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帘洞天谱传奇 话说《洞天仙歌》

  如果说苕刷树火棍树是水帘洞传奇的一个佐证,那么《洞天仙歌》谱写了一曲水帘洞的新传奇。

  

  “追求真善美是艺术的永恒价值。艺术的最高价值就是让人动心,让人们的心灵经受洗礼,让人们发现自然的美、生活的美、心灵的美。”由原陕西省戏曲研究院艺术研究室总监、一级编剧党小黄创作的大型秦腔古装剧《洞天仙歌》从彩排、首演到连续四场公演,观众场场爆满,掌声接连不断,泪飞台上台下,情满戏里戏外。几番谢幕,观众仍不退场;直呼震撼,表达第一观感。《洞天仙歌》一夜走红成为武山首部经典剧作。

  

  《洞天仙歌》(以下简称《仙歌》)的取材于武山、甘谷、陇西、通渭等县广为流传的水帘洞麻线娘娘的传说,不同的是《仙歌》更加突出了真性的展示,彰显了人性的光芒和人文关怀,减少了神话成分,以平常人的悲欢离合、艰难困苦、守望相助中喷发的向上力量为主题,通过集中的矛盾交锋,舞台艺术手法的综合运用,特别是灯光配器的烘托,台词唱腔的表白,精湛演技的展示,塑造了一个真善美的形象,体现了大爱无疆的精魂,立起了一个群众心中千年敬仰的赐福佑民形象。剧情跌宕起伏,感人肺腑,始终激荡着一种蓬勃向上的力量,让人振奋不已,弘扬了忠诚担当、诚信友善、自由平等、向往幸福美好生活的价值观念。

  

  洞中十三年,人世几变迁。未晤椿萱面,乡愁漫无边。《仙歌》中李真秀一出生就被石鹿带到水帘洞,抚养教化,纺麻线织麻绣,修至纯至净心。一天,真秀正在纺线,忽听洞外有人打问,原来是义兄凤郞寻来。一番交谈,方知父亲在家乡遭遇三年大旱后,不忍乡民受饥寒,为接济饥民舍放粥饭被仵乡正污陷死于牢中。嫂子马兰吝惜钱产,乡邻无力帮助,父骨难以入土为安。真秀闻讯万分悲痛,叹幼失母爱,恨父蒙冤死,凶枭逍遥。随辞鹿娘,与凤郞下山葬父尽孝,用十余年所纺麻线和所绣的百余幅麻绣换钱粮助饥民渡难关。真秀由尽孝到助民度荒是发自内心的自觉,彰显着一种慈悲义行,一种舍小家顾大家的大爱精神。父亲舍饭救民已遭陷害,她前仆后继“只为百姓少受苦难。”言词朴实,却掷地有声,显示着仁爱之心、菩提襟怀、无我为民的义行!这是对父志的继承,也是对庶民的悲悯,这种深植灵魂的大爱仁举和无我、担当、为民的精神就是中华民族文化的精魂。

  真秀安葬了父亲的慈骨,把水帘洞中所纺的麻线送与乡邻做麻鞋、麻衫,自己绣麻绣换钱粮帮助乡民度饥荒。她的善行赢得了乡亲们的赞许,却影响了乡正放粮夺田的阴谋,就在乡正苦思奸计的时候,一个机遇不期而至。“适逢国太五十寿诞,督军老爷除金银珠宝以外,还欲敬献本地珍奇,以博殊宠。”为献寿礼,乡正与师爷定下毒计,让真秀做麻绣寿礼,“一为督军大人涂脂,二断灾民米粮之源!”众人都知道麻线只能勉强维持度荒,若做大幅贡品,灾民将会断炊。真秀拒绣礼,恶霸施淫威,乡正棍打绳吊族长、凤郎以逼真秀。凤郞被吊在龙爪槐上,血迹斑斑命悬刀,真秀心如虎狼掏。若是不依乡正令,哥哥一劫再难逃;若是依了恶霸行,乡民日子愈煎熬。

  

  乡正欲吊族长,凤郞恰好赶到。他以自己与真秀是一母同胞而族长非骨非肉救下族长,像一个完成使命的勇士“仰天大笑走向树下”,愿以一己命,换来百家兴,要让真秀为乡邻保存救命换粮的麻线。“赤胆骨铮铮,危难见大义。”这种大义为民的精神,在我们的文化基因中传承了几千多年,尤其在民族危亡的历史关头,就是具有这种精神的仁人志士舍生取义,才形成了今日之泱泱中国,才让我们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仙歌》不仅有厚重的人文感,而且有强烈的时代感、现实感。

