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把手教视障同学弹琵琶

“弹小琵琶时,你必须抬起双腿。指法和琵琶一样 中央音乐学院的学生凡宁轻轻地抓住张泽坤的手,再次抚摸着琵琶的琴弦。 张泽坤试着调弦弹钢琴。钢琴的声音传了出来。它非常西方化。就像古代诗歌中写的“把大大小小的珍珠倒进一盘玉里”。 没有事先的了解,普通人很难看出张泽坤和同龄女孩之间的区别。 事实上,她是我国近1800万视障人士之一。 在北京联合大学的特殊教育学院里,有许多像张泽坤这样的学生,他们大多数都学习钢琴调音和按摩。

昨天,一系列公益文化教育活动“爱乐传播与学习,中国着名艺术家走进校园”来到这里,并邀请中央音乐学院弹拨管弦乐团演出一场特别音乐会。

古筝和琵琶二重奏《春江花月夜》,三弦独奏《十八板》,琵琶三重奏《天山之春》,扬琴独奏《春到清江》.不到一个多小时,古典民间音乐就一首接一首地演奏了起来。 在每首乐曲开始前,乐团的首席老师马应军将简要解释音乐的背景和所使用的乐器,如弹拨乐器。《春江花月夜》是如何从《夕阳箫鼓》演变而来的

从开始到结束,听力极其灵敏的学生安静而专注。 “现场的秩序非常好。作为观众,他们表现出高质量。 ”学生们的音乐造诣让马应军大吃一惊 当她问扬琴有多少根弦时,观众中有人脱口而出“144” 她又问,你是怎么从扬琴中得到“扬”这个词的?有人马上回答说扬琴来自海外,是通过海上丝绸之路传入中国的。它最初被称为“扬琴”,明清时期在扬州流行。后来,它逐渐被改为“扬琴”

音乐会结束时,张泽坤和几名学习古筝、二胡和扬琴的学生来到舞台上与音乐家交流。 每个人都即兴创作了一首音乐《送你一朵玫瑰花》,张泽坤和他的同学没有落后。

“我从小学开始弹琵琶已经15年了 ”张泽坤说道 比方说,只要看看分数,这个普通人生活中的普通小事,对张泽坤来说,就是一个不可逾越的障碍,“很多时候都是依靠听力,或者依靠老师来阅读,我的老师也会携手让我去触摸应该做的事情 音乐已经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所以今天有机会和这样优秀的音乐家交流,我感到非常幸运。 "

“弹拨乐队的每个成员都很乐意做这样的事。这是我们的责任 ”马应军说道 中央音乐学院弹拨乐团成立20年来,在艺术总监张红彦的领导下,经常举办各种公益活动。 接下来,“爱乐学习和中国艺术名人堂”将继续进入更多的学校,并将艺术传播给更多的贫困儿童。

本报记者高倩方菲拍摄

(责任编辑:何一华HN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