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鬼啊,你是肚饿才要吃我们吗” 当然,没事谁爱吃你们玩啊

小说:鬼啊,你是肚饿才要吃我们吗”  当然,没事谁爱吃你们玩啊

一边絮絮叨叨地说着,却不觉走到了血龙身边,距离那神秘来客已经不远了。她也不敢过于接近,就站在那里,努力壮起胆子看将过去。由于燕赤锋、血龙都在近旁,貂儿心里虽然仍旧有些害怕,但却也并未像内心里自以为的那么强烈。相反她心中此刻反倒隐隐然有一种安定的感觉,于是就恬然一笑,望着那边的神秘来者说道,“喂哎,你就是鬼吗?”

“是,我就是鬼。”神秘来客阴测测地回答了貂儿这个角度颖异,思路清奇的提问。

但意外的是,他的瘆人声音却并没有起到让貂儿更加害怕的效果。只见她随即又问道,“嗯,鬼啊鬼,那么,你又真的是一只很可怕的猛魔豪鬼吗?如果是的话,你又会不会吃了我们的魂魄啊?看上去你的样子倒挺凶恶的,发怒起来肯定会很吓人。可是你愿意和我们说话,那就表示可能不会吃掉我们的了,对不对呀?”

那鬼磕碜地嘶笑了起来,似乎正从嗓子里汩汩冒出阵阵凉气,直令人不寒而栗。它尖利地笑了好长一串,方始阴森地说道,“是我跟你们说话了么?是你在跟我说话罢了。我之于你,仅仅只不过有问必答而已。也不怕实话告诉你们,我不但有生啖尔等魂魄的能耐,而且还喜好生吃人肉,酷爱活剥人皮。性嗜吞噬,但也偶尔喜欢慢慢地,一口一口地细细品尝美味佳肴。”

貂儿见他满脸阴森可怖的怪相,张嘴就是生啖人肉的荒谬奇谈。看情况似乎不会愿意和自己等人和平共处、相安无事,她当即就也生气了,愤怒地叫道,“哼,你这只坏鬼!看起来你一定要吃了我们是不是?我呸!我也不怕实话告诉你呐,我们其实根本就不怕被你吃呢!”

“哦,原来你们还很乐意被我吞食,这倒出乎意料。”神秘来客森森发笑,孝帽后的宽大白布在他的笑声下瑟瑟发抖。

貂儿大声喊道,“谁说的!不怕是不怕,但也绝不是乐意被你吃掉!这二者根本就不一样你懂不懂啊?哼!等你将我们吃下肚子里面去了之后,那时你才会知道我们的厉害!我们大家就全部都在你肚子里面大吵大闹,叫你不得安宁,就算想睡觉却也睡不成!到时可别怨我没有事先提醒你。

还有哪,我们更要趁机狠狠地揪住你的肠子,挖你的心肝,剁掉你的肺叶子,把你肚子里的肉一片片的用刀子刮下来,粉粉地切成肉沫。肥的拿来煎油,瘦的嘛,就拿来做料,炒菜香喷喷的好吃!哼,其实还有很多更厉害更狠的招等在后头,可惜现在我却根本就不会告诉你!”

她越说越来劲,居然眉飞色舞,神灵活现,一时之间浑然完全忘记了去害怕。就好像她自己此时正在那鬼的肚腹内部,又是烧火又是切肉刮油,大家做菜吃饭,品尝美食,津津有味,又香又甜。

虽然只是幻想,又是不让那鬼睡觉又是自家吃着香喷喷的食物什么的,来了个七荤八素,其实却也反映出她现在的真实状况亦是又累又饿,又想饱饱地吃一顿好的,又想赶紧美美地睡上一觉。苍鹰听后,不禁暗自摇了摇头,心说明天让大家都好好放松一下吧,吃些好的,休息久一点时间。毕竟都不是钢铁战士,连番这般不停不休地赶路,实在也太难为了他们。

就在苍鹰内心作如是转念之际,那不速来客却尖声大笑道,“小姑娘,你可真有趣啊,不过可是天真幼稚的有趣哈!我只是一个鬼,通体腐烂,遍身尸臭,可没那么美味的脏腑供给你们大吃大喝的!

再说了,我吃掉你们,难道还会整个儿囫囵咽下去么?我当然是会把你们的皮全剥开,慢慢剐掉,刳肝剖腹,扒拉干净之后,再一个一个咬在嘴里慢慢地咀嚼,直到粉粉地嚼碎了,方才会吞咽下去呢。你倒说说看,那时候你却还能不能大吵大闹还生火煮饭,炒菜好吃啊?嘿嘿,照我看,却只怕是不能够了的!”

“不要这样啊!”貂儿险遭反制,大惊失色,脱口而出地呼喊道,“我不要被扒皮,也不要被粉粉地嚼碎呢!你不知道,那样会好痛的啊!”她急急忙忙,跌跌撞撞,连退三步,把双手摇了又摇。

那神秘来客大感兴奋,顿时愈发要呈凶焰,恶狠狠地怪笑着,并且夸张地咧开大嘴巴来。似乎馋瘾即将发作,极度难捺,恨不得立刻就把貂儿吞吃下肚的摸样。

“不要啊,不要啊!不要吃我,别吃我!”貂儿尖叫,声音犹如杀猪一般地,刺得周围的人耳膜一阵子发麻。她却丝毫不觉得寒碜,依然高声告饶道,“别要吃我啊!别吃我!”

“嘿嘿,不吃你就行了是么?那你说说我该吃谁?”不速来物阴阴笑道,“见你哭闹得这么卖力,这么凄惨,那就暂且放你一马,留你到稍后再吃。但问题是,我现在肚子已经很饿了,就快饿坏啦!饿得难受饿得特慌,所以你且快点说,想要让我最先吃掉哪一个?”

貂儿摸了摸脖子,挨个打量了各位师兄师姐一溜,似乎要做出抉择,但却又显然十分为难。磨蹭了好半晌,她忽然眼珠一转,向那鬼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乖巧地讨好道,“鬼啊,你是因为肚子很饿了,因而才要吃我们的吗?”

“那当然了,要不是饿了,没事谁爱吃你们玩啊!”那鬼物气哼哼地说道,“你们看起来也不很美味,当不得点心,做不得零食,却只刚好拿来填饱肚皮。”

“啊,这样就好办了。”貂儿继续用甜糯的声音亲切说道,“点心零食什么的,可比我们好吃多了。我们可都实在太也难吃了。然后呢,鬼啊,我来跟你商量个事儿吧?”

那鬼似略感不耐,却仍旧不动声色地哼道,“不要尽讲没用的废话浪费我宝贵的时间,快说快说!”

“你别吃我们了,待会儿我就去买好多又香又甜的蜜糖啊,果子啊,糕点啊什么的美味给你吃,怎么样啊?”貂儿吞了口馋涎,慢慢说道,“真的都很美味,好甜好脆好香好好吃的哦!”

那鬼听得一愣,随后却摇头说道,“啊哈,还是不劳你费心啦!我这鬼只吃人,不吃糖的。”