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现用公款炒股放贷乱象两年来查处违规“理财”超20亿元滚动

新华社北京1月13日电(记者李劲锋、谭元彬)武汉市青山区委员会前主任高玉琪因涉嫌严重违纪被该组织调查,近日被移交司法机关。 高玉琪违反纪律,挪用数千万元公款购买信托产品。

《新华视点》记者发现,近年来,一些地方官员和金融人员挪用公款如金融资金进行股票投机、借贷和购买银行金融产品。 据不完全统计,近两年来,全国纪检监察系统查处了20多亿元公款非法“财务管理”。 事实上,财政部已经在全国范围内对金融资金进行了为期六个月的安全检查。

父子俩合谋利用财务管理专项资金牟利,并为“财务管理”查处了许多部门或个人

据记者调查,当高玉琪担任武汉市青山区城建局局长时,他的儿子在武汉市一家银行担任客户经理。 这对父子合谋利用城建局的“闲置”基建资金购买金融产品,帮助他们的儿子提高工作绩效,从中获得近50万元的收益。

高玉琪挪用巨额公共资金“理财”,最终赔钱 2010年,高玉琪用2020万元基本建设资金购买信托产品,由于持续亏损,2013年被迫清算,造成近700万元公共资金损失。

根据刑法和有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挪用大量公款,进行营利性活动的,构成挪用公款罪。 挪用公款存入银行、集资、购买股票、国债等。是一种挪用公款进行营利活动。

近年来,公共基金经常违反规定,在许多地方“理财”。 在国家纪检监察系统近两年上报的审计报告和案件中,北京、广东、安徽、湖北等地均发现一些部门或个人挪用财政资金等公共资金购买金融产品、投机股票和期货、收取贷款利息等违法“理财”行为。 据不完全统计,涉案资金总额超过20亿元。

张佩山,北京市昌平区马池口镇农业服务中心前主任,挪用村级财政资金投资管理,总投资8.21亿元。 广州市科技专项资金已多次用于购买短期金融产品,累计金额超过8亿元。 湖北省郧西县的一个乡镇财政办公室最近被审计,发现从一个乡镇基础设施特别账户借了325万元给个人。 财务办公室负责人表示,将闲置资金借给个人的目的是收取利息,以弥补单位资金的不足。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常务副院长徐光建认为,财政资金是公共职能部门履行职能所需的资金。挪用财?式稹安莆窆芾怼笔抢挠貌普式鸬奈シㄐ形?

揭示三种公共资金“财务管理”方法

据该行业专家称,并非所有公共基金,如金融基金,都无法管理资金。 只有各级国库、社会保障财政等资金主管部门才能利用公共资金进行投资和管理,以维持和增加货币价值,主要采用定期存款和购买国债两种方式。 记者发现,挪用公款,如财政资金等非法“财务管理”为个人或小团体谋取私利,大多通过三种渠道运作:

-借助下属企业的“躲进世界”。 一位金融系统内部人士表示,随着国库集中支付和财务账户管理的改善,很难直接从财务账户转移资金进行财务管理。 除非下属企业或机构使用独立账户转移资金,然后“躲在外面”,否则下属企业将代其办理各种财务管理。

高玉琪利用下属二级单位武汉志成工程公司的账户,顺利利用数千万的金融资金进行非法金融管理。 办案机关发现志诚公司与投资机构签订了购买理财产品的协议。在2020万元的投资金额中,智诚公司实际出资220万元,高玉琪安排青山区城建局财务部将剩余的1800万元作为基建专项资金转入智诚公司账户。

-账户中公共资金的私人存款和提取"时间差" 在江西省吉安市最近决定挪用公款的案件中,乡镇建设管理站工作人员谢某将管理站从土地出让金和履约保证金中收取的公款暂时存入个人账户,因为乡镇金融机构只是邮政储蓄所,不能开立公共账户。他不会定期将公款返还到县城的乡镇财政账户。 谢利用公款收付的时间差,用个人账户中的583万元公款购买银行理财产品,获利元,被判1年零6个月。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财税学院教授叶青表示,公款私存现象极易带来挪用、挪用、形成小金库等风险,这一直是各级财政清理整顿的重点。 然而,一些组织无法为个人利益开设公共账户,或者受到基本财务状况的限制,有意或无意地将大量公共资金存入个人账户,从而为利用公共资金进行非法财务管理提供了机会。

-会计出纳伪造凭证 业内人士表示,一些基层部门、企事业单位财务人员利用出纳会计财务管理漏洞,伪造相关财务凭证,挪用公款炒股、财务管理等现象较为突出。 其中一些在短期挪用后很快被归还,除非进行特别审计调查或挪用资金损失,否则很难发现这种情况。

安徽光电研究所是一家国有机构 朱国华,前学院财务部出纳兼会计,因挪用公款947万元被判刑。 调查人员发现,朱国华利用频繁办理单位转账业务的便利,盗用公款炒股,或通过窃取法人印章和金融专用章,连续九次帮助银行完成收款任务。 朱国华还伪造了银行业务的公章,并每月出具虚假的银行对账单,试图掩盖非法行为。

全国对财政资金进行了安全检查,需要加强预算约束以控制混乱。

叶青等业内人士表示,近年来,金融资金在各地存放和闲置的现象日益突出,为公共资金的非法金融管理提供了“资金池”。 所有用于公共领域的公共资金都被转移到小团体或个人手中,以从财务管理中获得收入,因为投资风险很高,损失极为普遍。

中国南方航空集团前副总经理彭安法、前财政部长陈黎明等挪用公款10多亿元委托证券公司进行财务管理。最终,3亿元无法收回。 山东胜利石油管理局渤海钻井公司住房公积金管理员张士芬挪用2000多万元职工住房公积金进行股票和黄金投机,损失近900万元,无法返还。

记者了解到,无论公款是否用于财务管理,用于多少,去向何方,任何国家工作人员挪用公款进行营利性活动都被怀疑是违法犯罪。 即使单位内部程序得到批准,非法使用公款,特别是专项财政资金,也是违反财经纪律的,相关人员也应追究责任。

“经常禁止挪用公款和违反财务条例,这一定是由于财务内部控制不完善,特别是账户资金管理松散造成的。 “上述财政系统人士表示,目前政府资金收入管理部门、企事业单位、基层资金收支部门等专项账户管理机构不规范,经常成为挪用公款的高发地区

目前,财政部已经在全国范围内对金融资金进行了为期六个月的安全检查,包括账户管理、金融资金收付管理、会计核算等方面。 业内专家表示,此次专项检查可能会发现一些有关非法财务管理的线索,并敦促全国相关部门采取相应措施,调查和修复漏洞。

许光健表示,财政资金等公共资金必须加强审计检查,督促政府财政部门和单位财政部门遵守财务规章制度 一些专家还建议,为了控制因违反财政资金等公共资金而造成的“财政管理”混乱,一方面应加强问责和执法,对涉嫌挪用公共资金的人应坚决移交司法机关,并大力开展警示教育。另一方面,必须加强对财政预算的约束和监督,减少财政资金的闲置。

责任编辑:陆谦

相关链接

上海检察机关依法起诉王宗南涉嫌受贿挪用公款

海南努力打击“苍蝇”挪用公款造福人民

审计发现挪用保障性住房项目资金近94亿元

关注审计报告:挪用保障性住房资金近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