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兴经济体的角色日益重要全球价值链呈多极化发展新态势

自第一次工业革命开创机器大规模生产时代以来,国际分工经历了三个阶段:工业制成品与农业和采矿业之间的传统产业分工、产业内各产品部门的产业内分工以及同一产品不同价值链增值环节的产品内分工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基于价值链中不同过程和环节的产品内分工得到了极大发展,全球价值链分工由于产品模块化和生产过程分离性的提高,以及信息技术和运输技术等“空相互压缩”技术带来的交易效率的提高和交易成本的降低,成为国际分工的主导形式。

在全球价值链治理中,发达国家的跨国公司凭借其在资本、管理、技术、品牌等方面的优势,在全球范围内组织和配置资源。他们处于价值链的控制地位和高附加值环节,在全球价值链中发挥主导作用。 在全球价值链的分工下,发达国家将它们没有竞争优势的大量部门(主要是劳动密集型产品的制造部门)外包给发展中国家,而发达国家主要从事研发和其他生产性服务部门,特别是技术和资本密集型部门。 然而,随着科技的发展、形式的不断创新和产业的逐步融合,新兴经济体正在努力突破全球价值链中的“低端锁定”,全球价值链正逐步呈现多极化的新趋势。

一些新兴经济体正在向全球价值链上游移动,并将逐渐改变全球价值链的国际格局。 新兴经济体加入全球价值链后,可以利用技术溢出效应学习发达国家跨国公司的产品技术、过程技术和组织管理知识。通过加大研发投入,消化吸收后可以进行再创新,技术水平可以迅速提高。 据估计,从1996年到2009年,中国出口的技术含量分别增长了85.7%,印度增长了106.2%,南非增长了89%,而美国和日本增长了52.7%和45.6% 随着技术和管理水平的提高,新兴经济体正逐步走出主要出口和加工初级产品的阶段,从全球价值链的低端环节向中端环节攀升,从而打破了发达国家垄断高端全球价值链的格局。

面对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融合趋势,发达国家跨国公司正在进行重构全球价值链的各种尝试。一方面,新一轮科技革命由导入期步入加速拓展期,快速成型(如3D打印机)、工业机器人、新材料、工业控制软件等关键技术不断成熟和产业化,基于这些技术的柔性生产线能够更好地满足市场个性化且快速变化的需求,劳动力低成本优势的重要性降低,制造环节附加值增大。于是,一些发达国家跨国公司重新梳理全球价值链,开始抛弃遵循“微笑曲线”将制造环节外包的做法,将制造生产线移回本土。另一方面,面对制造业服务化的产业融合趋势,一些制造业跨国公司开始积极推进服务化转型,加大在生产性服务环节的投入,为消费者提供覆盖整个价值链的一体化解决方案,推动生产者驱动的全球价值链与消费者驱动的全球价值链融合。同时,还有一些跨国公司认识到,在许多产业,研发环节与制造环节的互动十分关键,如果仅将制造环节转移到发展中国家,那么,本土的研发活动将失去创新活力。于是,这些跨国公司改变把研发环节保留在本土的做法,开始在发展中国家设立研发机构,加大在发展中国家的研发投资。 从2010年到2011年,全球研发支出最大的1000家公司的研发支出在印度和中国增长了27.2%,远远高于北美的9.7%、欧洲的5.4%和日本的2.4% 目前,跨国公司在中国设立了1500多家研发机构,聘用了15万多名科研和技术开发人员。 在发展中国家建立的研发机构已经成为跨国公司全球创新网络的重要组成部分。

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的一些企业逐渐有能力“走出去”,积极融入全球价值链,成为主导全球价值链的新力量。 发展中国家的外国投资从2000年的2,666.44亿美元增加到2013年的7,783.72亿美元,占世界总额的53.61%,从18.84% 在2014 《财富》 500强名单中,有来自中国、智利、印度尼西亚、印度和委内瑞拉等16个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的139家跨国公司,占全球500强的27.8%,分别占营业收入的27.10%和利润的24.71%。 新兴经济体的企业不仅参与全球价值链的生产和制造,而且还非常积极地参与传统上由发达国家跨国公司主导的研发环节,日益积极地参与研发全球化。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黄群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