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日报“东北风”精品欣赏:沙河源,那片“白石木”……



  2019-07-28 07:26:29 在他处的生活

  

  在沙河源考察

  沙河,牡丹江源头之一。沙河源是沙河的源头,这里设有沙河源林场,距离敦化大石头林业局所在地59公里。

  听说在沙河源林场发现了一片日伪时期的“白石木”,我一直想去看一看。今年“五一”放假,终于抽出了时间。

  到了林场以后才知道,“白石木”的发现地点,距离林场还有20多公里。在吉林省与黑龙江省交界的山岗顶上,再好的汽车也到不了跟前儿,下了汽车以后还要走2个小时山路才能到达。

  坐上林业局的吉普车我们就出发了。原来年年采伐的时候是有运材路的,国家决定天然林停止商业性采伐之后,运木材的公路也“弃养”了。春天雪融的桃花水下山,夏天汛期洪水的漫延,原来运材的公路已被冲刷得没有路的样子了。至于20世纪六七十年代小火车运材的旧路基,更是千疮百孔,溃不成路了。我们的吉普车一直缓慢地奔跑,颠簸的时候脑袋顶到车棚,两侧的树枝噼里啪啦打在玻璃上。颠簸又颠簸,车跑得实在跑不动了,我们下车后艰难地前行。

  我们艰难地行走在河床子上,一个个尖利的石头,使我们几乎没有立足之地。时而能听到地下暗河的流水声。穿着水袜子鞋的脚踝,左拧一下右拧一下,前拧一下后拧一下,如果穿旅游鞋,脚踝不知道扭伤多少次了。

  越往山上走,道路越是艰难。日伪时期砍伐留下的半截树桩到处都是,胸径都在一米以上,一看就是当时掠夺性采伐,专门儿挑好的木材拿走了。树桩已经腐烂了,有的正淌着黄水,向人们诉说着过去的苦难。风倒木也到处都是,足以证明平时这里风很大。

  这里是天然的立体宝库,以针阔混交林为主,针叶树有红松、鱼鳞松、樟子松,还有罕见的红豆杉。阔叶树种就更多了,有大青杨、水曲柳、蒙古栎、桦树、椴树……暴马丁香开得漫山遍野,一片花香又一片花香,几百米以外都能闻到它的香气。这里的暴马丁香开的时间比林场其他地方晚了将近一个月,与海拔高有直接关系。藤类植物非常丰富,大多数缠绕在针阔混交高大乔木上,狗枣子、软枣子到处可见。丰富的植物资源,自然形成了野生动物的天堂。野猪、狍子、黑熊的粪便到处都是,一大片一大片的黑土像是被这些动物深翻了几遍,偶尔还能看到一堆堆野生动物的尸骨。在一株百年桦树的根部,我们还采到了十几斤重的桦树茸。这桦树茸黑得像炭一样。听林场的工人说,桦树茸越黑,药效越好。我们还看到了许多树上长着老牛干,老牛干是俗称,它还叫树舌灵芝、树舌扁灵芝、老母菌、枫树菌,能治疗风湿性肺结核,有清热像见着亲人一样,一直叫个不停。乌鸦偶尔发出几声哀鸣。各种叫不上名字的小鸟飞来飞去,时而高歌,时而低吟,有的翅膀五颜六色,有的尾巴细细长长,有的脑袋头顶花翎。我们的到来打扰了它们的生活,打破了这里的宁静。也许,它们在热烈欢迎我们的到来。

  爬到海拔1195米高的时候,来到了3林班和8林班,这是与黑龙江东京城林业局的交界处。来到此处,眼前突然开阔了很多。这里,人工林带和天然林分界清晰,面积在5~6公顷之间,和周边针阔混交高大乔木的植被完全不一样,出现的是一片亚乔木的林带,这就是人们传说的日伪时期栽种的“白石木”。我不由自主细细地观察起来:树皮和蒙古栎差不太多,高度五六米不等,都属于亚乔木类,胸径在24~38厘米左右,树龄约八九十年,幼枝无毛,叶纸质,对生或近对生,也有的在短枝上簇生,宽椭圆形或卵圆形,核果球形,黑色或红黑色,具二分核。种子卵圆形,黄褐色,背侧有与种子等长的狭纵沟。总株数有60多株,每一株的占地面积都不算小,株与株之间呈不规则状,经过近百年生态环境变迁,很难看出人工林的痕迹。现场有一个大坑,传说是人工挖的井,井的四壁原来都有木刻楞,如今已不见了踪影。

  

  “白石木”附近乔木上生长的“老牛干”(菌类,中药材)

