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原点+辐射中心!“根”在绍兴这里的人,从未想过离开

  2019 熊猫爱上旅行

  登府山越王台,望越中繁华地。

  继古开今,绍兴这座2500年的历史古城,总能以其非凡的格局与气度,让人喟叹。正如宋代诗人孙因在《越问·封疆》中所吟唱的,“兹古今之大都会兮,为九牧之冠冕”。

  越商研究院院长李生校教授认为,“绍兴乃中华文明发源的重要阵地,从古至今的中心稳固,或许是解密她2500年城址未变的一把钥匙。”

  

  ▲越商研究院院长 李生校教授

  

  越中自古繁华地,任取苏杭作辈流

  凭借对绍兴历史文化的卓有研究,李生校教授以其博古通今的学识,为我们掀起了探索绍兴古城自古繁华的大幕一角。

  “宅卧龙之岧峣兮,蠡城屹其环缭。”公元前490年,范蠡将绍兴的城市原点,定标在了卧龙山(今府山)脚下。

  由其规划设计的勾践小城、山阴大城,作为绍兴古城最初的雏形,应运而生。

  

  ▲绍兴府山实景 | 来源网络

  此后,历经数朝数代,古城不断扩建巩固,于隋形成了今绍兴主城的基本轮廓。但能够保持2500年城址不变,离不开原点扎根繁衍的一步步壮大。

  东汉时期,马臻筑鉴湖,总纳山阴、会稽36源之水,溉田九千余顷,越州因而成为膏腴之地,富庶的基底也由此打下。

  发展至魏晋时期,绍兴已然是国之倚重地区,古城之内,士族门阀盘踞,名流汇聚、敷衣天下。“山阴路上桂花初,王谢风流满晋书。”即是对当时盛况的真实写照。

  及至唐宋,绍兴作为江南首府,始作“仙都”。毫不夸张地说,比之眼下的“帝都”北京、“魔都”上海,也不算为过。

  唐一代名相、著名诗人元稹就是她的头号粉丝,曾留下“会稽天下本无俦,任取苏杭作辈流”、“仙都难画亦难书,满山楼阁上灯初”等溢美之辞。

  

  ▲绍兴古城实景 | 来源网络

  在李教授看来,这些史实的记载,无不证明了二环以内的古城之地,曾在历史上有过的斐然地位,以及作为绍兴城市繁衍的中心,从未改变。

  

  新城诚可贵,古城价更高

  躬逢时代巨变、新旧迭代的当下,绍兴这座古老的城市,迎来全新的发展机遇。每个角落,都正在上演着翻天覆地的蜕变。

  镜湖,袍江等一众新城的崛起,让我们看到了绍兴城市化运动高歌猛进的脚步。

  但即使城市的骨架和边界不断向外延伸,绍兴的城市发展,依然遵循着“中心不变定理”。新城的建设,也始终基于古城为原点,画取半径,慢慢拓展蔓延。

  例如新世纪初,镜湖新区作为主城北垣的广阔平原,启动开发,差不多时间,袍江新区也随之建立。可新城开发并非易事,经历漫长的10年建设,2010年左右的镜湖和袍江依旧不温不火。

  

  ▲镜湖解放大道西侧实景 | 来源网络

  绍兴人的传统观念里,就是“繁华不过北复线(二环北路)”。

  即便近些年,镜湖、袍江靠着楼市助推,脱掉了“乡下”的帽子,但古城依然是我们心头的朱砂痣,这是注写于血液基因的代码,根深蒂固。

  蓝图多过实景、俨然一副大型施工现场的镜湖、袍江,短短十数年的奋进,又如何能抵得过2500年积淀的老城呢。

  

  ▲绍兴主城全貌 | 来源网络

  绍兴人看重的人文、生活、环境、教育、医疗等优质资源,依然稳稳地汇聚在二环以内的45平方公里土地上,而且是实实在在、在被享受和利用的。

  更为现实的一点是,这种优势积累是经过漫长的城市发展而成型的,有时并不是行政力量、舆论意念就能左右的。

  这本就是场赢在起跑线上的比赛,无谓公平。

  

  古城是“活的”,有机更新、应时代而变

  李生校教授认为,“一城心脏的活跃度,很大程度上决定着城市的价值。”

  高速的城市化进程中,二环之内的传统老城区,已经很难再超负荷承载过于繁复的城市职能,将非古城功能迁移出去,将给予它更多的施力空间。

  绍兴城市的核心价值,本就是古城本身,盘活它,才是响应时代的正确应对。

  

