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部委为何密集“回应”社会热点

没有公众的参与,任何重大决策都必然会在不远的地方做出。 公众不仅容易误解或质疑,而且对政府的形象和公信力也有负面影响。

在过去的几天里,国务院各部门就公众十分关注的许多重大政策变化发表了意见。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表示,费率下调不会影响社会保险福利标准。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谈到了农民工进城后的融入和生计问题。商务部表示,蔬菜价格已经回落,肉类价格的上涨可以得到控制。国家税务总局认真统计,全面推进营业税改增试点工作。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表示,将严格调查中介机构的不诚实行为,如恶意欺诈等。

从部门信息披露的内容来看,无论是社会保障率、房价、菜价、肉价还是企业对企业的提价,都是当前公众最关心的热点问题,也是未来一段时间各级政府最关心的中心工作。 事实上,这些内容酝酿已久,相关信息已经披露。公众对他们并不陌生。 这一新的公开不仅表明了国务院有效推进信息公开的决心,也表明各部门在发布权威政府信息方面变得越来越“主动”和“及时”。

以降低社会保障率为例。在此之前,一些地方已经做出了积极的尝试。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也表示支持地方探索,以释放市场活力。李克强还在今年两会结束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有可能定期适当降低“五险一金”的存款比例” 4月1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还决定分阶段降低企业社会保障缴费率和住房公积金缴存率。 然而,既定的总计划并不意味着普通人不担心。人民社会保障部已经明确表示,此次降息不会影响社会保险福利标准。 可以说,这种声音消除了疑虑,使人们对影响千千1 000万被保险人切身利益的问题有了共识。

农民工的定居和城市化也是如此 当作出重大决策时,公众不会担心决策总方向的变化,而是担心各种善治项目是否会出现“中间阻力”,是否会陷入“最后一英里”,以及如何通过复杂的行政层级真正造福人民。 这些后续推广和监督工作需要主管部门的不懈努力,但同时,推广过程中信息的及时披露也具有重要意义和价值。

很多时候,一些地方和部门习惯于“关门决策”、“只做不说”,其间不排除刻意低调的务实,却也反映出有关部门有着由来已久的“公开恐慌”。也即,以往的行政运行往往更习惯“闭合”式的链条,尽管这样的做法可能会排除“干扰”与“杂音”,却也不免有着脱离实际的危险。而“全过程”信息公开,则有望让民众参与决策及运行,并在此种深度参与中有所矫正。

事实上,任何一项重大决策,若没有公众参与,注定行之不远。非但易使公众产生误解或质疑,还给政府形象和公信力造成不良影响。而正是在政府与民众的双向互动中,官意与民意得以最大限度的融合,找到“最大的公约数”。既避免了决策盲目、执行乏力,又缓解并消弭了民众的怨气与不理解。

当然,我们也应该看到,现实生活中,在公开政府信息、回应社会关切方面,依然存在诸多不足。比如,信息发布有头无尾,舆情反馈很难进入决策轨道,被动发布仍多于主动发布,发布过于简略,缺乏令人信服的事实与解读,等等。这些问题与困扰的存在,并非信息公开本身的问题,恰恰在于有关方面做得还不够好、不够彻底,有必要依法依规强化政府信息公开。

特别是,随着信息公开成为常态,随之公众要求公开的期望也将大大增加。如何适应这种诉求,及时、主动公开信息,回应民众关切,是各级政府与官员必须面对的问题。而当大门已经打开,再关上,或者希望只是开一道小小的门缝,已不再可能。惟有针对公众关切,主动、及时、全面、准确地发布权威政府信息,方才能解疑释惑,澄清事实。

李克强总理在早些时候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鼓励部长们要主动回应社会关切,他说:“如果社会有疑问、媒体有问题,你却不回应、也不解读,那就很可能引发更多无端的猜测。要勇于主动面对媒体、及时回应社会关切!”

与传统治理模式相比,现代政府的治理体系最大的好处,正在于公开性。越是扩大开放、广泛参与、与民互动,就越是能够凝聚各方面的力量,众志成城。反之则寸步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