  林场领导和职工对这片林子一直非常重视。他们通过图片对比,以及向专家咨询,按照树木特征、枝叶、果实等情况,认为属鼠李科植物。如果说是鼠李科植物,通过树木表皮、真皮颜色、木质结构和种子来看,种子是用来榨油的,果肉是有药用价值的,树皮和叶子可提取栲胶,树皮和果实还可以提炼天然染料,木材材质坚实,可制作家具和雕刻之用。

  同去的有州、局、场的同仁和专业人员都认为,这片林子有几方面的疑点需要搞清楚。

  一是这片林子和周边林子的植被确实不一样。周边都是高大的针阔混交林,吉林省和黑龙江省植被都是一样的。像开了天窗一样,只有五六公顷面积的鼠李林子,这种生态植被现象是怎样形成的?需要一个明确的解释。

  二是水井和这片林子的关系。水井和这片林子是不是同期的产物?前些年水井壁上还有木刻楞木方,现在是不见了。

  三是老百姓的传说是否具有真实性。林场的老人讲:这片林子是日伪时期栽的。这就带来了一系列问题,日本人为什么要栽这片林子?是做实验吗?是作标记吗?是在地底下埋藏东西了吗?如果是鼠李,也不是什么名贵的树种,为什么要栽鼠李,而不是别的?

  四是当时的自然条件。大石头林业局是1931年开发、1952年建局的。沙河源林场也曾经叫第五国营林场,属于沙河掌线。沙河掌的小火车道是20世纪30年代修建的,没有林业局的时候就有沙河掌森林铁路。尽管森林铁路通车了,但是当时沙河源林场仍然属于深山老林,日本人为什么要不远千里,跋山涉水,风餐露宿去栽那片林子?令人匪夷所思。

  上山的时候我们走了两个多小时,当时满脑子都是期待,看看这片“白石木”究竟是什么东西。回来的时候带着一系列的疑问又走了一个半小时,也没感觉累。吃完饭回到招待所才感觉浑身腰酸腿疼,两条腿上划了几个口子都不知道。

  我们要把一些疑问带给专家一起商讨解决,早日给林场的同仁一个明确的交代。如果是天然林,就没有太多疑问了。如果是人工林,会涉及到很多问题。

  大森林啊,不管是天然林还是人工林,永远会有解不开的谜团,等待我们去探索与追寻。

  

  黑龙江省与吉林省分界四周标识

  吉林日报社出品

  策划:姜忠孝

  作者:尹善普

  编辑:刘颖

  

  在沙河源考察

  沙河,牡丹江源头之一。沙河源是沙河的源头,这里设有沙河源林场,距离敦化大石头林业局所在地59公里。

  听说在沙河源林场发现了一片日伪时期的“白石木”,我一直想去看一看。今年“五一”放假,终于抽出了时间。

  到了林场以后才知道,“白石木”的发现地点,距离林场还有20多公里。在吉林省与黑龙江省交界的山岗顶上,再好的汽车也到不了跟前儿,下了汽车以后还要走2个小时山路才能到达。

  坐上林业局的吉普车我们就出发了。原来年年采伐的时候是有运材路的,国家决定天然林停止商业性采伐之后,运木材的公路也“弃养”了。春天雪融的桃花水下山,夏天汛期洪水的漫延,原来运材的公路已被冲刷得没有路的样子了。至于20世纪六七十年代小火车运材的旧路基,更是千疮百孔,溃不成路了。我们的吉普车一直缓慢地奔跑,颠簸的时候脑袋顶到车棚,两侧的树枝噼里啪啦打在玻璃上。颠簸又颠簸,车跑得实在跑不动了,我们下车后艰难地前行。

  我们艰难地行走在河床子上,一个个尖利的石头,使我们几乎没有立足之地。时而能听到地下暗河的流水声。穿着水袜子鞋的脚踝,左拧一下右拧一下,前拧一下后拧一下,如果穿旅游鞋,脚踝不知道扭伤多少次了。

  越往山上走,道路越是艰难。日伪时期砍伐留下的半截树桩到处都是,胸径都在一米以上,一看就是当时掠夺性采伐,专门儿挑好的木材拿走了。树桩已经腐烂了,有的正淌着黄水,向人们诉说着过去的苦难。风倒木也到处都是,足以证明平时这里风很大。

