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眼万年,梅长苏站住,定定的望着那个姑娘一步一步向他走来

  2019-08-14 14:20:54 肥乡信息港

  梅长苏站住,定定的望着那个姑娘一步一步向他走来。

  

  风吹过,卷起飘雪,拂过梅长苏的白裘。满天的白里似乎只剩了那个坚定的身影是一抹亮色。

  他心里微动,垂下眼眸。似乎还是年幼时,她也是在满天白雪里背对着山河一步一步走过来,来不及站定就扑了过来。弯弯的眼眸里盛满了笑意,干净清澈,总有要甜甜的唤上一声——林殊哥哥。是了,那时他是林殊。而今却不同了。梅长苏眸色一暗,唇角含笑再无动容。

  “先生。”

  梅长苏回过心思,再度望向霓凰。他不动声色的敛袖一拜,端的一副清朗又不乏疏离的笑,“是。”

  “我总觉得。”霓凰抬起那张明媚的笑脸打量着梅长苏,“先生似乎像我一位故人。”

  故人。

  梅长苏一笑。

  “这世间相似的人何其多,到底也仅仅是相似罢了...”

  “可是很奇怪。”霓凰不由分说的打断他,“我那位故人与先生截然不同,皮相、身材、音容毫无相似,他于我而言是生命之重,我断然不会将任何人错认成他的。可唯独先生给了霓凰如他在身旁一般的感觉。我想,这世间相似的人再多,却绝不会有两个人带来一模一样的感觉。先生以为人人皆以音容相貌判人,却忘了心吗?”

  那一刹那,千万般滋味涌上心头,梅长苏哑然失笑,他再也不是林殊那般的少年郎了,甚至连那副皮囊也留在了梅岭,他成了完完全全的另外一个人。梅长苏相信世间没有任何一个人能从他这副苍白病弱的样貌之下辨别出林殊那颗火热的心。

  可是他错了,霓凰,如此。

  他甚至觉得自己这副无用的身子被霓凰那双炙热的眼看透了,看到了他极力掩盖起来的、属于林殊的、他不甘心就这样没有的——心性。

  这点心性有他于国于家的热血赤诚,有他对霓凰的儿女私情,有他恣意挥洒的豪情,还有许许多多…

  心头的热一点一点蔓延开来,好像有什么东西破土而出。

  可,他到底是梅长苏。

  “公主所言极有哲理,苏某怕是配不上郡主这满腔热忱之感。”梅长苏拱手一笑,仿佛若无其事般。

  霓凰哽咽着,红了眼眶。“先生不想知道他是谁吗?他就是前梁将军林殊!我与他婚约已定,尚未行礼,我还在等着他回来。”

  “林殊已经死了十三年,公主莫要自欺欺人了。”梅长苏淡然一笑,长袖掩盖着的双手早已青筋暴起,他努力的掐着自己尽量克制住不属于他的情愫滋生。

  “打当今梁帝为林氏一族翻案后,梁国境内人人皆尊称林殊一声少帅,为何先生却如此熟悉?”

  “林殊哥哥,你到底何时才肯认我?”

  霓凰终究是控制不住了哭了出来。

  林殊打幼年起几未见过霓凰落泪,哪怕是十来岁父丧未过又临重兵压境,她也是英姿飒爽挑枪便应。这个坚韧的姑娘,到底是意难平。

  梅长苏站住,定定的望着那个姑娘一步一步向他走来。

  

  风吹过,卷起飘雪,拂过梅长苏的白裘。满天的白里似乎只剩了那个坚定的身影是一抹亮色。

  他心里微动,垂下眼眸。似乎还是年幼时,她也是在满天白雪里背对着山河一步一步走过来,来不及站定就扑了过来。弯弯的眼眸里盛满了笑意,干净清澈,总有要甜甜的唤上一声——林殊哥哥。是了,那时他是林殊。而今却不同了。梅长苏眸色一暗,唇角含笑再无动容。

  “先生。”

  梅长苏回过心思,再度望向霓凰。他不动声色的敛袖一拜,端的一副清朗又不乏疏离的笑,“是。”

  “我总觉得。”霓凰抬起那张明媚的笑脸打量着梅长苏,“先生似乎像我一位故人。”

  故人。

  梅长苏一笑。

  “这世间相似的人何其多,到底也仅仅是相似罢了...”

  “可是很奇怪。”霓凰不由分说的打断他,“我那位故人与先生截然不同,皮相、身材、音容毫无相似,他于我而言是生命之重,我断然不会将任何人错认成他的。可唯独先生给了霓凰如他在身旁一般的感觉。我想,这世间相似的人再多,却绝不会有两个人带来一模一样的感觉。先生以为人人皆以音容相貌判人,却忘了心吗?”

  那一刹那,千万般滋味涌上心头,梅长苏哑然失笑,他再也不是林殊那般的少年郎了,甚至连那副皮囊也留在了梅岭,他成了完完全全的另外一个人。梅长苏相信世间没有任何一个人能从他这副苍白病弱的样貌之下辨别出林殊那颗火热的心。

  可是他错了,霓凰,如此。

  他甚至觉得自己这副无用的身子被霓凰那双炙热的眼看透了,看到了他极力掩盖起来的、属于林殊的、他不甘心就这样没有的——心性。

  这点心性有他于国于家的热血赤诚,有他对霓凰的儿女私情,有他恣意挥洒的豪情,还有许许多多…

  心头的热一点一点蔓延开来,好像有什么东西破土而出。

  可,他到底是梅长苏。

  “公主所言极有哲理,苏某怕是配不上郡主这满腔热忱之感。”梅长苏拱手一笑,仿佛若无其事般。

  霓凰哽咽着,红了眼眶。“先生不想知道他是谁吗?他就是前梁将军林殊!我与他婚约已定,尚未行礼,我还在等着他回来。”

  “林殊已经死了十三年,公主莫要自欺欺人了。”梅长苏淡然一笑,长袖掩盖着的双手早已青筋暴起,他努力的掐着自己尽量克制住不属于他的情愫滋生。

  “打当今梁帝为林氏一族翻案后,梁国境内人人皆尊称林殊一声少帅,为何先生却如此熟悉?”

  “林殊哥哥,你到底何时才肯认我?”

  霓凰终究是控制不住了哭了出来。

  林殊打幼年起几未见过霓凰落泪,哪怕是十来岁父丧未过又临重兵压境,她也是英姿飒爽挑枪便应。这个坚韧的姑娘,到底是意难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