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琏“下三滥”,为何却让人恨不起来?因他身上有4个特殊之处



  贾琏是荣国公里的大公子,将来荣国公的承袭人。王熙凤未嫁之前,因为贾琏“于路上好言谈机变”,所以已经在荣国府里办事了,后来王熙凤当了当家少奶奶,贾琏才退了一射之地。自宁荣二公起,到贾赦一代已经过了三世,大家开始过上糜烂的生活,贾琏在这种环境下,也极爱女色,而且比起父亲贾赦,行为多有不耻。

  

  贾琏和多姑娘,竟然在自己女儿发病期间苟且,贾敬出殡,他冒着四宗罪偷娶了尤二姐,王熙凤过生日,他大后天的竟然与鲍二家的混在床上,惹得贾母骂她是脏的臭的都往屋里拉。但奇怪的是,很多人并不是很讨厌他。为什么?

  因为在他恶的一面,有好的一面。文学家鲁迅先生就曾这么评价红楼梦:其要点在于敢于如实描写,并无讳饰,和从前的小说叙好人完全是好,坏人完全是坏的,大不相同,所以,其中所叙的人物,都是真的人物。贾琏就是这样一个人,虽然在男女关系上乱,但是做事有把握,做人有底线,在贾家那个烂到底的府里,成为一道风景。

  一是做事有底线。贾赦看中了石呆子收藏的二十把古扇,贾赦让贾琏前去谈价。石呆子死活不肯卖,此后贾雨村诬以拖欠官银之罪,将石呆子家产罚没,扇子也抄了来,做了官价,送给了贾赦贾赦骂贾琏没用,贾琏不以为然,被贾赦重打,脸上打破两处。贾琏说的那两句:“为这点子事,弄得人家倾家荡产,也不算什么能为!”,这说明贾琏是有正义感的。

  二是做事有良知。王熙凤的陪房旺儿家的儿子看中王夫人的丫头彩霞,强行求婚。可彩霞与贾环有情,不愿嫁过去。于是,旺儿来求凤姐,凤姐为打击赵姨娘便答应了。而贾琏听说旺儿这个儿子“吃酒赌钱,无所不至”时,他气愤地说,“他小子竟会喝酒不成人吗?这么着,哪里还能给他老婆,且给他一通棍子,立关起来,再问他老子娘”,并劝凤姐不要管这个闲事,白糟蹋了人家女儿。但凤姐为了自己陪房的面子,还是出面做主提亲。 贾琏愿意出面为彩霞打抱不平,这说明他是有的良知。

  

  三是做事有把握。 林如海病重,要接林黛玉回家,贾母派了他前往。在些期间,林如海病死,他安全将林黛玉带回贾府。贾元春省亲,修盖大观园,忙前忙后的就只有贾珍和贾琏两个人。贾珍因为和贾蔷的关系好,派了他去南下买戏子的肥差。贾琏不放心,担心他未做过把事情办砸了,所以再三询问,后来在王熙凤的干预下才答应。这些都说明贾琏是一个办事老成的人。

  四是愿意成人之美。尤三姐对贾琏不算好,之前和贾珍大闹的时候,也连带着骂过贾琏,贾琏帮尤三姐,当然是看在尤二姐的份上,但当听说柳湘莲要退婚时,贾琏第一个急了,说:“订者,定也。”再三挽留他,说明她是十分乐意见到美满姻缘的。

  贾琏身上这4个特殊之处,使他在贾府众人中活成了受人尊敬的人。其实在贾琏所处的那个时代,男子好色并不算什么大的问题,就连历经世事几十载的老太君贾母都说:“什么要紧的事,小孩子们年轻,馋嘴猫似的,哪里就保的住不这么着,从小世人都打这么过的。” 可见,在古时候,男子好色,并不会上升到道德高度,所以贾琏始终让人恨不起来。

  

  一家之言,仅供闲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