  看着肆意横行的乡正,凌空悬吊的凤郎,满目焦灼的乡亲,受伤无奈的族长,真秀“恨无天斧劈魔妖”,突然灵光一闪,计上心头:稳住乡正绣贡礼,先救凤郎再解饥。这一切都源于至纯至净至善的心,源于慈悲情怀和苍生情结。三个月后,乡正领着督军府的仪仗来迎贡礼,真秀拿出只有七个半仙的《八仙庆寿》图——张果老只见其驴不见其身,这就是真秀制造的玄机。真是“真秀妹妹好肚才,七个半仙绣得巧,一朵莲花水中开。”乡正看后暴跳如雷,怒斥真秀:“我将你剥皮抽筋!”真秀却坦然相向:“天灾连年百姓苦,十有九家受寒饥。身为乡正不恤体,反逞强横用心机。真秀既然敢如此,何惧屠刀染血迹。何去何从全凭你,天报善恶终有期!”乡正慑于“皇室岂容我玩欺”,若不然“百年仵氏灭旦夕”,最终屈服于“仪态端庄智勇女”,以八十石麦子换取了《八仙庆寿》图。真秀不顾自身性命,凭大爱智勇救了凤郞和乡民,这需要为大众谋福的担当精神,需要一种信念支撑和力量源泉。

  

  阴霾的日子也会有阳光和快乐,分得麦子的李家沟村民在凤郞和真秀的带领下愉快地旋起了鼓。悦耳的鼓声回荡在李家沟的上空,回响在村民们的梦中。鼓声散去,明月挂梢头,山中明月更加清澈娴静,令人遐思。真秀和凤郞走进清纯的月色中,倾吐心曲,都怕“离开咱的家”,希望相守一辈子。然后,欢快地踢起了毽子,“踢个凤凰单展翅,踢个鹣鹣比翼飞”,两颗相依相爱的心共度难得的美好时光。浪漫的时光总是太短,就在真秀和凤郎陶醉之时,马兰的呼叫让他们回到了充满冰霜的现实。

  马兰贪财忘义擅自把真秀许与乡正做儿媳。当真秀说出“杀父之仇似海深,兄嫂只晓贪财钱,哪知德行贵如金”时,马兰竟说:“哪个财东不遭妒?哪个官长不惹人?公爹丧命怪天损,何必记仇误良姻。”重德者与重利者泾渭何其分明!

  

  为了让真秀断了与凤郎“生生死死结同心”的念头,达到给仵家做儿媳的目的,师爷令人偷偷摘下莲泉边的石莲,使莲泉枯竭。马兰把石莲放入凤郎包裹,打发凤郎上路,栽赃陷害让凤郞含冤离开了这个可爱的世界。凤郎即使被冤死,仍遗言:三年后将化成金凤归来,为李家沟永祈吉祥,以报收养之恩。这是多么纯净的心灵,多么深厚的乡情!真秀在失去凤郞的悲痛中,面临一次重大的抉择,她的临盆胎衣可使凤郞复生,也能使莲泉复活,挽李氏于败亡,可是二者只能取一。经过痛苦的抉择,她决定复活莲泉、振兴家族转乾坤,让凤郎在黄土垄中看她为民播绿荫。这种大爱怎不让人肃然起敬,怎不感天动地惊鬼神!三年后的二月十九日,迎亲的队伍把真秀家层层围住,兄嫂和师爷催逼真秀上轿。心急如焚的她看着纺够连接莲泉与菩萨泉的麻线是无望了,为免入虎口,机智地从后窗逃出,续上莲泉,直奔水帘洞,师爷、哥嫂等随后紧紧追赶。眼看水帘洞就在眼前,却在莲花山下扯尽了麻线,只觉天崩地裂混沌一片,真秀顿感无助唤凤郎,叹李氏将衰,问善恶回报,几欲追凤郎,九天共比翼。就在此时,鹿娘天外指迷津,真秀闻言心反平,毅然破脐取柔肠。义肠续麻线,金凤来相助,直飞水帘洞,坐化莲台上。莲泉复活,兄嫂、乡正等赶到,面对苦海迷途者,真秀以慈悲之怀、悲悯之心,和双手永不沾血迹的至善宽恕了他们,以百姓多苦寒,绝恶结善缘,“善恶有报勿欺天”教诲他们向善行善。真是大爱无疆万古传!

  大爱菩萨行,春晖暖民心,魂归禅林去,永葆故园情。麻线根根黄土牵,慈悲为民千秋传。莲花峰顶白云悠悠,水帘洞里香火千年。亦佛亦凡,大爱佑民永驻百姓心间;亦真亦幻,苕刷火棍常把善恶示现。《洞天仙歌》穿越了历史,启示着当下,从离奇传说走向现实生活,诠释了真善美的真谛,用传统艺术与现代元素相结合的手法,让观众对地域文化有了一种全新的体验,用连绵不断喷涌向上的正能量震撼观众的心灵,弘扬心存天下百姓的大爱大义。

  

  《洞天仙歌》的成功上演,创造了在简易的棚中用原始的方式创排出精品的奇迹;创造了用两个多月的时间排练出三十多年来想排却没有排出,而且达到相当艺术高度的剧目的奇迹;创造了用比常规费用少得多的资金,创排出一夜成名的大型秦腔剧的奇迹。这些奇迹映射出武山传统文化的奇特魅力,水帘洞深厚的文化底蕴,彰显出创作剧组艺术至上、事业至上、忠诚担当、精诚协作、共铸辉煌的团队精神。

  经典化传奇,是境界立意使然,精诚奋进使然,是民心所向。

  来源:武山文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