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扶贫也要“精准”——贵州关岭教育扶贫调查

新华社贵阳5月11日电(记者王罗莉俞)随着中央和地方政府投资的不断增加,贫困地区的许多学校已经成为该地区“最美的建筑”。然而,在硬件改进的背后,他们面临着教师短缺、管理薄弱和学生流失的尴尬困境。 贵州关岭布依族苗族自治县,面对学校硬件升级后的“失血”问题,引进了一套创新体系,引进一流的公立学校来帮助全县的中学,探索了一条从“输血”到“造血”的教育扶贫新途径

“教育建县”背后的“软件尴尬”

关岭县新区,关岭民族中学“格外耀眼”:民族风格的黄褐色建筑雄伟高大,现代化的教学楼、体育馆、实验室、运动场一应俱全。从硬件条件来看,这个贫困县的“豪华学校”并不比大城市的中学差。 “首先帮助穷人,帮助智者,让贫困地区的儿童接受良好的教育,是阻止贫困代际传递的根本途径。” 关岭县委常委、组织部长魏峰表示,2012年,全县财政收入只有2.6亿元,政府在县城新区的大部分地区划拨了420亩土地,吸引近5亿元投资建设新关岭居民,以带动教育发展,促进扶贫。

关岭人民中学副校长郭中光(Gou Zhongguang)表示,过去,由于长期投资不足,学校面积小,设施简陋,甚至没有学生宿舍,偏远乡镇的孩子很难学习。优秀教师的不断流失和教学质量的下降迫使一些学生提前辍学去工作。一些来自家庭的孩子被迫在数百公里外的其他县或城市学习。该县每年损失2000到3000名学生。

2013年秋季,新建成的关岭人民中心投入使用,可容纳6000名学生 然而,硬件条件的“脱胎换骨”并没有带来教学管理的同步改善。在这个崭新的校园里,学风不佳,学生逃课、打架等行为屡禁不止,老师抱怨很多,抱怨很多,生源仍然无法保留。

“如果你不从内部‘操作’,就不可能发生质的变化,不管情况有多好,只是一个空外壳 ”冯伟表示,2014年,关岭抓住贵阳与安顺合作的机会,引进百年名校和一流示范高中贵阳一中,帮助关岭人民整体。

配对新援助激活“内生动力”贵阳第一中学副校长陈张艺说,建造校舍很容易,但提高教育水平不是一蹴而就的。不同于以往的下乡援助和短期培训,两所学校尝试了深度立体教育扶贫的新模式,并从教学、管理和评估三个方面实施综合政策,激活贫困地区学校的内生动力。

“找到疾病的根源并开药方” 自2014年以来,贵阳市第一中学已派出三名校长担任关岭市人民中学名誉校长。他们将轮流负责并值班。同时,他们将派出名师帮助改进学校的领导班子建设、教师队伍建设和管理规章制度。

“详细评估,定量评估” 关岭民中副校长郭峰表示,过去学校完全是“粗放式教学”,对学生来源、考试数据、分数计算等没有“概念”,只有简单的“接力棒刺激” 在贵阳一中的指导和帮助下,关岭中学逐渐找到了一种评价贫困地区学校教学的方法。

“带来团队,加强教师” 贵阳市几所着名教师研习班近百名优秀教师 “着名教师的教学水平令人惊叹,但他们的责任、奉献和激情深深地感染了我们。 关岭人的语文老师文新群去了贵州省着名教师唐夏媛的名师工作室学习了一个月,很快成长为骨干教师。

关岭县教育局局长左夏征表示,在过去的两年里,关岭人民的校风和学风已经“完全改变”,教学水平也有了很大提高。2015年高考成绩单卷上网率提高了22.5%,被评为省级二级示范高中。许多失去或辍学的学生已经回来了,给许多贫困家庭带来了希望。

草根呼吁“立体和规范化”援助

通过教育减轻贫困是阻止贫困代际传递的核心途径。贵阳市第一副主席周静

”贵阳市第一中学已经帮助了贵州省20多所学校,但在过去,向农村授课、向农村讲课和短期培训的效果非常有限。 贵阳市第一中学副校长陈张艺表示,这表明真正的教育和帮助,就像教书育人一样,需要一个长期和持续的过程。

“扶贫教育需要多样化和立体化 贵阳一中的省名师唐夏媛认为,在贵州设立的17个名师研习班,以省名师为东道主,可以为来自不同地区的教师提供交流和学习的机会。 以名师坊为龙头,加大对教育援助的政策和资金支持,通过更加多元化和立体化的援助,逐步缩小贫困地区和发达地区的教育差距。

曾强,贵阳市第一中学办公室主任,说教育扶贫是解决城乡教育资源分配不均的有效手段。要通过教育传递扶贫的“接力棒”,需要建立相应的评价机制和激励机制。 “对于帮助主体来说,既要通过一个系统来知道他们是否有帮助,帮助什么,又要知道效果如何,有什么样的奖惩 这样,帮助可以更加合理和科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