  这里是天然的立体宝库,以针阔混交林为主,针叶树有红松、鱼鳞松、樟子松,还有罕见的红豆杉。阔叶树种就更多了,有大青杨、水曲柳、蒙古栎、桦树、椴树……暴马丁香开得漫山遍野,一片花香又一片花香,几百米以外都能闻到它的香气。这里的暴马丁香开的时间比林场其他地方晚了将近一个月,与海拔高有直接关系。藤类植物非常丰富,大多数缠绕在针阔混交高大乔木上,狗枣子、软枣子到处可见。丰富的植物资源,自然形成了野生动物的天堂。野猪、狍子、黑熊的粪便到处都是,一大片一大片的黑土像是被这些动物深翻了几遍,偶尔还能看到一堆堆野生动物的尸骨。在一株百年桦树的根部,我们还采到了十几斤重的桦树茸。这桦树茸黑得像炭一样。听林场的工人说,桦树茸越黑,药效越好。我们还看到了许多树上长着老牛干,老牛干是俗称,它还叫树舌灵芝、树舌扁灵芝、老母菌、枫树菌,能治疗风湿性肺结核,有清热像见着亲人一样,一直叫个不停。乌鸦偶尔发出几声哀鸣。各种叫不上名字的小鸟飞来飞去,时而高歌,时而低吟,有的翅膀五颜六色,有的尾巴细细长长,有的脑袋头顶花翎。我们的到来打扰了它们的生活,打破了这里的宁静。也许,它们在热烈欢迎我们的到来。

  爬到海拔1195米高的时候,来到了3林班和8林班,这是与黑龙江东京城林业局的交界处。来到此处,眼前突然开阔了很多。这里,人工林带和天然林分界清晰,面积在5~6公顷之间,和周边针阔混交高大乔木的植被完全不一样,出现的是一片亚乔木的林带,这就是人们传说的日伪时期栽种的“白石木”。我不由自主细细地观察起来:树皮和蒙古栎差不太多,高度五六米不等,都属于亚乔木类,胸径在24~38厘米左右,树龄约八九十年,幼枝无毛,叶纸质,对生或近对生,也有的在短枝上簇生,宽椭圆形或卵圆形,核果球形,黑色或红黑色,具二分核。种子卵圆形,黄褐色,背侧有与种子等长的狭纵沟。总株数有60多株,每一株的占地面积都不算小,株与株之间呈不规则状,经过近百年生态环境变迁,很难看出人工林的痕迹。现场有一个大坑,传说是人工挖的井,井的四壁原来都有木刻楞,如今已不见了踪影。

  

  “白石木”附近乔木上生长的“老牛干”(菌类,中药材)

  林场领导和职工对这片林子一直非常重视。他们通过图片对比,以及向专家咨询,按照树木特征、枝叶、果实等情况,认为属鼠李科植物。如果说是鼠李科植物,通过树木表皮、真皮颜色、木质结构和种子来看,种子是用来榨油的,果肉是有药用价值的,树皮和叶子可提取栲胶,树皮和果实还可以提炼天然染料,木材材质坚实,可制作家具和雕刻之用。

  同去的有州、局、场的同仁和专业人员都认为,这片林子有几方面的疑点需要搞清楚。

  一是这片林子和周边林子的植被确实不一样。周边都是高大的针阔混交林,吉林省和黑龙江省植被都是一样的。像开了天窗一样,只有五六公顷面积的鼠李林子,这种生态植被现象是怎样形成的?需要一个明确的解释。

  二是水井和这片林子的关系。水井和这片林子是不是同期的产物?前些年水井壁上还有木刻楞木方,现在是不见了。

  三是老百姓的传说是否具有真实性。林场的老人讲:这片林子是日伪时期栽的。这就带来了一系列问题,日本人为什么要栽这片林子?是做实验吗?是作标记吗?是在地底下埋藏东西了吗?如果是鼠李,也不是什么名贵的树种,为什么要栽鼠李,而不是别的?

  四是当时的自然条件。大石头林业局是1931年开发、1952年建局的。沙河源林场也曾经叫第五国营林场,属于沙河掌线。沙河掌的小火车道是20世纪30年代修建的,没有林业局的时候就有沙河掌森林铁路。尽管森林铁路通车了,但是当时沙河源林场仍然属于深山老林,日本人为什么要不远千里,跋山涉水,风餐露宿去栽那片林子?令人匪夷所思。

  上山的时候我们走了两个多小时,当时满脑子都是期待,看看这片“白石木”究竟是什么东西。回来的时候带着一系列的疑问又走了一个半小时,也没感觉累。吃完饭回到招待所才感觉浑身腰酸腿疼,两条腿上划了几个口子都不知道。

  我们要把一些疑问带给专家一起商讨解决,早日给林场的同仁一个明确的交代。如果是天然林,就没有太多疑问了。如果是人工林,会涉及到很多问题。

  大森林啊,不管是天然林还是人工林,永远会有解不开的谜团,等待我们去探索与追寻。

  

  黑龙江省与吉林省分界四周标识

  吉林日报社出品

  策划:姜忠孝

  作者:尹善普

  编辑:刘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