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047+8组田心+《这些人 那些事》―老黄狗

  农村人几乎每家都会养狗,不过农村养狗没有像如今的宠物狗那般娇气,家里的剩饭剩菜便是它的吃食。在农村人眼里狗就是看门的牲畜,同下蛋的鸡鸭没什么区别。

  从我小时候记起,便是一直养有狗的。印象最深的一只狗便是我家的老黄,是从我小学就开始养起来的。

  老黄有着黄黄的油光发亮的皮毛,是最常见的中华田园狗。我们通常是用剩饭剩菜来招待他剩的多的话可能就吃得多上的少可能就吃的少。

  有时我会把吃不完的面条倒给狗狗,爸爸就会说好浪费啊,以前的人是吃不起面的。在爸爸看来把粮食喂给狗是一种罪恶的。有时候剩的饭很多爸爸宁愿多吃一碗也不愿意倒给狗吃。

  对于闹过饥荒啃树皮,过惯了穷日子的老一辈来说,粮食是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爸爸从小对我的教育就是要珍惜粮食,而他一直也是这么做的我们吃不完的馒头面条最后都进了爸爸的肚子里。

  所以我家的狗有时甚至连剩饭剩菜都没得吃,这种情况下我们便会给它喂糠,是磨玉米面剩下来的一些辅料,用水拌一拌,我家老黄也吃得麻麻香。

  即便如此老黄也是瘦弱的身上的肋骨分明可见。但他对于这个家却从来是一心一意的。他曾经跑出去过几次几天都没有回来后来也自己回到了家里。上大学后我每年才会每半年才回去一次即便如此老黄也会用她最热情的方式来迎接我。

  老黄小的时候特别调皮,喜欢到处乱跑上窜下跳,如今老黄很多时候只是喜欢躺在地上寂寞无聊的眯着眼睛晒太阳。在我家的十来年时光里,老黄如今已然是一名高龄老人了。

  他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在门后的一个大门后的一个小角落用铁链栓着,蜷缩着在角落里。其实我们也不愿意拴着老黄的。但无奈,村里总会来一些外地的收狗人,他们有时会偷偷的把那些没有栓的狗,打针带走,最后成了餐别人桌上的狗肉。

  记得有年除夕前的几天,家里人想着要过年了把狗放出来让他好好享受一下吧,没想到当天傍晚狗狗怎么找都找不到不到了,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也没有回到家里,不用猜也知道发生了什么。后来的日子里妈妈总说起那只丢掉的黑狗,也是我家后面养的一只。

  所以一条锁链,是我家老黄的保障,也成为它生不得为之的枷锁。

  96

  田心小妹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2019.07.27 07:48

  字数 840

  农村人几乎每家都会养狗,不过农村养狗没有像如今的宠物狗那般娇气,家里的剩饭剩菜便是它的吃食。在农村人眼里狗就是看门的牲畜,同下蛋的鸡鸭没什么区别。

  从我小时候记起,便是一直养有狗的。印象最深的一只狗便是我家的老黄,是从我小学就开始养起来的。

  老黄有着黄黄的油光发亮的皮毛,是最常见的中华田园狗。我们通常是用剩饭剩菜来招待他剩的多的话可能就吃得多上的少可能就吃的少。

  有时我会把吃不完的面条倒给狗狗,爸爸就会说好浪费啊,以前的人是吃不起面的。在爸爸看来把粮食喂给狗是一种罪恶的。有时候剩的饭很多爸爸宁愿多吃一碗也不愿意倒给狗吃。

  对于闹过饥荒啃树皮,过惯了穷日子的老一辈来说,粮食是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爸爸从小对我的教育就是要珍惜粮食,而他一直也是这么做的我们吃不完的馒头面条最后都进了爸爸的肚子里。