  ▲绍兴古城实景 | 来源网络

  且作为国务院首批公布的24个历史文化名城之一,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将是绍兴以大城市之姿走向世界的重要资本。

  因此,近些年,绍兴政府大刀阔斧地实施古城焕新。

  第一步,卸任行政中心,专心打造文化金名片;第二步,围绕“二环三山五大历史片区”推进古城更新项目,搞好“文化+产业”的文旅融合;第三步,筹谋申遗大计,进发更广阔的星辰大海。

  

  ▲古城焕新项目遍地开花

  

  兴旺之地,焕发新生

  近年以来,无数个古城焕新项目在全城遍地开花。

  但要论及对城市的影响力,李生校教授认为,迎恩门风情水街、鉴湖水街、绍兴饭店等一批项目,无疑是标杆所在。

  迎恩门风情水街,旨在打造成为绍兴版的“太古里”,落成后体量几乎与银泰城相当,且还将弥补主城区夜生活场所乏善可陈的缺憾。

  

  ▲迎恩门风情水街 | 来源网络

  鉴湖水街,以马臻庙为核心,利用山阴古道、鉴湖水道等得天独厚的优势,欲打造成为“上海城隍庙”。

  

  ▲鉴湖水街实景 | 来源网络

  绍兴饭店,绍兴接待政要、外事活动的重要举办地,2014年改扩建之后,极赋绍兴特色的高逼格设计和品质,助其圈粉无数。

  

  ▲绍兴饭店俯瞰实景 | 来源网络

  都说无巧不成书,以上项目不在别处,均不约而同地坐落在了二环主城西面。

  作为古城内,自古繁盛的兴旺之地,古城的缩影,绍兴的种种,都可在这里找到落脚点。

  主城之西承载的历史遗迹,在新时代的产业融合下,焕发新生,如同深烙板块的印记,散发出深厚的福泽。

  

  ▲绍兴主城西区位示意

  世界500强——中海地产,首入古越之地,采撷古城之气,携手2500年历史的绍兴,为时代赋新,为城市赋能。

  2019年,以中海·九樾之姿,择址环城西路旁古越核芯,于繁华荟萃之地,依元培双学府,为绍兴人带来藏纳一城精髓的兴旺府邸。银泰城一层城市展厅璀璨开放,恭迎品鉴。

  

  ▲中海九樾效果图

  登府山越王台,望越中繁华地。

  继古开今,绍兴这座2500年的历史古城,总能以其非凡的格局与气度,让人喟叹。正如宋代诗人孙因在《越问·封疆》中所吟唱的,“兹古今之大都会兮,为九牧之冠冕”。

  越商研究院院长李生校教授认为,“绍兴乃中华文明发源的重要阵地,从古至今的中心稳固,或许是解密她2500年城址未变的一把钥匙。”

  

  ▲越商研究院院长 李生校教授

  

  越中自古繁华地,任取苏杭作辈流

  凭借对绍兴历史文化的卓有研究,李生校教授以其博古通今的学识,为我们掀起了探索绍兴古城自古繁华的大幕一角。

  “宅卧龙之岧峣兮,蠡城屹其环缭。”公元前490年,范蠡将绍兴的城市原点,定标在了卧龙山(今府山)脚下。

  由其规划设计的勾践小城、山阴大城,作为绍兴古城最初的雏形,应运而生。

  

  ▲绍兴府山实景 | 来源网络

  此后,历经数朝数代,古城不断扩建巩固,于隋形成了今绍兴主城的基本轮廓。但能够保持2500年城址不变,离不开原点扎根繁衍的一步步壮大。

  东汉时期,马臻筑鉴湖,总纳山阴、会稽36源之水,溉田九千余顷,越州因而成为膏腴之地,富庶的基底也由此打下。

  发展至魏晋时期,绍兴已然是国之倚重地区,古城之内,士族门阀盘踞,名流汇聚、敷衣天下。“山阴路上桂花初,王谢风流满晋书。”即是对当时盛况的真实写照。

  及至唐宋,绍兴作为江南首府,始作“仙都”。毫不夸张地说,比之眼下的“帝都”北京、“魔都”上海,也不算为过。

  唐一代名相、著名诗人元稹就是她的头号粉丝,曾留下“会稽天下本无俦,任取苏杭作辈流”、“仙都难画亦难书,满山楼阁上灯初”等溢美之辞。

  

  ▲绍兴古城实景 | 来源网络

  在李教授看来,这些史实的记载,无不证明了二环以内的古城之地,曾在历史上有过的斐然地位,以及作为绍兴城市繁衍的中心,从未改变。

  

