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在你心里开出一朵花的诗,一定要读读

  书香千万里昨天我要分享

  总会有些事,一想到就莫名欢喜;

  总会有些人,一想到就满是甜蜜;

  总会有些诗,它写下了欢喜,写出了甜蜜。

  

  诗经·郑风

  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

  邂逅相遇,适我愿兮。野有蔓草,零露瀼瀼。

  有美一人,婉如清扬。邂逅相遇,与子偕臧。

  邂逅是你我的不期而遇,却是上天的注定安排,

  我心的世界,因为你的擅自闯入,

  风起云涌,波涛汹涌!

  

  蝶恋花

  宋·晏殊

  槛菊愁烟兰泣露。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

  明月不谙离别苦,斜光到晓穿朱户。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断天涯路。

  欲寄彩笺无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

  人生的路,往往要一个人走,

  理想的追求,往往伴随着的就是孤独,

  能安放的只有内心。

  

  题都城南庄

  唐·崔护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相遇皆缘,相伴唯心。

  一场生命中的偶遇,我只是你的曾经,

  你却成了我的永恒。

  

  清平乐·村居

  宋·辛弃疾

  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

  醉里吴音相媚好,白发谁家翁媪?

  大儿锄豆溪东,中儿正织鸡笼。

  最喜小儿亡赖,溪头卧剥莲蓬。

  家是一种归宿,是心停泊的港湾,

  它可以给任何一个人温暖的感觉。

  悠闲惬意,田园安宁,平静生活。

  浣溪沙

  宋·苏轼

  细雨斜风作晓寒,

  淡烟疏柳媚晴滩,入淮清洛渐漫漫。

  雪沫乳花浮午盏,

  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

  赋闲在家,约三两好友,

  沏一壶茶,听着缓慢的曲子,

  看看窗外飞过的小鸟,谁也不说话,

  静静地感受着茶与时空的穿梭,是为清欢。

  

  青玉案·元夕

  宋·辛弃疾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我们总是在往阴暗处寻找我们心中的她,却总不见其影踪。

  蓦然回首,才发现她一直就在我们的身边,离我们只有一个转身的距离。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眼花缭乱的风景,只为意中之人而设,

  倘若无此人,那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

  收藏举报投诉

  总会有些事,一想到就莫名欢喜;

  总会有些人,一想到就满是甜蜜;

  总会有些诗,它写下了欢喜,写出了甜蜜。

  

  诗经·郑风

  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

  邂逅相遇,适我愿兮。野有蔓草,零露瀼瀼。

  有美一人,婉如清扬。邂逅相遇,与子偕臧。

  邂逅是你我的不期而遇,却是上天的注定安排,

  我心的世界,因为你的擅自闯入,

  风起云涌,波涛汹涌!

  

  蝶恋花

  宋·晏殊

  槛菊愁烟兰泣露。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

  明月不谙离别苦,斜光到晓穿朱户。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断天涯路。

  欲寄彩笺无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

  人生的路,往往要一个人走,

  理想的追求,往往伴随着的就是孤独,

  能安放的只有内心。

  

  题都城南庄

  唐·崔护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相遇皆缘,相伴唯心。

  一场生命中的偶遇,我只是你的曾经,

  你却成了我的永恒。

  

  清平乐·村居

  宋·辛弃疾

  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

  醉里吴音相媚好,白发谁家翁媪?

  大儿锄豆溪东,中儿正织鸡笼。

  最喜小儿亡赖,溪头卧剥莲蓬。

  家是一种归宿,是心停泊的港湾,

  它可以给任何一个人温暖的感觉。

  悠闲惬意,田园安宁,平静生活。

  浣溪沙

  宋·苏轼

  细雨斜风作晓寒,

  淡烟疏柳媚晴滩,入淮清洛渐漫漫。

  雪沫乳花浮午盏,

  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

  赋闲在家,约三两好友,

  沏一壶茶,听着缓慢的曲子,

  看看窗外飞过的小鸟,谁也不说话,

  静静地感受着茶与时空的穿梭,是为清欢。

  

  青玉案·元夕

  宋·辛弃疾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我们总是在往阴暗处寻找我们心中的她,却总不见其影踪。

  蓦然回首,才发现她一直就在我们的身边,离我们只有一个转身的距离。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眼花缭乱的风景,只为意中之人而设,

  倘若无此人,那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