两人回村时他便已经自觉地站到村口等待着了——他满脸堆笑地伸出手,接过了奥萨手中的告示,然后仔细地打量了一番其手中拎着的的颅骨。

  ? “太谢谢了。”他点头哈腰地说道,同时示意旁边的一个村民把这颗脑袋拿走:“这只报丧女妖已经在我们村子里杀了两个人了——之前我们甚至连打理稻田都不敢。”

  ? 被示意的村民露出了很厌恶的表情,但还是皱着眉头接过了头颅。

  ? “两位真的是为我们解决了一件困扰我们多时的苦恼。”村长谄媚的笑着,一边搓着手一边继续说道:“如果不介意,我们希望为两位准备一次宴席。”

  ? “这就免了。”奥萨冷冷地说道:“布告上说的两百银币给我们就可以了。”

  ? 村长的笑容凝固住了,就像是一块变质的馅饼般缓缓松弛了下来。

  ? “实不相瞒。”他冷淡地说道:“现在毕竟是战争期间,我们要交给军队的税收实在是太重了。”

  ? 奥萨将双手交叠在胸前,瞥了一眼村长胸口上明显价值不菲的项链,什么都没说。

  ? “我们最多只能凑出二十个银币。”他从腰间取下一个小布袋递上前去:“实在抱歉……”

  ? 艾比看了一眼那个小到无需掂量便足以让人皱起眉头的布袋,心中逐渐开始恼怒起来。

  ? “你们在布告上说的是两百银币。”奥萨用那只金红色的独眼冷冷地盯着村长,用毫无感情的口吻说道:“这只有十分之一。”

  ? “非常对不起。”村长这么说道——尽管他的语气中毫无歉意可言:“但我们确实只能攒到这么多。”

  ? 少女从恼怒中逐渐冷静下来——她感觉到了一丝诡异的气氛在村庄中逐渐升起,满怀恶意地将他们两人包裹其中。

  ? 她警惕地四处看了看,却发现路上连一个人都没有——而在一分钟前,还有许多人在街道边干活或是警惕地看着他们——整个村庄都像是死去了一般宁静,令人不寒而栗。

  ? 奥萨像是不经意般地转动眼睛看向一边——艾比顺着他的目光望去,看见几个人躲在房屋后面,手中拿着干草叉和锋利的镰刀,面无表情地望向这边。

  ? “如果您实在不满意,那么我就去带您拿我私藏起来没被军队搜刮走的钱吧。”村长微微低下头,好像很无奈地样子说道:“就在那边。”

  ? 他指的方向正是那几个拿着武器的村民躲藏着的区域。

  ? 奥萨看了一眼躲在墙壁和稻草堆后杀气腾腾的村民们,深深地叹了口气。

  ? “那就算了。”他拿过村长手中的小钱袋道:“就这样吧。”

  ? 少女有些不甘心地咬住嘴唇,但最后还是跟着奥萨一同离开了——她走前狠狠地瞪了那个村长一眼,而后者则选择性地忽视了她,带着一种欠揍的恶心笑容向他们挥手告别。

  ? “你们真是好人!”他像是在嘲笑两人般说道:“有空常来!”

  ? “死亡时间约两个月。”奥萨突然停下了脚步:“女性,身材中等,身穿长裙。”

  ? 村长慢慢地放下了空中挥舞的手臂,满脸莫名其妙地看着他的背影,一副搞不懂他在说什么的样子。

  ? “年龄在二十岁到二十三岁之间。”艾比冷冷地转过头接着说道:“这样的一个人被杀死了,然后被埋在了你们的田地里,最终化为报丧女妖并危害人间——现在,她被我们暂时的驱除了,但我们将她的一块脊椎骨埋到了离村庄更近的地方。”

  ? “你什么意思?”村长脸色大变:“你干了什么!”

  ? “我所说的就是我们所做的事情。”艾比重新扭过头:“至于是什么意思,你们自己理解。”

  ? 他们的背影消失在村口,与巨大的日轮一同沉入地平线之下。而村长和听到了他们说的话的村民们面色发白地站在原地,表情就像是天地崩塌了一般。

  ? “我们配合的真好。”艾比幸灾乐祸地对奥萨做了个鬼脸:“没想到你也会有这方面的幽默感。”

  ? “我要是有就好了。”他有些凄凉地说道:“但这只是我从前向师父学到的而已。”

  ? “你的师父……他是一个怎样的人?”少女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的脸——尽管因为面罩的关系,她并看不到奥萨的表情:“她以前也在做着你现在所做的事情吗?”

  ? “她是一个强大的女性。”奥萨沉默半晌道:“我只能这么形容……同时,她也是一个优秀的'厄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