  新城诚可贵,古城价更高

  躬逢时代巨变、新旧迭代的当下,绍兴这座古老的城市,迎来全新的发展机遇。每个角落,都正在上演着翻天覆地的蜕变。

  镜湖,袍江等一众新城的崛起,让我们看到了绍兴城市化运动高歌猛进的脚步。

  但即使城市的骨架和边界不断向外延伸,绍兴的城市发展,依然遵循着“中心不变定理”。新城的建设,也始终基于古城为原点,画取半径,慢慢拓展蔓延。

  例如新世纪初,镜湖新区作为主城北垣的广阔平原,启动开发,差不多时间,袍江新区也随之建立。可新城开发并非易事,经历漫长的10年建设,2010年左右的镜湖和袍江依旧不温不火。

  

  ▲镜湖解放大道西侧实景 | 来源网络

  绍兴人的传统观念里,就是“繁华不过北复线(二环北路)”。

  即便近些年,镜湖、袍江靠着楼市助推,脱掉了“乡下”的帽子,但古城依然是我们心头的朱砂痣,这是注写于血液基因的代码,根深蒂固。

  蓝图多过实景、俨然一副大型施工现场的镜湖、袍江,短短十数年的奋进,又如何能抵得过2500年积淀的老城呢。

  

  ▲绍兴主城全貌 | 来源网络

  绍兴人看重的人文、生活、环境、教育、医疗等优质资源,依然稳稳地汇聚在二环以内的45平方公里土地上,而且是实实在在、在被享受和利用的。

  更为现实的一点是,这种优势积累是经过漫长的城市发展而成型的,有时并不是行政力量、舆论意念就能左右的。

  这本就是场赢在起跑线上的比赛,无谓公平。

  

  古城是“活的”,有机更新、应时代而变

  李生校教授认为,“一城心脏的活跃度,很大程度上决定着城市的价值。”

  高速的城市化进程中,二环之内的传统老城区,已经很难再超负荷承载过于繁复的城市职能,将非古城功能迁移出去,将给予它更多的施力空间。

  绍兴城市的核心价值,本就是古城本身,盘活它,才是响应时代的正确应对。

  

  ▲绍兴古城实景 | 来源网络

  且作为国务院首批公布的24个历史文化名城之一,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将是绍兴以大城市之姿走向世界的重要资本。

  因此,近些年,绍兴政府大刀阔斧地实施古城焕新。

  第一步,卸任行政中心,专心打造文化金名片;第二步,围绕“二环三山五大历史片区”推进古城更新项目,搞好“文化+产业”的文旅融合;第三步,筹谋申遗大计,进发更广阔的星辰大海。

  

  ▲古城焕新项目遍地开花

  

  兴旺之地,焕发新生

  近年以来,无数个古城焕新项目在全城遍地开花。

  但要论及对城市的影响力,李生校教授认为,迎恩门风情水街、鉴湖水街、绍兴饭店等一批项目,无疑是标杆所在。

  迎恩门风情水街,旨在打造成为绍兴版的“太古里”,落成后体量几乎与银泰城相当,且还将弥补主城区夜生活场所乏善可陈的缺憾。

  

  ▲迎恩门风情水街 | 来源网络

  鉴湖水街,以马臻庙为核心,利用山阴古道、鉴湖水道等得天独厚的优势,欲打造成为“上海城隍庙”。

  

  ▲鉴湖水街实景 | 来源网络

  绍兴饭店,绍兴接待政要、外事活动的重要举办地,2014年改扩建之后,极赋绍兴特色的高逼格设计和品质,助其圈粉无数。

  

  ▲绍兴饭店俯瞰实景 | 来源网络

  都说无巧不成书,以上项目不在别处,均不约而同地坐落在了二环主城西面。

  作为古城内,自古繁盛的兴旺之地,古城的缩影,绍兴的种种,都可在这里找到落脚点。

  主城之西承载的历史遗迹,在新时代的产业融合下,焕发新生,如同深烙板块的印记,散发出深厚的福泽。

  

  ▲绍兴主城西区位示意

  世界500强——中海地产,首入古越之地,采撷古城之气,携手2500年历史的绍兴,为时代赋新,为城市赋能。

  2019年,以中海·九樾之姿,择址环城西路旁古越核芯,于繁华荟萃之地,依元培双学府,为绍兴人带来藏纳一城精髓的兴旺府邸。银泰城一层城市展厅璀璨开放,恭迎品鉴。

  

  ▲中海九樾效果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