  所以我家的狗有时甚至连剩饭剩菜都没得吃,这种情况下我们便会给它喂糠,是磨玉米面剩下来的一些辅料,用水拌一拌,我家老黄也吃得麻麻香。

  即便如此老黄也是瘦弱的身上的肋骨分明可见。但他对于这个家却从来是一心一意的。他曾经跑出去过几次几天都没有回来后来也自己回到了家里。上大学后我每年才会每半年才回去一次即便如此老黄也会用她最热情的方式来迎接我。

  老黄小的时候特别调皮,喜欢到处乱跑上窜下跳,如今老黄很多时候只是喜欢躺在地上寂寞无聊的眯着眼睛晒太阳。在我家的十来年时光里,老黄如今已然是一名高龄老人了。

  他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在门后的一个大门后的一个小角落用铁链栓着,蜷缩着在角落里。其实我们也不愿意拴着老黄的。但无奈,村里总会来一些外地的收狗人,他们有时会偷偷的把那些没有栓的狗,打针带走,最后成了餐别人桌上的狗肉。

  记得有年除夕前的几天,家里人想着要过年了把狗放出来让他好好享受一下吧,没想到当天傍晚狗狗怎么找都找不到不到了,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也没有回到家里,不用猜也知道发生了什么。后来的日子里妈妈总说起那只丢掉的黑狗,也是我家后面养的一只。

  所以一条锁链,是我家老黄的保障,也成为它生不得为之的枷锁。

  农村人几乎每家都会养狗,不过农村养狗没有像如今的宠物狗那般娇气,家里的剩饭剩菜便是它的吃食。在农村人眼里狗就是看门的牲畜,同下蛋的鸡鸭没什么区别。

  从我小时候记起,便是一直养有狗的。印象最深的一只狗便是我家的老黄,是从我小学就开始养起来的。

  老黄有着黄黄的油光发亮的皮毛,是最常见的中华田园狗。我们通常是用剩饭剩菜来招待他剩的多的话可能就吃得多上的少可能就吃的少。

  有时我会把吃不完的面条倒给狗狗,爸爸就会说好浪费啊,以前的人是吃不起面的。在爸爸看来把粮食喂给狗是一种罪恶的。有时候剩的饭很多爸爸宁愿多吃一碗也不愿意倒给狗吃。

  对于闹过饥荒啃树皮,过惯了穷日子的老一辈来说,粮食是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爸爸从小对我的教育就是要珍惜粮食,而他一直也是这么做的我们吃不完的馒头面条最后都进了爸爸的肚子里。

  所以我家的狗有时甚至连剩饭剩菜都没得吃,这种情况下我们便会给它喂糠,是磨玉米面剩下来的一些辅料,用水拌一拌,我家老黄也吃得麻麻香。

  即便如此老黄也是瘦弱的身上的肋骨分明可见。但他对于这个家却从来是一心一意的。他曾经跑出去过几次几天都没有回来后来也自己回到了家里。上大学后我每年才会每半年才回去一次即便如此老黄也会用她最热情的方式来迎接我。

  老黄小的时候特别调皮,喜欢到处乱跑上窜下跳,如今老黄很多时候只是喜欢躺在地上寂寞无聊的眯着眼睛晒太阳。在我家的十来年时光里,老黄如今已然是一名高龄老人了。

  他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在门后的一个大门后的一个小角落用铁链栓着,蜷缩着在角落里。其实我们也不愿意拴着老黄的。但无奈,村里总会来一些外地的收狗人,他们有时会偷偷的把那些没有栓的狗,打针带走,最后成了餐别人桌上的狗肉。

  记得有年除夕前的几天,家里人想着要过年了把狗放出来让他好好享受一下吧,没想到当天傍晚狗狗怎么找都找不到不到了,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也没有回到家里,不用猜也知道发生了什么。后来的日子里妈妈总说起那只丢掉的黑狗,也是我家后面养的一只。

  所以一条锁链,是我家老黄的保障,也成为它生不得为之的枷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